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风鸢 修改版
    1933年8月13日下午三点,上海市,上海四马路。

    跑马厅口的有着“远东第一大剧场”之誉的天蟾舞台。

    天蟾舞台的隔壁──云南路7号,是一幢小楼,房子内侧的房门与天蟾舞台的楼梯相通,

    楼上有一家“福兴布庄”,这里是**的一个重要联络点。

    下午3点12分,一阵阵的喝彩声,从天蟾舞台传过来。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站在了窗口,看着楼下的人群。

    他是**特委的情报二科的科长楚天,今天,他要与一个情报人员接头,那情报员会向他传递一份情报。

    “应该快到了!”楚天点了一支烟,穿上了衣服向楼下去去。

    下到了楼下,楚天环视了四周,便认准了一个地方,向前走去。

    那地方就是一个街心公园,很小的面积,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两排木排椅,可以供人休息。

    楚天看了看手表,3点25分,离约定好的时间差五分钟。

    他与对方接头了十几次,每次对方都是准时到达。所以,楚天便坐在排椅上,眼睛不时地扫视着四周。

    这时候,在楚天的左边五十米远处,有着两台汽车,其中的一台车内,一个三十多岁的瘦个男人问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你确定楚天是去见他的下线?而不是来约会的。”

    那个年轻的男人马上说:“队长,我敢肯定他是接头!我盯他已经半个月了,他上次来这个地方时,就有一个人与他见面。”

    队长点头,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车子不要熄火,看他同谁接头,接上头后,再一起抓。”

    司机答应了一声,启动了车子,掏出了一支烟点燃。

    对于面临的危险,楚天金一点觉察都没有,他坐在亭子内的椅子上,也点了一支香烟,眼睛看向了左边的那条路。

    就在汽车上的人盯着楚天,而楚天看着左边的路时,从右边的路上过来了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

    他就是楚天要见的情报员风鸢,今天他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党内有叛徒出现,所以他来报警。

    在动身前,他感到了右眼皮一个劲地跳,让他心生警惕。

    所以他将情报复制了一份,放到了一个地方。

    平时,他都是从左边走来亭子的,今天,他改了一下,决定从右边过来,看看有什么情况没有。

    就在风鸢确定四周是否存在危险,没危险的话便去跟楚天接头时,意外发生了。

    “呯!”一声枪声,响彻在四马路的跑马厅口。

    听到了枪声,街上的人都纷纷向着两边的店铺躲去。

    楚天听到枪声,心一惊,但是他没有起身,只是低头扫视四周。

    风鸢听到了枪声,但是他知道那是鞭炮声,因为他从小到大,放了不少的鞭炮,知道鞭炮与枪声的区别。

    事情还真的是他猜测的一样,原来是三个小孩,站在天蟾舞台的门口点炮仗,一分钟后,又是两声鞭炮响起。

    风鸢知道分辨出鞭与枪声的不同,但是那车上的人却分辨不出来。两台车子上的人都紧张起来,他们将枪都拿了出来,打开了保险。

    “别惊慌,是鞭炮声。”那队长也分辨出来了。

    得到了队长的通知,两台车子内的人才安静下来。

    刚好风鸢对这两辆车有怀疑,所以他便注意着后面的一台车,正看到了车上那几个人拿出枪来。

    “有敌人,他们盯上了楚天。”风鸢一听,心中着急。

    他必须马上通知楚天,并掩护楚天拿到情报离开。

    因为只有楚天才能同上级联系,并能向上级汇报叛徒之事。

    所以,就是自己死了,也要保护楚天离开。

    想好了后,风鸢马上跑到了一间没人的杂物房,打开自己手上的一个布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套乞丐的服装。

    穿上了乞丐服后,风鸢再将自己的头发弄脏弄乱,脸上抹上了脏物,化装成为了一个乞丐。

    将袋子丢掉,风鸢从身上掏出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

    他将枪的保险打开,然后将枪插在腰上。

    弄好了这一切后,风鸢才拿着一个破碗向着街上走去。

    到了街上,他进了几家店铺,但被人赶了出来。

    于是他便向那两台车子处走去,站在了两台车的边上,向一个过路的妇女讨钱。

    那妇女呸了一声,又骂了一句,马上走开了。

    风鸢装作气愤的样子,也向着那妇女吐了口水。

    然后骂骂咧咧地向着亭子走去,到了亭子边,向着坐在亭内的楚天伸出了破碗。

    楚天没有认出风鸢挥挥手,让风鸢离开,他马上要接头了,不能分心。

    但是风鸢不肯罢休,又上前了两步,再次伸出了破碗。

    “不要说话!不要惊奇!我是风鸢。”风鸢做了一个手势。

    楚天马上认出了风鸢的手势,他感到了情况不对。

    “右边街边的那两台车子内的是国民党特务,他们一直在盯着你,肯定是等我们接头后动手。在四号信箱,有重要情报。你马上走,我来阻住他们。”风鸢说完,接过了楚天递给的钱,向着左边走去。

    楚天递过了钱后,掏出了烟盒,装作点烟的样子。

    可是,他在点烟的刹那间,一个纵身,向着云南路7号的那一幢小楼跑去,那速度非常地快。

    坐在车内的特务队长马上命令道:“下车追!不能让他逃了。”

    两台车子内的特务们都跑了出来,向着楚天逃的方向追去。

    “站住!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队长喊着。

    楚天没有理会,继续跑着,马上就要到楼下了。

    这时,特务们开枪了,子弹没有打中楚天。

    风鸢这时已经到了左边的一颗大树处,见状,马上掏出了驳壳枪,击毙了一个正瞄准楚天准备开枪的特务。

    特务队长马上喊道:“那个乞丐是共党,去五个人抓住他,其他的人跟我去抓楚天。”

    特务们马上分成了两路,一路向云南路7号追,一路向着风鸢的所在地扑来。

    而这时,听到了枪声的警察,也有二十人跑了过来。

    幸好的是,楚天在风鸢的掩护下,跑上了二楼。

    进入二楼,他马上拿了一个包就出来了,一出来,楚天就发现,有几个特务已经开始上楼了。

    楚天利用门作掩护,马上拿起枪,对着特务们射击。

    “呯!”一声枪响,那个上楼的特务滚下了楼。

    剩下的队员一看,吓得分散找掩护物,并向楼上开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