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5章 我帮你脱
    等到了来到卫生间的时候,凌奕臣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抱着席简夜,也没有要放下她的意思。

    席简夜不由得紧张起来。

    席简夜红着脸对上凌奕臣的眼神,紧张地问道:“那个,已经到卫生间了,你可以出去了。”

    听到这话,凌奕臣一言不发,慢慢地把席简夜放了下来,让她站直,一双如湖般深邃的眼眸中迸发出些许**。

    只见凌奕臣勾着唇瓣笑了笑,然后又俯下身,在席简夜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要不然,我帮你洗?”

    席简夜听到这话,顿时瞳孔放大,惊讶地看着凌奕臣,一阵心慌:“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但是凌奕臣仿佛没有把席简夜的话听到耳中。

    他慢慢地走到了浴缸旁边,健硕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扣,开始有温热的水在浴缸中缓缓流淌。

    他试了试水温,似乎觉得可以,重新收回了自己的手。

    再一次走到席简夜的面前。

    席简夜以为他就是帮自己放个热水,马上就会出去。

    没想到下一秒,趁着防水的这个间隙,凌奕臣又一次欺身上来,一个反手就把席简夜抵在了墙壁上,至上而下暧昧地打量着她。

    席简夜咽了咽口水,眼神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

    却不曾想这样的眼神对男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凌奕臣的喉头滚动着,然后,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唇瓣,慢条斯理地吮吸着。

    席简夜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手臂只能无力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而这个时候,水也正好放满了浴缸。

    凌奕臣顺势就把席简夜抱了起来,往浴缸的方向走去。

    “咳咳咳,水已经放好了,你出去把。”席简夜大口地吸了一口气,呼吸都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

    “我说了我帮你洗。”凌奕臣的语气不容置否。

    “不用了不用了,真的,我这么大个人了,不就是洗澡吗,我还是会的。”席简夜打着哈哈对凌奕臣开口说道。

    凌奕臣的眼神落在她诱人的晶莹剔透的嘴唇上。

    “如果你不让我给你洗,我就继续吻你,直到你答应为止。”凌奕臣也是一副十分无赖的样子,挑着眉对着席简夜开口。

    席简夜闻言,脸上划下几条黑线,刚刚的那几个吻,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如果再被凌奕臣继续吻下去,那今天晚上自己怕是不能洗澡了。

    而且,反正自己也被凌奕臣看过了,再多一次,应该也无所谓吧,抵死抗拒反而显得太过矫情了。

    这么想着,再加上凌奕臣的鼓动,席简夜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咬了咬牙答应下来。

    凌奕臣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我帮你脱。”凌奕臣的手很快地攀了上去,落在了席简夜胸前的扣子上。

    她有些紧张,低头看了凌奕臣一眼,发现他是在很认真地帮自己解开扣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最后,席简夜只觉得胸前一凉,凌奕臣已经褪去了她身上所有的障碍。嗨,国民校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