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牺牲 修改版
    这时,楚天发现风鸢的处境很危险,风鸢被二十多个警察和几个特务包围了,冲了两次都没有冲出去。

    这时,一颗子弹射向了风鸢,正中风鸢左胸。

    风鸢中弹后,看了一眼楚天,向后倒去。

    刚好他的身后,是一个下水道的出口,于是,风鸢的身子掉进了下水道里。

    特务和警察包围了下水道,向着下水道开枪。

    过了几分钟,一个警察进入了下水道,很快他便出来了。

    “没人,可能是被冲向大海了。”那警察说道。

    一个特务说:“我那一枪瞄准了他的心窝射的,他肯定死了。”

    特务队长听了汇报后,便让所有的警察与特务都到云南路7号的楼下,合力抓捕共党份子楚天。

    这一次冲上来的是警察,可是他们只冲到一半便退了回去。

    因为楚天开枪击毙了一个警察,其余的吓回去了。

    杀了一个警察后,楚天立即退到与天蟾舞台的楼梯相通的房门处。楚天看了一眼风鸢掉下去的下水道,又看了一眼正在楼下向上开枪的警察和特务,马上提起一个小皮包,越过天桥,跑去了天蟾舞台,又从天蟾舞台门口上了一部黄包车,离开了。

    十分钟后,没有听到楼上回击的枪声,警察被逼冲上了二楼。

    但是他们扑空了,楼上什么也没有。

    特务队长站在与天蟾舞台的楼梯相通的房门处,看着天蟾舞台那热闹的人流后,摇了摇头说:“跑了!”

    一个小时后,在城南的一个小餐馆外面十米的一块石头底下,脱离了危险的楚天翻开了石头,拿到了一个密信。

    而后,他便离开了信箱所在地,回到了自己的备用住处。

    将密信内的内容,看了几遍后,楚天马上写了一份电报稿,将密信的内容发给了上级:“党内有叛徒,敌人马上要开始抓捕行动……”

    在电报的最后,楚天写道:为了掩护我,风鸢牺牲了!

    刚将电报发出,楚天还没关机时,他发现不妙了。

    他布置在外面的警戒的铃声响了,有人进院子了。

    这间屋子里,除了他,没有人来的。

    那只有一种可能,敌人找到了自己的备用住处。

    而知道自己的备用住处的只有两个人,肯定他们两人中有一人是叛徒,这情报必须告诉上级。

    楚天瞅准了一个正要偷进屋来的特务,一枪毙命。

    其他的特务吓得马上跑了出去,不出去会死人的。

    这当口,楚天马上跑回发报机前,继续接着拍发电报:“我在备用住处被包围,知道我这地方的只有两个人,张杰与黄河。首长们,战友们,永别了!”

    这时,门外已经冲进来了十几个特务。

    在特务中间,楚天发现了一个熟人──张杰。

    “交出密码本,投降党国,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一个特务头子高声喊道。

    楚天没有理他,继续发报:叛徒来了,张……

    “呯!”一声枪响,楚天的胸口洴出了血花。

    “你为什么要开枪?我要活的。”特务头头甩了张杰一巴掌。

    “处长,他在发报!”张杰摸着脸,指着楚天说。

    这时候,楚天忍着疼痛,弯下了身子,向下扑去。

    在他扑倒的同时,他的手快速地拉开了身下的手榴弹束。

    绑在一起的三个手榴弹,冒出了火花。

    “手榴弹!”特务头头马上将张杰向他的身前一推,然后自己向着屋处跑去。

    其他的特务也向着屋处跑去,个个争抢着先出门。

    “轰隆!”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楚天与电台都被炸得四分五裂,没有跑出去的三个特务也被炸死了。

    特务处长看着逃了出来的张杰:“下一个要抓的共党是谁?”

    “我知道有一个联络点,明天共党会派人来接头。”张杰说。

    “立即去那个地方设伏,一定要有收获。”

    特务队长看了一眼被炸的屋子,带着人离开了。

    就在楚天牺牲的时候,洪波醒了过来。

    他被冲到了出海口处,被一个横着的木板拦住了,才幸运地没有被冲下海中去。

    如果在他昏迷的时候,被冲入大海,那他就没命了。

    清醒过来的洪波,取下了木板,将其竖向,然后抱着木板跳入了海中,向着附近的一个海湾游去。

    有了木板的浮力帮助,洪波很快到达了海岸边。

    上岸后,他从左胸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酒壶,美军喜欢用的扁酒壶,可以装半斤酒。

    洪波早上离开家时,就装了半斤好酒,准备带给楚天。

    结果,国民党特务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胸,击在了酒壶上。

    酒壶被击穿一面,另外的一面没有击穿,所以子弹没有进入洪波的身体,于是,酒壶救了洪波一命。

    壸中的酒已经漏干净了,洪波看了看酒壶,这个东西不能显出来,否则别人知道自己中枪了。

    两手摸抚着酒壶,洪波说道:“谢谢你了。”

    然后,他将酒壶在海岸边找了一个地方埋了起来。

    埋好了酒壶,洪波用海水将自己洗了洗。

    现在的他不再象乞丐了,虽说衣服有些脏破,但脸上是干净的。

    该离开了,洪波便离开了海边,来到了离海边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子,顺手买了两件衣服──上衣和裤子。

    只所以是买,是因为他在偷衣服的地方,放上了一块大洋。

    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洪波换上了买来的衣服。

    这衣服已经凉干了,穿到身上没有潮湿感觉,外人也看不出来。

    将那套乞丐服,找了一个地方埋了起来。

    洪波现在要回去看看,楚天逃出去没有。

    一个小时后,洪波回到了云南路外面,在一家服装店买了一套西装,里外全买齐,又去鞋店买了一双皮鞋。

    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将衣服全换了后,洪波面目一新地再一次来到了云南路7号。

    几个警察正在盘查来往的人群,也拦住了洪波。

    “这里警戒了,滚一边去!”一个警察推了洪波一下。

    “啪!”洪波一巴掌,打在了那警察的脸上。

    那警察感到脸上火辣辣的,马上端起枪对准了洪波。

    洪波抓住了那步枪,抵在了自己的肩上:“有种你就开枪,开完枪后,你全家都得去给你陪葬。”

    警察一看,这共党真的猖狂,还敢威胁警察。

    这时,远外的一个警长喊道:“放下枪!不放枪老子毙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