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八章 条件
    十年前,《宇战图》换来了短暂的和平,十年后,《宇战图》被莱美星人利用之后带来的是噩梦。

    同样是出自城畔生之手的机械原理设计,并不是说人类的研究毫无进展,只是相对而言拥有高度文明积累的莱美星人似乎利用得更充分。

    “这算什么?我们自己把刀交给了敌人?”

    “可不是,饮鸩止渴空有蛮力。”

    政府部门的席位传来了这种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冷笑的声音,当初谁将《宇战图》交出去的,这个指责就朝哪边去。

    不仅仅是城畔生,包括当初去和谈的城浩霖和斐北翔等人亦是受到攻击。

    自古文武有别,更别说在场的很多政府人员都是当初保守派一方的同僚,不管有没有参与那场大乱,依然看不惯这些武力分子。

    上将被这样指责,本人没有说话,但是那些稍年轻的将领却忍不住了,当即有人指着那边的老头子说道:

    “嘿,我说你这家伙……”

    “兰少将,注意言辞。”城浩霖立时出声阻止。

    “是。”

    兰行柒随即坐下,耳边随即传来斐北翔吊儿郎当的声音,“小七啊,不必跟这些人废话,到时候开战就有的他们哭的了。”

    如果真有嘴巴上说得那么傲气,也就不会坐在这里以元帅为尊了,如果真有表面上的这种云淡风轻,也就不会寄希望于城畔生。

    当然,并非所有文职都是这个德性。

    “康潘斯部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如果不是宇战图,我们现在恐怕已经被攻陷了。”

    这名中年男人身穿黑色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容英俊而敦秀,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很熟悉的长相。

    洛茗廉,正是洛轲的父亲,当年少数偏向革命派的政府人员。

    “喲,洛部长……”康潘斯正要开个嘴炮,脖子突然一凉,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冰蓝色的眸子。

    只这一眼,什么小心思都没有了。

    歌灼月收回视线,“继续。”

    说完了他们的机械,城畔生紧接着说了莱美星人的战力,尤其是有关长尾甲鳞种族的近况。

    “莱美星现在唯一的纯血长尾甲鳞种族只有圣阙一只,统领着莱美星,他的地位,大概就相当于主神之于兽人星球。”

    只有崇高这个词才能概括。

    “擒贼先擒王,把他杀了不就能让莱美星人方寸大乱?”

    政府的席位上传来这种回答,看过了刚才那‘章鱼’的结局后,这些人觉得那似乎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完全没发现军部的众人神色顿时精彩起来。

    这特么说得好听!

    “杀不了的,即使是元帅也不行。”

    城畔生翘着二郎腿一句话堵死所有人,继续说道:

    “长尾甲鳞一族本就是莱美星的霸主,当年的莱美星掌权者为了巩固统治将最后一只纯血长尾甲鳞接回了主城,结果当时还没成年的圣阙一夜血洗主城,随后称王,到现在也已经有近百年。”

    不管周围众人凝重抽搐的神色,他又补充道:

    “会有这么强悍的战力,主要归功于其鳞片的防御性,当年圣阙就已经达到了八千点,谁也破坏不了,除非……”

    在要紧处他突然顿住了,像是故意要吊胃口似的不再言语。

    “除非什么?!”

    不管怎么喊,城畔生只是神秘莫测的勾着嘴角,就不说话。

    只是,在场有那么几位还是熟悉他的,城亘寰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偏袒的心思便问道:

    “孙砸,你咋不说话了?”

    只见青年认真地说道:

    “说真的,我现在和你们没有毛钱关系,干甚要这样帮你们?大不了等被攻破后跑路就是,落脚的星球我都找好了。”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不知是愤怒还是鄙夷的眼神全放在他身上。

    城畔生不动如钟,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试问现在还有什么地方能禁锢他?过了一阵后,听到了令人满意的声音。

    “条件。”

    “元帅不可!”“这小子贪心不足恐怕会得寸进尺!”

    现任财政部部长的布里洛·康潘斯是缘首脑会议员康潘斯的儿子,和城畔生之间的牵扯不可谓不深,此时听他突然开始谈条件,反对几乎是条件性的。

    一看这些人紧张兮兮的神色,军部众人不知为何竟然茅塞顿开,起了幸灾乐祸的心思。

    斐北翔笑眯眯地说道:“我们是只有蛮力的家伙,无法作为,既然不愿意谈条件,要不康潘斯部长试试运用你们那渊博的知识来让城机械师开口?”

    他一手撑着额头趴在桌子上,懒散又不羁,看向对面的时候都斜着眼睛,报了刚才被蔑视的仇。

    霸气非常,身后的年轻将领们这样想着,然后便乐呵呵的看着对面一众官员,嗯,这表情很精彩。

    康潘斯现在只想骂娘,眼瞅着大厅中间青年那冷笑的神色越发冒火。

    “我的条件很简单。”城畔生懒得和他们再瞎扯。

    “让红森林集团、康潘斯财团还有亚特兰尼集团把从布莱克莱恩讹走的图稿还来,销毁内部有关的资料;把那百分之十股份吐出来,顺便收回布莱克莱恩五金商行的整顿指令。”

    要说军部背景,布莱克莱恩在商界不会逊色与任何一家,但是商界总的说来却是归政府部门管理。

    他不在的这十年间,保守派的残余背地里没少干龌龊事儿,最先下手的就是他们在行的领域,布莱克莱恩受到的损失不小。

    他回来得时候,修·凡塔斯便将手头所有的问题一股脑儿交给他跑了,没错,就是撂摊子了。

    “真不是我说你们,人修·凡塔斯都是要当爸爸了,你们还这么找麻烦,不怕遭报应吗?”

    “我也这样认为。”

    应声的是彦·凡塔斯中将,某位准爸爸的叔叔。

    这种事康潘斯等人要是应下来了才有鬼,“你这是什么意思?布莱克莱恩运作违规,当然要按律法……”

    “别特么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律法!”城畔生显然已经失去耐心,直勾勾的看着上位者,“答应不答应?”

    不难想象,要是谁再说句反对他立马掉头走!

    只是这种态度太嚣张了点,殊不知,这刚好顺了歌灼月的意。

    “按他说的做。”

    “可是元帅……”

    被那双眼睛一扫,康潘斯便哑了嗓子,心中顿时明了——元帅本来就打算整顿他们,城畔生刚好就看中了这点!

    “很好,那我们继续。”城畔生笑眯了眼睛,“刚刚说到要除掉圣阙,有一个必不可失的机会,那就是百年一次的蜕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