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二章 干爹
    忙了一天,现在正是安睡的时候,尤其是对军部众人来说,这样的睡眠时间仿佛是偷来的一般珍贵。

    虽然圣炎防护系统已经被处理过了,但是隔着这一层薄薄的光罩,月光依然带着微妙的红色,缺了一些宁静,多了几分妖娆。

    方览钺回到卧室的时候女人也醒了,“你好晚,明明没什么文件要处理,在做什么?”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

    结果才躺下,一双柔软的手臂便缠了上来,紧接着纤长而丰腴的贴近了怀中,“呵,我的身体已经养好了哦~”

    方览钺微微一顿,随后捻起女人精致的下巴,“你在向我索求什么?”

    难以想象,这个在他怀中娇嗔软哝的女人在军部被称为继晴天燕之后最有前途的军官,虽然和他结婚之后就退职了。

    “一个妻子能向丈夫索求什么?你说呢?”

    扶桑一翻身骑在他的腰上,一撩金色长发,在偷偷穿过窗隙的月光的照耀下圣洁而妖娆。

    “这就给你。”

    方览钺大手一挥,瞬间撕裂女人的睡衣,这是一场只有肉、体的给予,只有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本能。

    “呐,我问你一个问题。”扶桑娇喘着抱住男人,随他起伏,“有我、有小齐还不够吗?”

    才说完视线一转,她平躺在床上,被一双平静的双眼锁住。

    “这只是一个男人的附庸。”

    而他真正追求的只有那一个位置,说着猛地一用力。

    “嗯啊……”女人猛地扬起了修长的颈项,眼角流出一滴泪来,“那不要再害了……我妹妹……”

    “不用你过问。”

    距离发动总攻还有不到二十个小时,谁又知道今夜有多少人无眠,至少城家地下室现在还是灯火通明。

    城畔生无奈地看着那执拗的小家伙,做投降状,“我的小祖宗哎,这都多大半夜了,您老快去睡觉行不?小孩子是不可以熬夜的!”

    “不要!”歌响非挺起胸膛盯着他,不得不说真的有几分他父亲的气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明天停课。”好吧,他还会讲理。

    “所以你守着我做什么?刚刚不是给了你很多资料还不快去看。”

    他现在要做的工作不是很熟悉,容不得差错,这小屁孩儿又帮不上忙还会让他分心。

    “可是我想看你工作,顺便学习。”小孩儿似乎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礼,退让了两步,“我保证不会发出一点声响,不会打扰干爹。”

    很好,连撒娇都来了,虽然还是木着一张小脸,这反差萌该怎么说?

    毕竟是今天才收的干儿子,城畔生这样劝说自己,可以将就一下,便指着工作室中唯一空着的地方——门背后。

    “去那儿站着,这是我的底线。”

    双方各退一步,就这样保持住了和谐。

    见小孩儿乖乖站过去了,城畔生也戴上护目镜开始工作,拿出那个白色小正方体开始解析。

    将它放置在扫描仪下,被放大的结构便显示了出来,这是非常复杂的:它包含了数十种不同的分子构成,有外壳的,有内部材料的……

    城畔生要做的就是将它分析出数据,并‘复制’出来。

    歌响非悬浮在半空中避免被高高的工作台遮挡视线,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新上任的干爹一边拿着显微镜观察,一边用精神力在纸上画出结构来,标出各项数据,他不禁哑然,还能这样操作?!

    不过两个小时,这关乎莱美星圣鳞号智能中枢的东西就被他摸了个清。

    接下来就是最麻烦的时候,他们手中没有现成的材料,只能合成。

    这是最考验机械师的技术和判断力的时候,要选择什么性能的材料才能达到被复制品的数据,而且在高温环境下,各种金属的性能都会发生改变,包含了极多的变数。

    “这种时候,为了保险一般采用最接近被复制品性能的材料为主,然后慢慢往里面少量添加其他用来弥补其不足的材料的方法。”

    歌响非一愣,明白过来他干爹是在给他上课,便乖乖掏出空间钮里的小本子记下来,也不说话。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平时的经验积累,不要相信那些所谓的攻略和守则,要记着,作为机械师是没有捷径的。”

    在说的时候,城畔生一股脑儿往冶炼炉中丢了几种材料,不断用精神力调整其受热程度。

    歌响非:“……”这就是经验积累到了任性的地步吗?

    很快,一块除了颜色不同外,其他数据和原件不差分毫的材料就出炉了,紧接着是其他部分的材料……

    等城畔生完美复制出硬件的时候,小孩儿已经靠在门边睡着了,看了看时间,嗯,凌晨四点。

    “到极限了。”毕竟才六岁。

    说着将小孩儿放到了一边并列放着的两张椅子上,用精神力拿来一张仔细去尘消毒的毯子给他盖上,然而继续工作。

    当戴上光学拟态眼睛之后,饶是他也不由得头皮发麻,暗叹道:幸好这些智能中枢是从人类这儿学去的,不然光是翻译就能弄上大半天。

    由于这个控制程序的特殊性,它本身的构成就隐含了不可复制的程式,只能手动复制,工作不难,但是麻烦。

    需要将内部的数据以光学拟态展示出来,这个过程枯燥而麻木,就像是小时候被罚抄卷子五十遍的感觉。

    不过,它只需要抄一遍,但却足够挑战耐力,这里有多少数据,不知道,至少以他每秒五十的手速,至少也得到中午去了。

    城畔生一边盯着面前不断跳动的光屏,盯着上面滚动的数字代码符号,双手不停在另一张光屏上输入,仔细而无聊。

    歌响非是被细微的滴滴声弄醒的,准备翻个身,迎接他的却是自由落体,在鼻尖碰地之前的用操纵领域救了自己。

    “醒了就去洗漱,要吃午饭了。”

    小孩儿迷迷糊糊爬起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结果他干爹还在那边十指如飞,不得不说,这认真的样子看起来有点陌生。

    呆了一会儿之后,乖乖点了点头,顶着有些凌乱的银色呆毛去了一楼,沉默着履行之前的保证。

    等在空青的帮助下洗漱完毕,换上了城母亲手买的衣服之后,他干爹也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上了二楼。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神清气爽的坐在了餐桌边,没等多久,歌灼月夫妻俩也来了。

    “来来来,庆祝我们家多了个小少爷!”地锦高兴得不行,终于能让她站在迎接新成员的一方了,她要让小王子感受到当初他的感觉,幸福的。

    城畔生拍了拍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孩儿,“等忙完了再举行酒宴。”

    “顺便也把你小姑姑嫁出去。”晴惟云笑着补充了一句。

    “啊呀,妈~”

    这是一场非常热闹的家宴,只是,在热闹背后,是孤注一掷的祈祷。

    一切都在今夜!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