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蓝衣社
    听到了警长的话,那警察兴奋了起来,对着洪波说道:“松开抓枪的手,不松手老子毙了你!”

    这时,那个警长已经来到了洪波的面前:“妈的个巴巴,你眼睛瞎了,敢这样放肆?”

    说完后,那警长举起了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街上的人都听到了巴掌声。

    洪波笑着脸看着那警长,而那个警察却是丢了枪,用手捂住了脸。

    “长官,为什么打我?”那警察眼泪都出来了。

    “打你是救你!”警长低头在那警察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打了你,公子就不会再杀你了。”

    “公子?”警察打了一个冷颤,他想起来一个人。

    “这位就是洪波公子。”警长抬高声音说道。

    “啪!啪!啪!”三声巴掌声响起,那警察在打自己的脸。

    “打足二十下!”洪波说完,丢下一块大洋,跟着警长走了。

    那个扇自己的警察马上抢到大洋,接下来便劲地扇自己的耳光。

    “那家伙真幸运,自己扇自己二十下,却得到了一块银元。”旁边的几个警察羡慕地看着那扇自己的警察。

    洪波跟着警长来到了云南路7号,正准备上楼时,被人拦住了。

    拦住洪波的是一个特务,警长忙说:“我们要去见局长。”

    特务不客气的说道:“没有我们股长的同意,谁都不准上去。”

    洪波马上吼道:“你算哪根葱,在上海的地面上,敢这样同老子说话,信不信我让你明天见不到太阳。”

    “哟!这是谁家的少爷?竟然将我们蓝衣社不放在眼里。”一个声音从二楼的楼梯口传下来。

    蓝衣社?洪波马上知道了对方是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

    “蓝衣社?我可是听说蓝衣社是穿蓝衣的,你们穿的是什么?”这个时候,洪波不能软下来。

    “穿什么衣服,是我们的权利,我到是觉得你有些面熟。”那个先前说话的蓝衣社的人的边上的一人开口了。

    洪波也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在亭子外面的车内的特务头头。

    不过他见到的洪波是穿着乞丐服装,而现在的洪波是公子少爷。

    那个队长感到洪波有些熟悉,但是他不知在哪里见过洪波。

    “什么回事?”蓝衣的股长,发现了队长的表现。

    “这个人好象很熟悉,在哪里见过呢?对了。”那队长记起了。

    “在哪里见过?”蓝衣社的股长马上追问。

    “这人的身材,很象那个乞丐。”那个队长说道。

    蓝衣社股长马上一挥手:“将这人抓起来。”

    立即有两个特务上来抓洪波,洪波哪能给他们抓,发力打倒了一个特务,另一个特务马上掏出了枪。

    “干什么?”这时,警察局局长从楼上跑了下来。

    “这人是共党!”蓝衣社股长说道。

    “他是共党?哈哈哈!”警察局长笑了起来。

    这时有几个警察过来,将洪波护在圈内,与特务对恃起来。

    “他是什么人?”蓝衣社股长看着被警察保护的洪波问。

    “洪波,我的亲外甥,我妹妹的儿子。”警察局长说。

    “哦!原来是上海的四大公子之一。”蓝衣社股长这时也把握不住了,一个在上海臭名远扬的公子,会是共党?

    蓝衣社股长看向了那个队长:“你能确定他是共党吗?”

    那个队长吱吱唔唔地说:“我觉得他的身材与那乞丐相象。”

    “身材相象?”这时洪波笑了:“我觉得你的身材与牢里面的共党头子相象,那你就是共党了。”

    几个警察连连点头:“波公子一说,我们也认为他与我们牢里面的那个逃跑的共党象。”

    警察局长咳嗽一声:“不要瞎说,这是蓝衣社的人,怎么会是共党呢?除非他打入进来的。”

    那个队长一听,慌了:“股长,你别信他们的,我可不是打入进来的,我是混进来的……不是,我是花钱买进来的。”

    蓝衣社股长制住了队长的胡言乱语:“除了身材象外,你们还有什么能成为证据?”

    队长马上还乱说了:“有,我们有证据。”

    “什么证据?”蓝衣社股长与警察局长同声问。

    “我们的人开枪击中过共党的左胸。”队长兴奋起来。

    股长让队长将那开枪的特务找了过来:“你开枪打中了共党?”

    那特务对天发誓地保证道:“打中了!我们的几个人看到了,还有警察也有人看到了。”

    几个特务都点了头,警察也有人点头。

    “搜他的身,看他的左胸是否有枪伤。”蓝衣社的股长说。

    “不准搜!”警察局局长吼道。

    “为什么不准搜!”蓝衣社股长转身问警察局长。

    “他是洪家的人,是上海的有头有脸的人。”警察局长说。

    蓝衣社股长冷笑道:“什么洪家?我不知道,我不需要给人脸面,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就向上司汇报,你包庇共党。”

    洪波马上拦住了要说话的警察局长:“你想要看我身子,我可以给你看,如果我身上没有枪伤,那么你今天对我们洪家所说的话,所做的一切,就要承担后果,后果就是,我与你不死不休。”

    说完后,洪波址开自已的衣服,将上衣全部脱下。

    没有了上衣,洪波的身子露了出来,在他的上身,没有一外枪伤,就是红块都没有。

    “老子再将裤子脱给你看。”洪波说着去脱裤子。

    可这时候,那个蓝衣社的股长已经走了。

    “你逃不了的,洪家的仇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洪波对着那蓝衣社的股长喊道。

    蓝衣社的股长冷笑道:“笑话,我岂怕你一个土老冒。”

    警察局长也冷笑道:“黄泉路上,一路好走,不送了。”

    蓝衣社股长正要回话,这时一个老特务拉住了股长。

    “股长,你还是早点跑吧。”那个老特务说道。

    蓝衣社股长不解的看着老特务:“你也被他们几句话吓住了吗?”

    “股长,洪家最上头的是与蒋委员长有关系,中间与戴笠的特务处有关系,下面与青洪帮有关系。”老特务说道。

    蓝衣社股长一下子傻了,他竟然当众脱了洪家大少的衣服,这个仇,解不了了。

    “快走!”蓝衣社股长喊了一声,带着人快速离去。

    穿好了衣服的洪波对警察局局长说:“舅,送我去上三堂。”

    上三堂是青帮的议事大厅,洪波这是要动手了。

    “要做就快点,不然的话,老蒋来电话后,就不能再动手了。”警察局长对洪波说道。

    洪波点点头,坐上了一辆警车,离开了云南路7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