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元帅的私心
    现在玄城擎天楼内到处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氛,尤其是在看到那个娇笑嫣然的女孩儿的时候。

    他们只有一个想法——明月竟然从天上落下来了!

    从戴上了那只手镯开始,沙霏雪就直接陪着歌灼月回到了擎天楼,这人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这里你可以随意进出。”

    他这人面若霜华,清冷难攀,说话时冰蓝色双眼锁住女孩儿,硬是叫他多了两分风雅出来。

    沙霏雪被他的气势所折,但只要一想到这人之前屡屡相助又几多陪伴,疑虑顿时烟消云散。

    “可是我怕你在办公。”

    “无碍。”

    当然有碍,沙霏雪被他理所当然的语气弄得哭笑不得,“这里可是元帅办公室,怎么能随便出入。”

    “这里是你以后要住的地方。”

    按照规定,元帅只能在擎天楼起居,能同有这个权利的只有元帅夫人。

    “可是我……”女孩儿有些脸红,同时眼中闪过了黯然。

    “若是不愿,我可以修改律法,在外面置办宅子。”

    沙霏雪:“……”

    突然觉得元帅大人好任性,却是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方才那人给了你什么?”

    歌灼月突然发问,让沙霏雪手一顿,明白他指的是修·凡塔斯,今天下午的时候他突然来信说又是找她,结果却是代人捎了东西来。

    果然瞒不过,她悄悄吐了下舌头,便坦然地将东西拿了出来。

    “表哥代他给我的东西。”

    ‘他’指的是谁两人心照不宣。

    城畔生让修转交过来的是一枚和城母同款的手镯,集空间钮、圣炎防护系统和结智光脑等功能于一体,可以说是特殊非常了。考虑到她的年纪,颜色换成了漂亮的青蓝色,显然是用过心的。

    歌灼月盯着它直接皱眉,“纪念品还是信物?”

    沙霏雪摇了摇头,“不打算戴着。”

    下一秒,七千级的精神力闪过,那手镯已经不知去向。

    “留之无用。”

    沙霏雪认真地看着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冰冷,只是……噗嗤,她笑了并未生气,“换药了。”

    银发青年点了点头,了休息室内,一如外面的单调,纯白的色调:主卧除了硕大而柔软的床、以及音影设备,一套小型沙发,并卫生间、更衣间外,再无他物。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沙霏雪还是有些不自在:谁看见元帅在面前主动宽衣解带都会被吓一跳的。

    这不是歌灼月生平第一次手上,但却是第一次为别人受伤,这等殊荣,沙霏雪却觉得太过沉重,当初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敢那样跟他谈条件?

    似乎是发现她没有动作,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再度锁定了她,“可是害怕?”

    以他的实力,换药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动动眼皮的简单。然而,当遇到感情这种问题的时候,歌灼月恐怕却是全世界最笨拙的,他无法以丰富的情感去体会对方的心情。

    “怎么会?”

    沙霏雪应了一声,端着托盘走上前去,看着人背对着露出触目惊心的伤痕,点点猩红的小坑。将银色的长发撩开,看得更清楚,有的经过治疗已经结痂,有的因为太深还带着血水。

    这一触碰,元帅大人明显的僵住了。

    她悄悄笑弯了眼睛。

    很快就换完了药,沙霏雪见他开始穿衣服,打算出去,下一秒就被扯住了手,这一会儿僵住的人换成了她。

    “别害怕。”元帅没有戴手套,他的温度直接通过皮肤传了过去。

    沙霏雪不禁想:原来这个人看着如此的冷淡,但是他的手心却很温暖。

    “若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女孩儿腾地瞪大了眼睛,双颊由青白变成了通红,然后恢复平静,天知道之前因为元帅那样的告白她提心吊胆了多久,尤其现在这环境还是卧室。

    只是,他说了不会强迫,沙霏雪瞬间就放心了,从没有不相信他的打算。

    “我知道了。”

    歌灼月听到这回答竟然有松了口气的错觉,随后,冰蓝色的双眼中破天荒出现了呆愣的神色,被少女的拥抱的瞬间闻到了天然的体香。

    “答应过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不会食言的。”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孩儿已经落荒而逃,因此也就错过了身后那堪称世界奇闻的微笑。

    歌灼月敛住笑意,来到办公室的窗前,此刻已经是临近晚上,再过不久厨房就要送来晚餐,只是今夜的餐桌上不再是他一个人。

    私心吗?想不到他也会有,而且对此毫无悔意,城畔生杀害军部数百精英士兵,引起众多将领的不满,但是他一个命令下去却让其逃脱。

    方卓带头连连抗议,都被他压了下去……只是,终究不是个方法。

    “哟,元帅原来也有发愁的时候?”窗户上方传来一阵精神力波动,戏谑的声音随之而来,音量并不小,但是下方巡逻的人却一无所知。

    歌灼月侧身,发丝随微风而动,青年已经来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笑着说道:

    “要美人不要江山看起来并不容易。”

    元帅大人并没有反对,“彼此。”

    城畔生咧了咧嘴,谁不知道城机械师与军部反目是为了美人。

    说是不打算来,他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秘密跑到了这里来,有的事情,他没有亲自了解清楚总是不放心。

    “从荒城的时候开始的?”

    “响风城响风谷,傍晚的时候。”

    歌灼月知道他说的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接近沙霏雪的。

    “之后有什么打算?”

    这是城畔生最好奇的,冷情如眼前这家伙,到底对那女孩儿抱着什么想法。

    “你说呢?”

    得到的回答是这个反问,城畔生定定的看着元帅大人,突然噗嗤笑了,情之一字就算是这位遇到了也只是无解。

    歌灼月被他笑得有些气恼,微微皱眉,下一秒,一个东西丢了过来,那只被他扔开的青蓝色手镯。

    “别急着拒绝,这东西就当是为了她收下吧。”城畔生站起来准备离开了,“毕竟你再强悍也不是万能的,比如说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谁又能保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