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1章 孩子的父亲是谁
    席简夜莫名其妙,凌奕臣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难道是吃了烧烤以后,好吃到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吗?

    她白皙的手指摸了摸脸上,一脸奇怪地看着凌奕臣,然后开口问道:“我脸色有脏东西吗?”

    “没有,走吧。”凌奕臣收回目光,淡漠地说道。

    “嗯?真的没有吗?”席简夜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凌奕臣,自己脸上如果没有什么东西的话,为什么对方会一直盯着自己看呢?

    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拿出手机来照了照自己的脸,确定真的没有什么脏东西了以后才送了口气。

    “好吧,那我们就走吧。”席简夜对着凌奕臣轻松地说道。

    凌奕臣薄唇紧紧地抿着,夜色下深邃的眼神落在席简夜的身上,心底有些复杂,某些道不清的情绪让凌奕臣觉得十分奇怪。

    自己对席简夜还真是不一样,这个女人竟然能让自己屈尊降贵跑到这种大排档陪她吃烧烤。

    如果放在以前,这还真是不可想象。

    这种莫名的感觉真是让凌奕臣觉得有些失控,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另外一边,医院里面。

    医院走廊里面。

    井上存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一个保温桶,递到井月兮的面前,“喝点鸡汤吧。金银饭庄大厨炖的。”

    井月兮点了点头,“义父,你也喝。”

    “义父喝不下去。”井上存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她的身边。

    “义父,总归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们两个也有养育之恩,月音哥哥他。。。不会恨你的。”井月兮安慰的说道。

    “总归是我让月音和父母分离,一切都是我的错。”井上存看起来,短短的几天,就如同老了十多岁一样。

    两鬓斑白,精神也差了许多,看起来十分的憔悴。

    “义父,来,多少喝一点吧。”井月兮打开了保温桶,浓重的鸡汤味道,扑鼻而来。

    蓦地,她只觉得胸口无端的涌出来一阵阵的难受,她丢下保温桶,苍白着一张小脸儿,就捂住嘴,朝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奔去。

    “月兮!”井上存看着井月兮的背影,有些担忧的叫了一下。

    他想也不想,站起身来,就朝着洗手间的地方走了过去。

    两只双手撑着洗手台,井月兮忍不住一阵阵的干呕。

    可是吐了好几下,也吐不出什么东西。

    但是胸口一直都难受的厉害,并且还有些闷闷的。

    井上存站在洗手间的门口,担忧的问道,“月兮,你怎么了?没事吧?”

    “可能吃坏肚子了吧。”井月兮冲井上存摆了摆手,脸色还有些苍白。

    “这两天你担心的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怎么可能吃坏肚子?”井上存微微皱了眉头。

    井月兮又撩水,漱了一下口,然后擦了擦手,“可能是肠胃有问题了吧,最近一直都这样子,吃不了什么东西,一吃就想吐。”

    “一吃就想吐?”井上存虽然对于怀孕生子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却也知道,女人怀孕是什么症状,嗨,国民校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