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除奸
    众人向着尖叫声的地方看去,发现一个人倒在地上,那发出尖叫声的人是与他跳舞的舞女。

    认识倒下去的人发现,那人正是出卖楚天的**叛徒张杰。

    张杰倒下去时,从四周马上跑过来几个人,他们的手上都拿着枪:“让开让开,我们是蓝衣社的。”

    众人一听是蓝衣社的,马上退开,让他们检查死者。

    “死了!”一个蓝衣社人检查了张杰的鼻息和静脉后说。

    又一个人看了看张杰的头部和脖子说:“没有外伤!”

    “送医院!让法医进行专业认定。”有人喊了声,几个人马上抬起张杰的尸体离开了百乐门。

    在这几个人离开后十几分钟,戴笠闻信带着人赶了过来。

    “张杰死前,有什么人接触过他?另外,他本人有什么异常表现没有?”戴笠问陈水园。

    陈水园摇摇头:“我一直都在监督洪波,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洪波呢?”戴笠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洪波的人。

    陈水园答不上来,因为洪波是在陈水园上厕所时离开的,他也不知道洪波去了哪里。

    这时,负责监视陈水园的那个隐形人在戴笠的耳边说:“处座,洪波在一个半小时前,带着一个舞女走了。”

    戴笠恶狠狠地看了陈水园一眼:“废物一个,盯一个人都盯不住,别人在床上快活时,你还在瞎找人。”

    戴笠带人来到医院,问到了张杰的情况,便来到了太平间。

    “这人的死因是什么?”戴笠问一个验尸的法医。

    “中毒!”验尸官指着死者的胸前的一块黑斑块说。

    “什么毒?”一听张杰中毒而死,戴笠马上来了兴趣。

    “黑寡妇蜘蛛。”法医仔细地介绍道:“黑寡妇咬了他的心脏外面,毒素进入了他的心脏。”

    “这种毒蜘蛛咬后,多久毒发死亡?”戴笠问。

    “即咬即死!当即封喉,喊不出声来。”法医解释道。

    “那就是说,在他死前十分钟内,有人将毒蜘蛛放到了他的心脏处。所以,接触过他的人,都是有嫌疑的人。”戴笠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因为黑寡妇要有人送到他心脏外面,必须有人接触死者。”法医说。

    戴笠问随行的警察局警长:“那现场的人都控制住了吗?”

    警长摇摇头:“人都控制住了,只是有三个人出示了蓝衣社的证件,我们不敢留他们下来,他们离开了。”

    “糟糕!那三人肯定是杀手一起的。”戴笠马上带着人向外跑。

    上了车后,戴笠命令警长:“你们马上将那三个人的外貌画出来,然后在全市范围内追捕他们。”

    警长马上带人回警察局,局里面有专门画像的人。

    而戴笠则是开车去往了洪府,敲响了洪府的门。

    洪府的门卫不耐烦地问:“是谁啊!深更半夜的找谁啊?”

    戴笠高声喊道:“是我,戴笠,找洪波有事。”

    门卫一听是戴笠,马上跑去开门,将戴笠请了进来。

    “洪波呢?”戴笠一边问道,一边向洪波的房门走去。

    还没到洪波的房间,洪波穿着个睡衣跑了出来。

    在他的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正是那个舞女,他正看着戴笠。

    戴笠也不向前走了:“你这个家伙,办不了一点正事,让你去盯那个人,结果你跑了回来。”

    洪波马上笑着说:“二表叔,你们那事太没意思了,我照了不少,最后不想照了,所以才回家的。”

    “你真的照了?快将相机给我?”戴笠说道。

    洪波转身回到了房内,从一个皮包中拿出了一个相机,递给了戴笠:“我可是做了事的。”

    戴笠理都不理洪波,转身离开了洪府,上到了车上。

    “马上将胶卷冲洗出来,看有没有有价值的东西。”戴笠命令道。

    看到了戴笠走了,洪波问管家:“昌叔,发生什么事了?”

    “少爷,今天晚上,百乐门出事了。”管家说道。

    洪波不解的问:“出什么事?弄得二表叔都找上门了。”

    “一个共党的叛徒,叫做张杰的,被人毒死了。”管家从特务处的人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经过。

    “不就是死个人,有什么了不起。”洪波挥挥手,回了房。

    原来,洪波与楚丽丽说了一会儿话,便让楚丽丽去客房睡觉。

    这时,他听到了外面的汽车声音,还有戴笠的声音,所以便让楚丽丽继续呆在他的房中,给戴笠一个检查。

    现在戴笠走了,洪波便回来对楚丽丽说:“你去休息吧!”

    楚丽丽盯着洪波:“那个张杰是你杀的吧?”

    洪波马上说道:“你不要瞎说,我什么都没有,怎么杀他?”

    楚丽丽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现在相信你是我父亲的徒弟了。”

    “为什么现在相信了?我本来就是他的徒弟。”洪波说。

    “我看到了竹筒,看到了从竹筒爬出去的毒蜘蛛。”楚丽丽轻轻地在洪波的耳边说了句,然后笑着去了客房。

    “鬼丫头,眼睛还很尖的。”洪波坐下来,掏出了一个竹筒,不禁想起了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事。

    晚上八点十分,百乐门歌舞厅,洪波看到张杰与一个舞女跳舞。

    “我们跳舞吧,”洪波拉着楚丽丽的手说。

    两人来到了舞池中,跳着跳着,洪波跳到了张杰的身边。

    张杰不认识洪波,他对楚丽丽则是多看了几眼。

    因为楚丽丽的长像长得很漂亮,让张杰很想去结触她。

    张杰一边跳舞,一边低声问身边的洪波:“先生,我们换舞伴跳一曲舞怎么样,等一下我请你喝酒。”

    洪波看了看四周,发现一直盯着他的那个陈水园不见了。

    “现在正跳上兴,等过一小时后再换吧!”洪波故作神秘地向张杰靠了靠,低声地说道。

    看到洪波低声说话靠过来,张杰便也将身子靠了过去。

    “那好!我们就一个小时后换舞伴。”张杰色迷迷地说。

    就在张杰这几秒钟的因色失智,洪波拿出了一个小竹筒,手指一弹,一个黑色的小东西弹到了张杰的身上。

    而张杰却没有发现有东西到了自已的身上。

    因为在这之前的五分钟,洪波将一只掺有毒蜘蛛气味的昆虫的肉汁弹到了张杰的心脏处。

    当毒蜘蛛也弹到了张杰的身上时,它闻到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这说明那个地方有自己的猎物,该进食了。

    于是,毒蜘蛛便向着张杰的胸口爬去,但是它爬行的速度太慢了。

    因张杰在跳舞,所以,毒蜘蛛几次被掉了下来,但是都被裤带处将它留了下来,直到一个半小时后,它才爬到了食物处。

    迫不及待的心情,促使毒蜘蛛在张杰的心脏处咬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