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等归的日子
    城畔生走了。

    带领这同伴们成为人类史上第一批独立去探索宇宙的人,以意志和梦想为前路,他的足迹注定是要迈向更远处。

    “那家伙终于做到了啊~”

    难得没有任务,斐肖找到方览期一行人,久违的聚了一下。

    位于市中心的咖啡厅,此时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挂上了休息的牌子,绿意丛生的装饰和镂空藤椅,乳白色的半透明小圆桌,本是闲适安逸的环境硬是被几个青年给弄出了一股锐利的氛围。

    不只是城畔生,大家在毕业之后都踏上了自己选择的道路,斐肖等人作为将门后代按理应该有着足够高的平台使用,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亲率军外部队。

    对此,长辈们的评价是:野心不小!

    不过与其说是野心,不如说是报复,没有课业的限制,老一辈的将领们才发现,进化一代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他们凭借着一股锐气和不灭的意志疯狂的做着任务,远到宇宙开发,近到城市巡逻,哪里都有这些家伙的影子。

    个人履历上战功积了一页又一页,肩上的晶石数量不断改变,颜色也在改变着。

    米莉·安给他们端来了咖啡,然后便静静地坐在方览期身边不说话。

    他们闲聊着,交换着手上的情报,更多的是打趣这彼此,一如既往。

    “听说ind-zap更改了条例,准备开放考试通道了。”

    “这是必须的,葳夕坐上了首领之位后对内部实行了全面的清洗,损失惨重当然需要补充新鲜血液。”

    而且ind-zap已经逐渐暴露在大众的眼中,已经不再具有神秘性,而且其特殊的地位更是令人向往。

    说了一阵后,突然就冷场了,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实际上应该是陌生感让他们变得无措。

    短短数月,大家分散四处后再聚时猛然发现:在历练中飞速累积的经验和见识在充实着他们,学生时代的稚气天真被磨去之后,大家现在已经完全蜕变!

    不只是如此,遥望未来的压力让他们开始感觉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到底要多久才能想那个人一样达到梦想的彼岸呢?

    渐渐地,一股沉重感蔓延开来……

    “靠。”斐肖低咒一声,将咖啡一饮而尽,瘫在了小桌上说道:“这是要闹那样?一个个蔫头耷脑的,聊个有趣点的话题呗!”

    克文森等人面面相觑,哪里有什么有趣的话题?或者说还有什么能引起他们的兴趣的话题?

    这时,方览期突然起了个头,一开口就让人眼前一亮。

    “我很好奇。”

    这个人居然会说出好奇这两个字。

    “那天,群殴的时候,他跟你们都说了什么?”

    “谁?”克文森第一反应是谁跟他们说了什么,随即便明白过来指的是城畔生,“那天他踹我的时候是说过这么一句话。”

    众人恍然大悟,看样子那家伙应该对他们几个都说过话,至于其他高校的对手有没有倒是不知道。

    他应该是已经预料到之后会有人来抓他,却还是来赴约了。

    斐肖摸着下巴笑了,“难不成是在临走前给我们告个别?”才说完就对上其他人无语的表情,顿时干笑两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那咱们按顺序来,从方览期开始。”

    作为第一个被打倒的人,方览期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冷淡的说道:

    “走到今天。”那一瞬间的出手,能说四个字已经极限。

    接下来众人看向斐肖。

    “总共七年。”

    排除掉其他学校的人,接下来就是凡塔斯。

    “鲜血无数。”

    “伤痛无数。”克文森。

    “同生时代。”宫镜轩。

    “十年回归。”基亚。

    “改朝换代。”高简白。

    听完后众人面面相觑,沉默,再沉默。

    砰,斐肖激动地站了起来,椅子都被掀翻在地,“靠靠靠,靠靠靠,这混蛋还真敢说!”

    “所以说,他十年后就会回来?”

    “绝对没错!”

    方览期只有两个字,“很好。”

    米莉·安呆呆的看和这些重新意气风发的家伙们,妖娆的笑了,没想到那个人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深,只是。

    “他为何会留下这句话?”

    克文森一愣,随后想起了现在广为流传的帝王领域的传言,便说道:“据说帝王领域具有预感未来的能力,他会不会也是看到了咱们现在的处境?”

    谁知道斐肖和方览期两人同时摇了摇头,“不可能滴,按照我对我兄弟的了解,他多半早就打算好的。”

    这是一个承诺,或者说誓言,那个人已经给了出来,他们自然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哈~”斐肖站起来伸个懒腰,笑道:“还坐着干嘛?咱们现在可是有未达目标的人咯,改朝换代什么的,最高处可只有一把椅子。”

    身为军部的成员,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也是耸人听闻,不过,这也是他们热血激昂的表现。

    离咖啡厅不远的点心城中,几个老爷子微微一顿,随后松了口气,开始大快朵颐。

    “我就说不用,唔,担心的。”斐岩午大口大口的塞着蛋糕。

    “就是,那可是我孙子。”爱德华·克文森半眯着眼睛,将可可一口饮尽。

    延戒直接翻了个白眼,刚刚是谁直嚷着担心孙子没胃口的?

    相比较之下,城亘寰是真的轻松,反正他孙子已经没事了,才这样想着,精神力又是猛地一颤,让另外几人脸色一变。

    “我说,你快突破了就别出来闲晃行不行?”

    “克文森也是,你俩赶紧去找元帅。”

    之前经受了城畔生帝王领域的辐射,本就处于临界点的老爷子们纷纷向前迈了一步,尤其是城亘寰和克文森,前者甚至已经达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突破六千级至少需要同等级的守护,以这两位的地位,元帅必须亲自出手。

    但是这只是预想的,城亘寰撇了撇嘴,说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元帅现在哪里分的开身?”

    事务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联盟大事——元帅准备举行结婚大典!

    “别担心,我们约了城小子他师父流凰,打算启程去空谷一脉所在的村子,长老准备亲自出手。”

    看着得意洋洋的克文森,众人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么特三个人突破,那位不出手也不行啊!

    暂时缺了几个人的日子,照常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