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元帅独尊
    十年的时间放在碧蓝星联盟身上,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大的变化,街上除了能看到更多机械设施、智能机器人外并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

    但这只是表面上看着而已。

    十年前的一场动乱过去,最后的赢家既不是保守派也不是革新派,恰恰是那位一直代表着最正确选择的元帅。

    歌灼月不言不语,一改他冷淡无感的风格悍然出手,将军部,不,整个联盟都来了个整改。

    革职方卓,提拔方廻用以权衡四大上将的势力;以律法改变首脑会的职能——不再是权力中心,而是元帅制衡机制,可以反驳元帅的提案和某些决策。

    而最令人感到惊悚的是歌灼月关于政府的处理,直接整个政府部门划在了元帅下属部门,改名国策务。

    除此外,就连ind-zap都被划入了特殊部门中。

    一系列的手段下来,现在碧蓝星联盟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军权为大,元帅独尊的统一整体!

    然而,这看似匪夷所思的政策实施起来却并没有遇到很大的阻碍,这并非信任歌灼月,而是大势所趋。

    宇战时代,现如今依然采用这个名称,只是它的内涵早已改变,人类的步伐终于跨出了摇光星域。

    和莱美星默契地避开了交锋,和兽人星球交好,以及开始探索和长河星域靠近的爱梅拉斯星域……

    他们的太空领地不断地扩张,寻找到的资源丰富无比,当人类还沉浸在喜悦和骄傲中时,十年的时间悄然而过。

    在担忧和恐惧中,莱美星人如期而至,这才是全力高层愿意服从军权的真正原因。

    人类自信十年来没有空度,最大限度的充实了力量,但是在充分利用过《宇战图》的莱美星人面前,他们的反抗依然无力。

    最后竟然直接退回了碧蓝星,放弃了那远至m-10星球的领地,但这只是加快他们的野心而已。

    各大巨城在结智系统的保护下,全都笼罩上了圣炎防护系统,一个个仿佛是巨大的泡泡一般,各大巨城之间设置了空间传送站,避免被隔绝孤立的危险。

    擎天楼会议室内,这里以前只有首脑会成员在,只有一张会议桌,但随着体制的改变,这里已经模样大变。

    它已经被改造为召开当前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联盟会议的地方。

    中间设一架高位,元帅坐其上,他的下方是设十把椅子,并一张米宽的长桌,这是首脑会的位置,城亘寰、克文森等人靠在那里要睡不睡。

    左右各设排排阶梯式的椅子和长桌,分别是政府部门和军部各将领的席位,而在门上方,歌灼月的正下方,这里还有几把椅子,乃是ind-zap的席位。

    会议开始了,需要参会的众人按照席位分列走进去,白色军装的众人往左边梯子走去,依次落座,身穿黑色西装的众人往右边走去。

    而首脑会则是往内门出来挨着坐下,元帅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上位,见众人已经坐定,便轻声开口:

    “开始吧。”

    按照紧急程度,开始审议各项提案,政府部门的战时物资调配、军部的出战计划等等虽然各不相同,但都有关战事。

    斐肖和方览期两人军衔相近,位置也靠在一起,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联盟会议,但还是被这严肃而宏大的场面所震撼。

    毕竟谁也不曾想过,有一天元帅、首脑会、军部、政府、ind-zap竟然会同坐一堂来商议联盟大事!

    同时,他们也在钦佩元帅的强悍,竟然能一次性将这么多提案记住并且找出其缺点进行审议。

    大厅中间显示着几道光屏,方面其他人看清。

    “往赤城调派的战备资源数量不妥。”他指着政府某个部门提出来的方案说道:“处于炎夏,压缩食物不宜多。”

    众人早已习惯元帅的少言,说话者顿时反应过来,压缩食物太干,若是使用过多容易导致缺水,这又会导致水资源的紧急。

    那名提议者立刻将此处标记,随后继续说着,很快就将提案说完了,歌灼月全程都没有再说话,此时看向下位。

    几个老头儿感受到他的视线,其中一人缓缓开口:

    “并没有异议。”

    谁知道城亘寰却突然说道:“赤城可否多调一些蛋奶?那里小孩子多喜欢点心。”

    城浩霖默默地别过脸去,不想看他家老爷子这样厚脸皮,到底谁想吃?众人心中同时问了一句。

    “可以。”歌灼月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下一项。”

    这时候城浩霖站了起来,打断正要发言的人的动作,“万分抱歉,元帅,刚才收到消息,莱美星人的圣鳞号被摧毁了!”

    他的语气竟然少见的有些激动。

    相比较之下,其他人的神情显得更加惊喜,圣鳞号被摧毁了!?

    “消息可确切?”歌灼月只是动了动眼皮,但也坐直了身体。

    “请看这个。”城浩霖直接拿出了属下传来的卫星监视的画面,只见一道红色的‘光线’击中圣鳞号,那尊挥舞着触手的庞然大物瞬间就被土崩瓦解,化作了残渣!

    此时,众人的神色由惊喜变成了惊悚。

    不少人同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不敢置信。

    “这……这究竟是何等力量?!”

    “那可是硬度逼近八千点的圣鳞号!”

    吵闹声逐渐要掀顶,歌灼月扫了眼激动的众人,薄唇轻言:“安静。”

    这些人瞬间陷入沉默,只是脸上依然因为激动带着薄红。

    军部某些人的视线却是放在那架到处乱飞仿若喝醉酒的黑色战机上,尤其是斐肖两人,显而易见的抖动着面部肌肉。

    “我说,那驾驶风格是不是有点眼熟?”

    方览期只是看着他,反问道:“你说呢?”

    他们的熟人中有谁敢把战机随时随地保持最高移速,而且还是以这种不要命的轨迹行驶,答案似乎很明显。

    “靠靠靠!”

    在歌灼月喊出安静之后,竟然有人还敢这样放肆?!

    只见军部席位的最后方,一个年轻人将桌子拍得震天响,对别人的惊讶毫不知情,朝着身边无语地方览期喊道:“不会错的!”

    斐北翔一把捂住脸,他这傻儿子……正这样想着,忽然听见身边司景历的惊叫,这又是怎么了?

    只见众人呆若木鸡,全都看着正中间大厅出现的全息影像。

    “还真是壮观的场面呢。”那青年看了眼周围笑道。

    斐肖指着他哈哈大笑,说道:“小爷就知道是你这货回来了!”

    这道全息影像正是城畔生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