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议事厅
    莱美星人突如其来的强硬背后是圣师虚弱的事实。

    圣阙是他们的指挥官,是他们的信仰,更是莱美星人隐藏的最强的战力,他的蜕鳞期是人类取得胜利的最佳机会。

    但,这并不意味着手到擒来。

    内虚的时候,也是外防最坚固的时候,正是为了保护处于虚弱阶段的圣师,莱美星人绝对会誓死反抗,因此,人类这边的部署就显得尤其重要。

    “元帅,如果今夜就发动攻击的话,我们的战力完全不够!”

    负责击杀的歌灼月和城畔生会深入敌营,如果他们不能在战场前牵制住其他敌人,深入的两人就陷入被包围的危险。

    当即就有人反对这个时间出击,“至少要等到训练出五百个能完全掌握电极共振号的战士。”

    “五百个需要多久?”

    歌灼月这样一提问,反对的人却说不出话来,别看现在已经有三十个能完全掌握的人了,但这不意味着其他人也能如此,除了那2833届的怪物们,其他人需要更长、更长的时间。

    斐岩午一咬牙,说了一个数字,“三天。”这是保质保量的底线。

    “时间太长了。”

    实际上不用城畔生说,其他人也明白,三天,说不定圣阙早就度过蜕鳞期了。

    一时间,就连歌灼月都找不到好的办法。

    就在沉默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报告元帅,属下有一个建议。”

    众人齐齐看向发言人,尤其是城畔生,一看见他阴郁而冷漠的表情就忍不住挑了下眉,这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妙。

    “只是需要城机械师的同意。”方览钺补充了一句。

    此言一出,其他人大概都猜到了他的建议内容。

    “说。”

    再次被那眼神盯了一次,城畔生觉得浑身都凉了一下。

    “属下认为,与其等三天训练战机人员,不如采用更有力的武器。”他站了起来,“根据朱雀的构造,以现在的技术,集研发部和机械初始之地的力量,完全能在一天内造出战斗形态机甲。即使只有一台,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那个方案更好。”

    面面相觑,说的就是现在众人的表情,朱雀的力量有多强,放在现在恐怕没有任何机械能出其左右。

    三天等五百架电极共振号和一天内制造一架朱雀,怎么看都是后者更有利。

    二十多道视线同时放在了城畔生身上。

    只见他勾着嘴角笑了一下,说道:

    “说明一下,我现在手中的机甲设计图可比朱雀简单多了,一天别说一架,十架都是可以的。”

    然而,惊喜还没有降临的时候,又说道:

    “但拿不出来。”他似乎完全没看到那些怪异的表情,“严格说来,朱雀只能算是一个实验品,而我正在进行的研究又还没有完成,就算你们想要我也拿不出来。”

    他究竟是有意隐藏还是真拿不出来,众人一时间也想不出来,方览钺的面孔有一瞬间的扭曲,说道:

    “城机械师谦虚了。”显然他认为是青年是因为私心而不愿意交出来。

    城畔生被气得笑了起来,“事到如今我有什么必要谦虚?设计图确实已经完成,但是没经过检验和实验,绝不能用。”

    “已经完成了,又绝不能用?这是什么逻辑?”这次发问的是兰特斯中将,他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唉~城畔生捏了下眉头,这都是什么事儿,有气无力地解释道:

    “硬件部分就算了,关键是智能中枢,机甲的智能中枢都是高端智能,思维能力甚至不比人差,如果不能保证完美控制绝对不能将它们制造出来。”

    “说白了,要是制造出力量比人类强大,智慧比人类强悍的还不受控制的机械来,这根本是自取灭亡。”

    最后一句话将大部分人蠢蠢欲动的心瞬间震住,光是想想朱雀叛变的后果,他们便齐齐打了个冷噤。

    然而,有人信了,自然也有人不信,比如说方览钺,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继续争辩,仅仅只看了青年一眼便坐下不语。

    紧接着他们又不得不回到最初的难题中来:到底要怎么做?

    斐北翔趴在桌子上,虽然很没有礼貌但也正显示了在场所有人都心情,沉重而无力的。

    “有没有能折中的办法?”

    城畔生亦是在纠结,到底要怎么做,突然,灵机一动。

    众人只看见他从空间钮中取出了一个东西来,一时间也拿不准他要做什么。

    “办法也不是没有。”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来了精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这是从莱美星人手中得来的东西,专门干扰圣鳞号智能中枢的程序,有了这个,战胜圣鳞号就多了一份保障。”

    有了这个就能相应的减少对电极共振号的依赖,也就能减少等待的时间。

    “能控制多少?”

    城畔生斟酌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保守一些的回答:“同时能控制十架,给我一天时间还能做出一个来。”

    这绝对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歌灼月当即说道:

    “明天晚上发动攻击。”

    此时已经没有人反对。

    会议结束后,众人各自回家,只有城畔生厚着脸皮留下,“今天停课,小王子应该在擎天楼吧?”

    这货是认真!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神色一时间变得很精彩,尤其是城亘寰和城浩霖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

    歌灼月应了一声,然后率先消失,某人紧跟其后。

    “唉,算了,别管那臭小子了。”城亘寰拍了拍儿子的,让他消消气,说实话,如果能有那么机灵的小孩子叫他一声曾爷爷,就算不是亲的他心里也挺乐呵的。

    沙霏雪正在准备午饭,眼前一花就多了两个人,他们家元帅大人来去如风倒是习惯了,另外一个就很令人意外了。

    “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就是来蹭饭的。”城畔生无视某人的眼神,兀自和元帅夫人笑眯眯的说话,等女人去忙了之后便蹭到边上早就偷偷摸摸观察起来的小王子身边,一本正经地问道:

    “喜欢我叫你小王子还是响非?或者小风?”

    第一次有人这样问他的意见,歌响非认真地想了一下,“叫我的名字好了。”

    “那行,响非我问你一个问题啊。”城畔生蹲了下来,保持视线齐平,“议事厅里的画都是你画的?”

    小孩儿放下手中的书,强调道:“是我小时候画的。”一个六岁的小正太严肃的说道。

    沙霏雪在厨房乐得不行,就连歌灼月都忍不住停下了滑动光屏的手,看向这边。

    “那你现在的水平达到什么地步了?”

    城畔生认真的看着他,这股不寻常的气氛挑起了孩子父母的注意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