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戴笠
    洪波什么都不问,马上说:“二表叔交待就是了。”

    戴笠点点头:“知道隔壁昨天发生的事吗?”

    洪波说:“今天早上一起来,全上海的人都知道,这不是有很多人都来这里看稀奇吗。”

    “报纸上讲的有些片面,这个共党不是英雄,他是党国的害虫。你们年轻,不要被外表那些视死如归的样子所迷惑,他是走投无路。”戴笠看出了洪波脸上的崇拜神色。

    洪波笑了:“二表叔你知道,我从小喜欢看水浒。”

    “知道你崇拜英雄!但要分清楚,为党国而死的是英雄,与党国对立的就是反贼。知道吗?”戴笠说道。

    “知道!”洪波马上大声说道,不能让戴笠怀疑了。

    “这案子本来是你昨天赶出上海的蓝衣社负责的案子。结果他们没办好,让共党引爆了手榴弹。后来又被你一吓唬,他们便没有再追踪下去,离开了上海回南京去了。”戴笠说。

    洪波马上辩解:“真不是我赶他们走的。”

    “别说屁话了,你都请了黄国荣的人,他们不跑等死啊?”

    洪波不辩了:“可我只将为首的那两个打残了,其余的人都没有打他们,他们自己举手投降的。”

    “呸!一群怕死鬼。”戴笠骂了一句笑着说:“你将人家的头头弄残了,他们就只好离开了。本来他们今天晚上要设埋伏抓共党的,结果,去了南京一个个都被关了禁闭。于是,我们的机会来了。”

    洪波越听越觉得不对,戴笠为什么要同自己说这些话。

    “我要你帮我的忙,就是与今晚有关。”戴笠说。

    洪波依然说:“只要二表叔交待的事,我一定去办。”

    “你今晚去百乐门,给我盯上这个人。”戴笠拿出了一张照片。

    “这人谁啊?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洪波评头论足道。

    “他就是共党的那个叛徒,就是他带人去楚天家中的。”戴笠说道,眼睛斜睨了洪波一眼。

    洪波压住心中的仇恨,表面上不露声色:“既然他已经背叛了**,那么他就是你们一伙的人了,为什么还要跟踪他?”

    “他原来是替蓝衣社出力的,我是特务处的处长。”

    洪波马上说:“我明白了,二表叔与蓝衣社不是一伙的。”

    戴笠点头,拿出了一个小照相机:“你只要发现他与谁说话,便给拍下来,注意不要让他发现。”

    洪波收了照片和相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又说了十分钟的话,主要是戴笠交待洪波的一些注意事项。

    而后,洪波便离开了,与小胖子和麻杆一起开车走了。

    在洪波走后,戴笠将陈水园喊了进来:“你今天晚上,去百乐门,注意观察洪波,看他与哪些人接头。”

    陈水园高兴起来,处长这是器重自已了,这样的事交给自己。

    陈水园也拿了一个相机走了,他心里已经有了小九九。

    在陈水园走后,戴笠又喊来了一个人,这人是隐形人,就是不在公开场合露面的人,戴笠让他今晚去百乐门跟踪陈水园。

    因为陈水园与洪波是死对头,所以戴笠不担心陈水园为洪波掩护什么问题,反而担心陈水园坏了事。所以才派了一个人去跟踪陈水园,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事情能逃过戴笠的眼睛了。

    晚上七点钟,洪波来到了百乐门,这里他常来,是常客。

    所以在洪波进来后,一大群舞女扑向了洪波。

    洪家大少人傻钱多,这在上海是出了名的,许多的小姐都愿意去找他,说不定什么都不用做,拿的钱比做了几次的人还多。

    洪波在排队站着的一大群女人中,开始挑选他今晚的舞伴。

    突然,洪波看到了一个女人,应该是这几天新来的人。

    “那个菜鸟是什么时候来的?”洪波问老班头。

    老班头就是这些舞女的“妈咪”,她看了一眼说:“这人是今天来的,原来在南京做。”

    “来了个新人,那就带新人吧。”洪波对着那些失望的舞女说:“老规矩,你们每人一个大洋。”

    众人一听,又高兴起来,去捕捉下一个目标。

    新来的舞女被带到了洪波的面前,洪波让其坐在自己的身边,两人没有说话,洪波一直看着远处的人,在新来的舞女整过心神全部松驰下来后,洪波突然问道:“你叫楚丽丽?”

    新来的舞女瞪大了眼睛,看着洪波:“你怎么知道?”

    “我的师傅与你同姓,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女儿叫丽丽。”洪波抬着头望向屋顶。

    那女孩的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了,他知道洪波的师傅是谁,那就是他的父亲,已经升天的父亲。

    “有人在注意我们,你千万不要让眼泪流下来,如果让他们知道有你,那你就危险了。”洪波说道。

    女孩点点头,忍下了泪水,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酒。

    “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行?”洪波轻声的问。

    女孩忙说:“我不是做这个行的,今天才过来。”

    “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来这里?”洪波问。

    “听说那个张杰每天都来舞厅。”楚丽丽说。

    洪波知道女孩来干什么,不禁厉声道:“凭你一个人?他身边最少有三四个护卫,都有枪,你找他不就是找死吗?”

    “死的是我父亲!”女孩倔犟地说道。

    “他也是我的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洪波说道:“我肯定要他死,但是行动要有把握,不然的话,我们的命全塔进去了,他还活得好好的。谁再去为师傅报仇?”

    觉得自己的口气硬了点,洪波伸出手紧紧地挽住楚丽丽。

    楚丽丽身子僵硬了,但洪波在她耳边说:“放松点,你这样不象一个舞女,倒象一个黄花闺女。”

    女孩翻了翻白眼:“人家本来就是个黄花……”

    觉得这话不适合在这说,女孩收住了话。

    “行了,今天跟我走,到我家去,你在外面我不放心。”洪波说。

    女孩点点头同意了,之后,好感到奇怪,自己怎么会答应呢?

    这时候,洪波看到了目标,他没有同楚丽丽讲,怕她一时冲动。

    因为身边没有舞女介绍,楚丽丽也不知道那人是张杰。

    张杰来到舞厅后,有三次与人聊天谈话。

    洪波利用楚丽丽的掩护,将他与聊天的人都拍了下来。

    到了八点钟的时候,洪波才与楚丽丽下舞池去跳舞。

    跳完了舞,洪波又象每次来百乐门一样,与小姐抱着亲热。

    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洪大少不喜欢动,喜欢摸。

    快到九点钟的时候,洪波喊来了老班头,给了她三个大洋:“我带这位小姐回去了。”

    老班头喜欢地接过了大洋,高兴地送洪波出门了。

    到了十点半钟,舞厅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