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甩脸子
    结果还是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城畔生叹了口气,难为他家老爷子一片苦心。

    “兰特斯中将,你这是什么意思?!”城亘寰气极,“刚才我不是问过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他就是不想孙子被人这样质问干脆由他来问出口,结果还是不能填饱某些人的野心。这些人还要他孙子怎么样?还想要以前一样压榨他?

    “城老上将,您这就不对了,私心也不是这么用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变了脸色,城老爷子虽然从来不掩饰对自己孙子的偏袒,但是他绝不会将之变成私心,不然十年前他就不会留在玄城老泪纵横而是出手帮忙!

    城畔生认真审视着说话的兰特斯中将,这个男人和城浩霖等人是同一期,资历也算老的了,当年还是他将重伤不治的城浩霖送回家来的。

    还记得这人那时候虽然圆滑但双眼中却是闪烁着正直的光芒,十年的时间,不仅会增长皱纹,就连性格也能改变的。

    唯一不变的,就是贪婪。

    “呵呵~”

    所有人都看着大厅中间笑得不能自主的青年。

    城畔生站了起来,将椅子收回去,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不就是想要机甲?何必露出这种神情,说出这种话来。”

    聚集在他身上的视线透着**的狂热和惊喜,那种恨不得把他扯碎了争抢的感觉到和当初何其相似,就连语气里的恶意也别无二致。

    听到他这样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妥协了。

    “因为就算你们这么做我也不会拿出来,还以为是十年前不成?要不是看在我城家三代为将,看你们被毁灭更让人开心!”

    最后一句话中泄露出来的恨意令人胆寒,等回过神来之后大厅中哪里还有城畔生一行人的影子。

    “元帅!您看这要怎么办?要是没有机甲的话战争该如何继续?”兰特斯看向上位。

    歌灼月直接忽略了他,“雷克多少将何在?”

    坐在中间靠右的雷克多站了起来,脸色微苍,“到。”才说完便捂着嘴轻咳起来。

    “资料呢?”

    “城机械师已经发了过来,总共包括六架战机的设计图,还有电极共振、极光共振的原理公式级有关的武器设计图。”

    随后他看了看下方兰特斯愤愤的神色,笑着说道:“恕属下之言,只要发挥了这份资料的力量,摧毁莱美星人完全不是问题。”

    “哼,雷克多部长恐怕夸大其词了。”

    “毕竟您不懂。”

    “部长,何必和这种外行人理论?”作为副部长,索雷尔少将就坐在他的旁边,此时泛着白眼冷笑道:“机械比敌人先进结果却打不赢,只能是某些人不尽责而已。”

    “你!”

    下一秒,一股骇人的精神力散开来,焦躁的情绪瞬间被恐惧所取代。

    众人齐齐看着上位面无表情的元帅大人,然后默然,生气了!

    “研发部等人可以先离开。”

    元帅发话了,迫不及待的雷克多和索雷尔立刻跑回了研发部,那里已经准备好的一众s级机械师握着自己的工具正翘首以待。

    从三点开始,联盟会议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走出擎天楼,正好回家吃晚饭。

    正值放学的时间,大街上倒是都是熙熙攘攘的,年少不知愁滋味即使头顶防护罩也依然能嬉笑打闹。

    但是成年人不一样,即使不在权力中心,但他们依然关心自身的安危,此时很多身着西装的社会人士驻足在广告屏下,了解今天联盟会议的内容。

    轻而易举地就被取悦了。

    城畔生回来的消息本来还没被证实,结果联盟会议的内容直接放了个重磅消息——他竟然拿出了这么多武器!

    感觉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看这些人重新变得热爱生活的神色,相信今夜很多家庭又将变回安宁和谐的模样。

    但是城家今天晚上就有些不怎么安静了。

    等城亘寰父子俩回到家中的时候,看到那个臭小子正悠哉哉地躺在沙发上吃点心,气得默契地来了顿暴力双打。

    “你小子能耐了是不是?”

    “竟然敢在联盟会议上甩脸子,你以为你是谁?”

    一老一中俩六千级毫不留余地一人攻击一人堵后路。

    城畔生连忙躲进厨房里,探出头来吼道:“您又不是没有看见那些混蛋的态度,忒可恨了点!”

    “然后呢,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脾气见长是不是?”

    “城畔生我且问你,你的礼貌和尊重呢?连元帅和老将们都在场的严肃场合你也敢乱来?”

    某些人确实令人不齿,但绝不能以偏概全,还亏得老爷子今天舍下老脸偏袒,结果趾高气昂的撂下一句话就走了,招呼都不带招呼一下!

    城浩霖越想越气,“夫人,把那臭小子踹出来!”

    “哎哎,妈千万别听爸的。”

    城母温柔的笑了,“儿子,这确实是你做的不对。”说着六千级的精神力猛地爆发……

    城家久违地响起了杀猪似的惨叫,邻居家院子里正在浇花的老爷子摇了摇头,这娃娃太调皮了也不好。

    不仅挨了揍,连吃晚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城畔生痛苦地趴在床上疗伤。

    “嘶~也太狠了。”

    肚子上乌青一片。

    唉,打不赢绝对不可能,关键是那两位都不是他敢动手的,淤青很快就消失了,城畔生不耐烦地说道:

    “我说你还要看多久?”

    “真惨。”

    歌灼月自窗外进来,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一相映衬,他的椅子突然变得寒碜。

    “大老远的就是来吐槽不成?”

    元帅大人似乎也没有和他废话的打算,“经商议决定,在半个月后击杀圣阙,就你我二人出手。”

    哈?城畔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三个字脱口而出,“凭什么?!”

    凭什么他又是出机械,还要出人力?

    歌灼月的回答也很简单。

    “实力。”

    “那不是还有空谷的长老?”

    以前是他太过着急于自己的事情,现在想想那位可是从龙身边走来的人物,绝对是深藏不露的代名词!

    “长老在闭关,而且他年纪太大。”

    城畔生必须要接受这个理由,不论多强悍,毕竟是在外太空,老人家身体确实不行,不过这就不代表他答应了。

    “那你自己去,大不了极光共振给你。”

    歌灼月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就在城畔生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就听到:

    “若你不去,保险起见只好在军部内部挑人,六千级是最低标准。”

    这回轮到他说不出话了,然后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你赢了。”他们城家可是两个六千级!

    这边,擎天楼内,沙霏雪已经亲自做好了晚饭,才端上桌那人就回来了,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只是,瞒不过元帅夫人。

    “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这么高兴?”

    “稍后说给你听。”他脱下手套坐下。

    边上歌响非噘着嘴咕哝道:“我也要听。”

    歌灼月木这脸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八点,当睡前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