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小王子
    十年的时间,在现在人类的身上并不会留下多大的痕迹,但是却带来很多变化。

    比如眼前这个个气势凌厉的家伙,比如紧搂着沙霏雪的元帅,比如手上戴着婚戒的修·凡塔斯还有比如,粘着他家地锦的肥小胖。

    “我说小丫头你怎么就看上这货了?不值当。”

    竟然都订婚了!城畔生大有自家白菜被猪拱了心情。

    “我也这样认为。”城浩霖和斐北翔本来正在说话,竟然还抽空回了一句。

    斐肖当即不乐意了,“我哪儿不好了?!”

    “不是我说,儿砸你哪儿都不好~”斐北翔乐悠悠的补刀。

    确认无误,这是亲爹。

    “我觉得肖哥哥很好啊~”地锦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如今她亭亭玉立,姿容不比姐姐差,城家的门槛都要被踩垮了,结果愣是被斐肖近水楼台先得月。

    仅这一句,斐肖便复活了,却也再不敢当着人父兄的面贴上去,“有你这句话,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值了~”

    顿时受到了来自一众单身狗的鄙夷。

    众人熟稔的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也不相互询问过去,只要,现在大家都还朝着自己选择的路前进就可以了。

    要说变化最惊人的,当然要属歌灼月这一对儿,便凑近了沙霏雪问道:“我说,我家小丫头能看上斐肖还有迹可循,你怎么就看上这人了?我才多半是他追的你吧?”

    他这一问,其他人也顿时支棱起了耳朵,这可是元帅的八卦啊,好激动有没有!

    沙霏雪顿时乐了,瞅了眼元帅冷冰冰的俊脸,神秘的摇了摇头,“不能说不能说。”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清脆的童音,“妈咪有什么不能说的,父亲天天去研发部蹲点接你的事情都不是秘密了好吗?”

    竟然敢拆元帅的台?!

    飞进来的小正太大概六岁上下,银发冰蓝眸,简直就是某人的翻版,此时瞪着一双和母亲相似的大眼睛略微不满。

    “你们来赤城都不等我!”

    传说中的小王子,就连那眼睛中的气势都像极了歌灼月,只是这老成的语调却莫名喜感,总觉得……众人瞟向正襟危坐的元帅,好像缩小版。

    更要命是的他的精神力,竟然是四千级!

    “哎呀,小风,妈咪忘了。”说着将他拉过来对众人说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响非,小命小风,乖,这些都是妈咪的朋友。”

    歌响非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各位叔叔阿姨好~”虽然他并没有笑,但是和沙霏雪相似的大眼睛使他看起来非常乖巧。

    下一秒,这张小脸儿凝住了,因为城畔生的一个问题。

    “小侄子你姓啥?”

    众人同时看着客厅内一大一小两位银发冰蓝眸的人沉了脸,这特么需要问吗?绝对是故意的,你生怕别人忘了以前你和元帅夫人之间的事情不是?

    反观沙霏雪和空青都已经笑成了一堆。

    但是歌响非不愧是在擎天楼长大的,被气得精神力波动了一瞬间之后,无辜的看着那位坏笑的大叔问道:

    “城叔叔,我那没见过面的城弟弟姓什么?”

    这个问题乍一听有些怪异,但实际上这是来自一个小朋友的‘报复’,哼,敢说他不是父亲亲生的。

    屋子内顿时沉默了,城浩霖和城老爷子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忧愁的看着某人。

    最后打破沉默的竟然是歌灼月,只见他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木这脸说道:“很好。”

    沉默……

    “噗嗤~”

    “哈哈哈哈——”

    “混蛋你也有今天!”

    爆笑声顿时要掀翻房顶了,斐肖一边捶地,一边用手擦眼泪,“小王子啊,你那没见过面的城弟弟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因为根本就没有。

    城畔生哭笑不得,对他招了招手,“过来。”

    歌响非瞪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除父亲以外的人会使用绝对控制,身体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随后被那大叔用手指点住了额头。

    “你呀,除了眼睛就这一点像你母亲,其他的都不好。”太像歌灼月了,又这么活泼,所以大家才会喜欢逗他。

    小孩儿想要反驳,却被那股温暖弄得开不了口。

    其他人纷纷看着这一大一小沉默着不打扰,在熟悉的精神力波动下全都如沐春风,简直不要太惬意。

    一分钟后,这股波动结束了。

    歌响非奇怪的睁开了眼睛,就听到刚才逗他的大叔说道:“再动一下精神力。”

    小孩儿似乎有些害怕,看向父亲,见他点了点头便运转起来,随后惊奇地叫了一声,“父亲,我能控制精神力了!”

    众人同时松了口气。

    元帅大人有一位小公子,大家都私下叫他小王子,只是,出生六年来却从未公开露面,别人都以为是保护,事实也算如此,不过需要保护的是见到小王子的人。

    这孩子出生时就因为精神力太强将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都震晕了,才能下地走路便达到了四千级,虽说这是天生的,但他毕竟年幼对大脑不好。

    再发现下去恐怕会早夭。

    因此歌灼月常年将其放在自己的精神力领域中压着,然而就是这么棘手的问题,城畔生随手就解决了。

    这并不是第一例,之前空未决的问题和这孩子完全一样,不过,后者要严重得多,好在他也不是当初的城畔生不难就是了。

    “我说,歌灼月你不要老是压制他,偶尔可是对对手,稍微磨练一下也好。”

    说到底是意志不足,多磨练一下也有好处。

    但是元帅大人的视线却放在了元帅夫人身上,沙霏雪吐了吐舌头,“好啦好啦,是我不让他动手的,逼近小风还这么小。”

    这时候结智和另一个小孩儿飞了过来,歌响非再次惊奇地瞪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除了他以外的小孩儿可以使用操纵领域的!

    “结智你俩过来。”城畔生让他们过来,指着小孩儿,“把他带去玩儿。”

    “哦,快来快来,库罗,你要来吗?”

    “喵!”要,黑色的小毛球窜了过去。

    歌响非几乎不和同龄人玩儿,难得有些忸怩。

    众人的视线都放在那个木这脸带着一股子沉稳劲儿的小孩儿身上,“那是谁啊?不会真是你儿子?”

    城畔生正在光脑上找资料,随口回道:“哦,那是朱雀的智能中枢。”

    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