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重聚
    为了寻找结智的‘记忆’,城畔生在短短两天内跑遍了各大巨城,寻找着曾经和结智有过交集的人,将他们的记忆转化为数据传给结智。

    如此几遭走来,结智的记忆已经恢复了近大半。

    最后一站定在了赤城。

    大概是听到了消息,城畔生一进门就被那热闹的场景给弄得一趔趄,只见斐肖等家伙还有几个老爷子吵个不停,叽叽喳喳争吃的还打了起来。

    “靠靠靠!那是我的糕点!”

    “艹!先拿先得,凭什么说是你的就是,唔,内(你)的。”格兰特·克文森大概是口中含着糕点,此时说话也支支吾吾的。

    斐肖气得不行,转头就把凡塔斯等人面前的点心拿走了,“说得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些家伙,明明都已经经历过星际大战,封衔上尉、少校了,私下依然这么无耻厚脸皮。

    这个时代手工糕点已经很少见了,晴惟云偏偏又极为拿手,深得众人的喜爱,饶是冷淡如蔚·凡塔斯、方览期亦是不能容忍被人抢走糯米糕,这就热闹了。

    几个老爷子正在花园旁的阳台处下棋打趣,不期然被客厅的哐当响惊了一跳,一转头就看见那几个年轻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斐肖被方览期一脚踹到了沙发上,险些翻了个个儿,连忙稳住才避免城家的沙发不被毁坏,他不甘示弱,将嘴里的糕点咽下。

    “不就是吃了你两块?至于吗?”

    说着扑向了偷笑的克文森,“还给我!”

    撞来撞去,最后近几个大老爷们儿直接展开了混战。

    二楼书房内,城浩霖直接黑了脸,相比较之下,斐北翔却笑盈盈地说道:“不愧是年轻人,这火气就是不一样。”

    谁不知道城浩霖喜静,却还敢在城家打打闹闹,感情是不怕挨收拾,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作为带头人的儿子。

    然而,城浩霖并没有动作。

    斐北翔正在疑惑间,猛地发现楼下的吵闹已经停止,改成了鸦雀无声,当然不是那帮小兔崽子意识到犯错而主动停手,而是被收拾了。

    楼下,城畔生端着一盘垒得满满当当的糕点,递给馋的不行的戒指等人,瞥了眼那些此刻蔫头耷脑瘫在地上的家伙,笑了。

    “找死是吧,敢抢我的糕点?敢叫我家小丫头给你们做吃的?”

    楼上,城浩霖瞬间舒缓了神色,在某些方面,父子俩几乎一模一样,比如说对城家女主人的糕点的占有欲。他是长辈不能怎么样,但是他儿子行啊。

    这是地锦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大哥哥们现在‘躺尸’一般,微微有些可怜,但是下一秒这小小的心思就被见到姐姐的喜悦给掩盖了。

    小丫头欢呼着扑过去,直接扯着姐姐进了厨房。

    过了一阵儿,几个‘大哥哥’才慢腾腾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斐肖几步窜到结智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然后才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问道:“我是谁?”

    小东西根据从主人那里得来的记忆,知道主人有很多好朋友,便笑嘻嘻地回答道:

    “你是肖肖~”

    这称呼没错了,但是斐肖等人还是露出了有些莫名的神色,如果小东西是真的记得他们的话,现在不是乖乖回答问题,而是傲娇的和他们呛声,或者调皮的装作忘记他们了。

    蔚·凡塔斯走上前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去地下室吗?”

    接下来的一下午,除了吃午饭,众人都是在地下室度过的,就连几位老爷子都将乖乖地带上了记忆转换机。

    赤城是结智出生的地方,是他记忆中占据最多位置的地方,等到用晚饭时,小孩儿分明已经和以前毫无二致。

    得意而傲娇的说道:

    “我果然是团宠啊。”

    道理很简单,大家的后辈年纪几乎都差不多,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姑娘的,看着心烦,突然蹦出来一个可爱的小不点儿,虽说本身是机器人,但是架不住他招人疼。

    说白了,大家都把他当做最小的一辈来看待,可不是团宠?

    吃过晚饭,打打闹闹一阵之后,众人都打算告辞了,几个老爷子不知道商量了什么一起不见了人影。

    蔚·凡塔斯故意落在后头,显然是有话要说,另外几个家伙都是有眼色的自顾自往前面打闹着跑了。

    “雪儿的事是怎么回事?”

    那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表妹,虽然不常见面,但是袒护是肯定有的,因此语气非常不善。

    再度提起这个话题来,城畔生也不再那么反应激烈,只是摇了摇头,“我当时昏迷了,不得而知。”

    这绝非是推脱

    “去过玄城了?”

    “那个地方,在我有心情之前,没打算再踏足。”逼近留给他和结智的都是些不好的记忆。

    城畔生知道这人的意思,但是他却没有打算去问,那女孩儿依然放手,他又何必再去搅动涟漪。

    说了半天,结果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凡塔斯有些气闷。

    走走停停来到了空轨列车站附近,现在他们多多少少都是名人,何况还有城畔生在,便挑了个僻静的小巷子说话。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斐肖发现,对着他的好兄弟,这个问题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次,但是现在对方的表情却丝毫不再迷惘和忧愁。

    反而带着神秘的笑意。

    “明天我会去学校一趟,咱们竞技场见。”

    这是城畔生第一次对他们下战书,以前都是半推半就的上场,众人虽然惊奇第一时间却是感到兴奋。

    连连答应下来,但是等上了空轨列车时,方览期突然来了一句,“要不要带医疗部队?”

    众人这才想起,现在对上那个人他们已经完全不够看了……

    玄城,这里作为首脑之城对城畔生的消息自然也只晓得清楚,只是却没有等来他。

    擎天楼二楼,沙霏雪端着一个托盘慢慢走着,停在一闪白色的雕花大门前,没等她腾手敲,门就自动打开了。

    “以后不必敲门。”

    歌灼月难得‘衣衫不整’,外套只披在肩上,内衬也只扣到胸口,仔细看,实际上是他的身体缠着厚厚的绷带不便穿衣。

    受的伤太深,他堂堂一个元帅总不能一直待在治疗仪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