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群殴
    城畔生竟然主动下战书,斐肖等人断没有不应的道理,只是一想到这人现在的实力,突然就觉得是在找虐。

    想来想去,斐肖便将所有能抗上几招的人都找来了,正好一补当初高校联赛未能尽兴的遗憾。

    城畔生的出现让竞技场内围观的学生疯狂了,如果不是那不是他们能插足的场地,恐怕现在所有人都跑下来将他淹没了!

    “你还真是受欢迎。”斐肖笑嘻嘻地看着他,“你都不知道,因为你的原因,咱们学校今年报考率生生拔了两倍,把克文森他家的老爷子高兴的。”

    也就是爱德华·克文森即使已经因为首脑会的事务变得繁忙,但他还是坚持担任第一军校的校长。

    这个号召力实在是太惊人了,但是城畔生却有些哭笑不得,“我在学校里待过的时间有多少?”来这里有什么意义,几乎看不到他的痕迹。

    两方人马之间隔了不到十米的距离,在这近一万平方米的场地上算是亲密无间,交谈间,场地的系统已经准备好了。

    “我说,群殴可以吗?”

    在开场前,估计是因为看见城畔生有些‘势单力薄’,人群中悄悄问出了这句话,五进上校的队长们同时翻了个白眼。

    木风扬扶了下眼镜,语气淡淡地说道:“恕我直言,他群殴你们应该毫不费力。”

    柚子搓了搓手,动作幅度太大让肩上的小黑毛球险些跌落,顿时挨了一爪子,他连忙安抚了一下将之丢给结智跑回来兴冲冲的说道:

    “老大,我们一起上吧!当初高校联赛的时候我没有上场,好可惜哦,今天我要好好和他们打一架!”

    对面严阵以待的众人在越加严肃的同时,心中更是战意高昂,这人在三天前闹出来的动静可是人尽皆知,同样,他现在的实力也不是什么秘密。

    六千级!

    这是元帅曾经矗立过的高度!

    但是他们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斐肖跟他之间从没有什么能问不能问的事情,“你怎么没有闭上眼睛啊?”

    不管是元帅还是那个曾经见过的空之月,他们都是闭着眼睛的。

    这一问,其他人也纷纷看向他,城畔生也不隐瞒,便说道:

    “精神力到后来全靠意志控制,但是人类的意志很少能超过精神力,因此到大关六千级之后精神力极易不稳,因此需要将眼睛闭上防止精神力外泄。”

    他就像是科普一般很让人信服,反过来理解的话,他之所以不需要闭眼就是因为能控制,众人听得津津有味的同时,也被这人的实力所折服,也就是说,眼前这青年的天赋甚至要超过元帅!

    说完了后,城畔生突然皱了皱眉头,对身后的柚子还有木风扬说道:

    “抱歉,今天恐怕没有你们上场的机会了。”

    相较于天然呆的强烈抗议,木风扬反应的非常快,“这么快?”

    “差不多了。”他笑了。

    木风扬点了点头直接拖着柚子离开了,空青看了看他,也跟着离开了竞技场,最后就只有结智和城畔生留了下来。

    他看向对面那群神色严肃的家伙们,甩了甩手臂,“来吧,不是要群殴?可千万别留手啊。”

    众人齐齐一愣,斐肖带头笑道:“靠,谁特么敢留手啊?”这笑容之中多少有些莫名的意味。

    围观的人顿时屏住呼吸——现在他们眼前正在上演的可是碧蓝星联盟当代最强的年轻一代的碰撞!

    只是,这些学生们只看到了热血和青春,守在竞技场外的人却是在看联盟的未来。

    斐肖、方览期、克文森、凡塔斯、青叶云语、夜魅罗等等,他们代表着进化一代的领军人物,此刻精神力全开,硬是叫其他人同时打了个冷战。

    不用打招呼,他们牵头同时消失,下一秒出现在城畔生的四面八方,或是长剑、或是鞭子同时攻向城畔生。

    这样的攻势,饶是以克文森的高度都看得眼皮子直跳,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还没感叹完,当另一道精神力拔地而起的时候,他们同时变了脸色,前浪已经被汹涌的后浪弄翻在沙滩上了。

    攻击落空了!

    斐肖等人毫不意外,立刻调整姿势准备下一波攻击,只是对手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时间。

    砰!歌灼月猛地一顿,不知何时,他的身旁已经出现了一道人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踹了出去。

    “靠靠靠!”斐肖心觉不好,防御的姿势还没有做出来,斜上方就出现了某人熟悉的笑容,只来得及看到城畔生蠕动的嘴唇,肚子便狠狠挨了一拳,砸在了地上。

    “唔~”这特么一下而已,痛得内脏都要呕出来了,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干了。

    下手太狠了!

    看着依然挣扎不起的斐肖和方览期两人,众人狠狠打了一个冷噤,这可是两个名副其实的五千级啊!

    “真强。”

    西洛伊手持两柄长剑,与青叶云语背对而立,大概是为了是战斗更有意义,那人并没有使用精神力领域,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无法捕捉他的踪迹。

    两人的心提上了顶点。

    砰!

    什么时候?!等反应过来自己被攻击的时候,两人已经同时飞出去砸在地方上。

    接下来仿佛是适应了这个节奏一般,接二连三的沉闷响声出现在这宽阔的竞技场中,在只有急速心跳和沉重呼吸的空间中尤其清楚。

    刚才还摇旗呐喊的观众们纷纷目瞪口呆:这算什么?单方面的群殴?不,应该是城畔生单方面殴一群。

    不到三十秒,五进上校的精英成员全都瘫倒在地!

    城畔生终于显出身形来,在一地‘躺尸’间是如此清新脱俗。

    “这么快就不行了?”说话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朝竞技场某处定格了一下,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嘶~靠靠靠,你特么下手也太狠了!”

    斐肖捂着肚子,翻了个身,然后缓缓爬了起来,“谁说不行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手指却泛着青白,青筋暴起,看起来语气还算淡定只是身体却在颤抖。

    “不错。”与此同时,另一边方览期也扶着墙站了起来。

    三个、四个……全部!

    突然震天的呐喊声再度升腾起来,只为了他们的不屈,只为了这场点燃热血的战斗!

    城畔生定定的看着这些狼狈的家伙们,突然爆发出了肆意的大笑。

    “哈哈,那我就送在场的最后一份礼物,记住这个时刻!”

    什么?在疑惑还没有出口的时候,一道精神力碾压过来,所有人的大脑都忽的震了一下。

    “六千级等级天赋,空间囚笼,好好感受吧。”

    迷迷糊糊间,城畔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竞技场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