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报仇
    青帮的上三堂,堂主黄国荣正在看戏班子唱堂会。

    一个帮众过来,在黄国荣的耳边说道:“师傅,洪家大少来了。”

    黄国荣一听笑了:“正愁没人凑角,打牌的来了。”

    这时,刚好洪波走了进来:“大表叔,我不是来打牌的,我是来借人借刀的。”

    黄国荣一听,咪起眼:“你小子又与谁家公子抢女人了?”

    “没有的事,我是要报仇。”洪波一屁股坐下。

    “报仇?谁欺负你了,给我说,我宰了他。”黄国荣说。

    “一个蓝衣社的股长,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我的衣服脱了。”

    接下来,洪波将情况说了,听得黄国荣眉头皱了起来。

    黄国荣与洪家的老爷洪江关系很好,拜了把子的。平时喜欢洪波,象自己的小孩一样。

    现在听到蓝衣社的一个小罗卜头,竟然将洪波的衣服脱了,这种耻辱可不是骂几句可以抵消的。

    “你想怎么办?”黄国荣看着洪波问。

    “他是公家人,不杀他,只将他的手脚打断。”洪波说道。

    黄国荣点头,只要不杀人不死人,弄残一个人小意思了。

    “老八!”黄国荣喊来刚才的那个帮众。

    “师傅!”那个帮众来到了黄国荣的面前,脸上没有表情。

    “跟小波走一趟,将那个蓝衣社的股长的手脚全废了。”黄国荣说道,仿佛是安排杀鸡一样。

    那帮众点点头,跟着洪波出了上三堂。

    “师弟,你说怎么弄?”那帮众一出上三堂,脸上有笑意了。

    洪波喊了一个警察过来:“人在哪?”

    “洪少爷,他们正向关口走去,路上我们安排了车子挡路。”警察殷勤地说道。

    洪波丢给他一块大洋,让他带路。然后转身对青帮的人说:“做完了事后,我请大家伙百乐门。”

    众人一齐叫好,上了车,急驶而去。

    行驶了十五分钟后,他们抄小路赶到了翠云巷。

    这时,那蓝衣社的股长带着三十多人刚走到了翠云巷的入口。

    他们没想到洪波会在这里等着他们,所以开着车子闯了进来。

    车子一进巷子,在巷子的前面,突然闯出了一台大卡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随后,后面也是一台大卡车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同时,在两边的墙上,伸出了几十支手枪。

    随后,洪波的声音响起:“除了股长与那队长外,其他的不相干的人请退出去,枪弹无眼。”

    跟在股长身后的那二十多人一听,唰地一下子,全部举起手跑到了另外一边,与股长隔远了。

    “洪波,我是政府的人,你敢动我?”股长装腔作势道。

    洪波冷笑道:“政府是政府,人是人,杀你一两个,我看蒋伯伯能将我怎么样了,大不了我去他家外站一天。动手!”

    洪波的喊声一起,立即从两边围墙上跃下了上十个帮众。

    那股长见此情况,知道洪波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他便对队长说:“开枪杀!杀一个是一个。不杀,他们也要杀我们的。”

    那队长也听话地掏出了手枪,对准冲来的人。

    这时,围墙上一声枪响,那个队长的手血淋淋的。

    洪波一枪击中了那队长的手,手上握住的枪也掉在地上。

    而股长看到了情况后,马上举起双手,吓的不轻。

    通过队长的试探,他已经知道了,洪波敢杀他们。

    现在,他只愿洪波羞辱他一番,最多脱掉他的衣服。一还一。

    冲过来的人跑到了股长的面前,一个帮众上前去缴股长的枪。股长也是递出枪来,可不知怎的,股长手上的枪响了,子弹击在了一个帮众的左腿处,擦破了一点皮。

    “他反抗杀人了。”那个受伤的帮众喊了起来。

    同来的几个人一个听,马上拿枪,对准股长便射。

    子弹打在了股长的手脚上,最后股长倒在地上。顺带着,那队长也沾光了,子弹也光顾了他的手和脚,他也躺了。

    待收缴了股长与队长的枪后,洪波才从围墙上跳下来。

    来到了股长的身边,洪波搜查了股长的身上,竟然让他搜出了三千块大洋的本票,还有一百多块现洋。

    那个队长的身上,也搜出了一百多块现大洋。

    看了看股长与队长,洪波啧啧几声:“恭喜二位,今生可能要在床上躺着舒服一辈子了。将我洪家不当回事,那我就将你的命不当回事。我不杀你,让你去南京告状去,看看政府怎么处理我家。”

    说完后,洪波对那些举着双手的蓝衣社的人说:“你们将他带回去南京,就说是我干的。”

    说完后,命令让开了前面的挡路的大卡车。

    那二十多个人不敢停留,马上上了车,带着受伤的两个人向着南京方向开车而去。

    等那车子走了,洪波将大家喊了过来,警察与帮众有四十个人,每个人分了五个现大洋。

    “五个大洋,够你们快活的吧?”洪波问道。

    三十个帮众一起点头,只要一个大洋,就可以快活一整天。

    洪波将两千大洋的本票给了黄国荣的徒弟:“师兄,这个带给我大表叔,让他可以多输几次。”

    那个徒弟笑着收了本票,洪波将另外的一千大洋给是了一个警长:“这本票给是我舅。”

    收好了钱后,帮众回去了,警察则是护着洪波回去洪府。

    这边分钱分的高兴,那边的蓝衣社的人则是快车离开了上海。

    他们不敢在上海停留,所以股长与队长的伤一直拖到了苏州才敢去医院,这一路上的血流了不少,两人都脱虚了。

    等到了医院后,要做手术了。可问题又出来了:没钱!

    他们的活动经费让洪波给搜走了,而且一块大洋不留。

    二十多人每人掏出身上的钱,才将两人送上了手术台。

    随后,他们给南京打电话,将情况向南京作了汇报。

    南京蓝衣社总部的负责人一听,大发雷霆,马上跑去了老蒋的官邸汇报,要求惩罚洪波。

    老蒋看着蓝衣社负责人说:“你没凭没证,诬陷洪家大少是共党,随后又光天化日之下,脱人家的衣服。人家没杀你,已经是给我的面子了,否则的话,他杀了人,我也奈何不了他。”

    蓝衣社的人一听,得了,这枪子白挨了。

    上面偏向洪家,蓝衣社暂时对洪家没有办法。

    但是,从此之后,洪家与蓝衣社的仇是结下了。

    洪波对于蓝衣社的警惕,也是放到了最重要的关注上。

    第二天,洪波知道了一件事情后,他后悔没有能杀了那个股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