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混乱
    被‘威胁’一番之后,城畔生还是答应了击杀圣阙的任务,无力地趴在床上,听见了推门声后哀嚎了起来:

    “我的空青诶,你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空青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笑道:“不会有的,只要你还是城畔生。”

    青年瞬间僵住,翻身、坐起、拥抱一气呵成,“哈哈,不愧是我老婆,就是了解我!”

    她抿着嘴笑了,不住地推他,“吃饭了。”

    结果才拉开的距离又被某人死皮赖脸的消除掉,城畔生紧紧抱着她说道:“谢谢你。”能在这么烦躁的时候点醒我。

    就像空青说的:只要他还是城畔生,对机械的追求就不会停止,相应的,无数的烦恼也会找上门来,二者难以分离。

    “你偷偷端来的?”

    “母亲给你留的。”回来没过多久,空青就改口了,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婚礼,但是她早已被纳入了城家的一员。

    饱暖思***,说的就是现在的城畔生,只见他侧躺着,一手撑着额头拍了拍身边空出的位置,“老婆大人,今晚上就别走了。”

    说着精神力微动,房门便锁上了。

    空青小脸微红,不为所动,站起来说道:“我今晚上和妹妹睡。”

    暂且不说二人没有正式大婚,但是家中有几位实力强横的长辈在就不荣誉他们胡来,要是被听到了哪怕一点点动静岂止是尴尬可言?

    “你放心,被我改造过后这房子隔音可好了,可劲儿折腾都没问题。”

    轰,她的小脸变成了番茄,又羞又怒的将手中的托盘丢了过去,“不要脸!”

    说着就要离开,结果对方一句话她就忍不住回去了。

    “我的空青,过来。”

    绝对控制!

    看着老婆大人乖乖坐在了床上,城畔生坏笑着解除了等级天赋,结果不期然对上了一张冷若冰霜的小脸儿。

    咳~玩儿大了,他有些心虚的凑了过去,多久没看到这傲娇的小表情了,还有些想念来着,不过人还是得哄的。

    “乖,跟你闹着玩儿的。”

    “哼,太过分了。”

    还好还好,城畔生暗叹一声,将她的长发执起一缕放在鼻尖,幽幽的香气钻进了心尖上,“我们都好久没有亲近了。”

    “才两天。”冰雪消融改成微赧。

    结果还是没能说服成功,夜间福利被取消了,城畔生那个郁闷的。

    第二天一大早,城畔生昨夜被火气折腾了半宿,正是好眠的时候,。

    嘟~

    不理,将头埋进被子里。

    嘟嘟~

    用枕头挡住耳朵,继续睡。

    滴滴滴……

    当刺耳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的瞌睡虫终于被惊飞,翻出光脑,点开光屏。

    “特么的有完没完?!大清早的不睡觉啊?”

    迎上那一双双被黑青色包围的眼睛——这熬夜熬的,他一个睡足八个小时的大好青年顿时说不出话来。

    雷克多似乎给他发来通讯请求就已经是极限了,此时正坐在椅子上补眠,索雷尔倒是精神,还有余力给他买来早饭,顺便帮忙洗脸。

    下一秒,这通话框就被一群‘鬼’挤满了:这些面孔老树皮似的布满皱纹,眼睛因为熬夜而带着浑浊的东西,此刻狰狞的叫唤着仿佛要从这半透明的光屏中爬出来。

    “城机械师,你快回来吧~”

    “电极共振是什么鬼?极光共振是怎么演算出来的?!”

    “你快回来!”

    “我们等你!”

    城畔生顿时黑线,这帮老家伙竟然撺掇他们那病怏怏的部长通宵!

    “我说,给你们资料是用来研究的,不是用来拼命的。”

    但是同为机械师,他也知道这种劲头上来的时候怎么劝都是没用的,被这种连环夺命召唤想躲也躲不了。

    青年认命的爬起了床,收拾完毕后正打算好好吃个早饭,结果才坐下光脑就闪个不停,痛苦的撑住额头,对坐在旁边的地锦说道:

    “小丫头告诉母亲和你姐姐,就说我先走了,回来的时候会发消息。”

    说完后随手拿块煎饼便消失了。

    “唉?乖女儿,哥哥呢?”

    “嘻嘻,哥哥被天使召唤走了。”

    已经二十多岁的小丫头不改调皮的小性子,不过,召唤城畔生不是天使,是一群‘恶魔’。

    玄城正是上班的时候,无论是清晨那活力的朝阳还是神清气爽的笑脸都照亮不了研发部的黑暗,踏进去的一瞬间,明明是灯火通明却恶寒遍身。

    那一双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见他的一瞬间叮的一声亮了。

    “嗷嗷,你终于来了!”

    “小城啊,想死老头子我了!”

    这间只有在执行s级项目的时候才会开放的集体工作室面积将近两百平方米,靠墙的四周是各种仪器工具:冶炼炉、大型计算机、打磨仪等等。

    中间并列两张七米长、三米宽的白色工作台,上面稀稀拉拉的摆放着护目镜、工具箱之类的东西。

    此时这里就是地狱,到处都是材料,落脚的地方几乎没有!

    躲开那一个个老头子,城畔生走向工作台一头,皱眉看着这么吵都没有醒的雷克多,脸色有够难看的。

    “他刚才吃完早饭睡了。”

    索雷尔有些担心,将自己的外套拿过来给他盖上。

    城畔生一挑眉,“看来部长大人的人格魅力很强大。”

    “他很强悍,并且很努力。”即使身体很差。

    “别抱太大希望,先天不足就算是我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说着用精神力将青年笼罩住,被他器官衰竭的程度吓了一跳。

    明明四十来岁正值青年,但是他的器官却像是一个中老年人。

    足足半个小时,城畔生睁开了眼睛,“需要慢慢调。”

    周围传来了众多松口气的声音,索雷尔点了点头,真心的笑了,“谢谢你。”随后将部长大人转移到安静的休息室内。

    回来的时候,城畔生已经被老头子们包围了。

    “索雷尔,快来,快来,我们刚才没有演算出来的地方原来这么有趣!”

    青年没有立刻行动,而是看向城畔生神色有些微妙,“那个,老师他们,来了。”

    才说完,门就被轰的一声踹飞了,只见机械初始之地的众人穿着白大褂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笨徒弟,这么有趣儿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们?”

    流凰现在换了个发型,一头长发随意被束在背后,越来越奔放不羁了,还多了股沧桑大叔的气息。

    怎么办?现在能不能逃,城畔生有预感要惨了……

    三天后,大名鼎鼎的城机械师爬着离开了研发部,口中呢喃着什么。

    “风扬,对不起了,你就救我这一次吧。”

    此时被一众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包围的木风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