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照片
    戴笠从洪波所拍的胶卷中,看到了几个人,他让那警长过来一趟。

    “你看一看,那三个说自己是蓝衣社的人,有没有在这里面?”戴笠摊开十几张照片。

    警长拿起一张张的照片,仔细地看着,突然,他指着一张照片说:“这人正是那三人之一。”

    戴笠一看,照片中的张杰,正在与那人交谈着。

    从他的神情看,他们俩好象在说悄悄话,很神秘。

    “你确定这人是那三个人中的一人?”戴笠感到自己抓住了什么。

    “确定,好象这个人应该是三个人的头,其他的两人都听他的。”警长再一次确认。

    让警长离开,戴笠兴奋起来。洪波这个花花公子,也有做对事的时候,竟然抓拍了这个镜头。

    戴笠怀疑这三个人就是**的接头人员,他们来与张杰接头。

    可惜的是,接上头后,张杰还来不及发出信号让人来抓这三个共党,便被人毒杀了。

    至于是谁杀了张杰,戴笠有几个分析。

    第一个,共党的人杀的,这个共党就是楚天的同伙。

    因为在一天的时间内,共党死去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弹掉下了下水道,另一个则是在发报时被堵在屋内。

    这对共党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所以他们要清理门户。

    第二个,还是共党的人杀的,杀张杰的人就是这三个人。

    本来他们是来与张杰接头的,但是听说了张杰已经叛变,所以他们便借接头的机会杀了张杰。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本来应该是楚天去与三个人接头,因楚天死了,蓝衣社安排张杰替代。在接头的过程中,张杰露出了破绽。

    那三个共党,为了不暴露自己,所以在知道了张杰是假接头人后,他们便杀了张杰。

    第三个可能是,那两个死去的共党的亲人与朋友为他们报仇,来杀了张杰。他们不涉及党派之争,纯报仇。

    将三个方面写出来后,戴笠看着三张纸条,分析起来。

    最先被排除了,是第三条。因为楚天的社会关系调查发现,他没有亲人,也没有与朋友来往,就是一个独行侠。

    而那个被掉进下水道的人,现在都不知道他是谁。

    只知道他是楚天的下线,名字都不知道,那么他的朋友有谁知道他死了呢?所以在暂时,他的朋友不会报仇。

    这两项一分析,戴笠便将第三项的那个纸条丢到了一边。

    剩下来的是第一和第二两项,这两项戴笠倾向第一项:楚天所在的共党组织的清理门户。

    因为在之前,张杰就得到了情报,共党有人来上海,据说是共党的江西根据地的来人。

    而楚天则是他们的接头人,那三人不认识楚天,也不知张杰是假冒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担负除奸的任务。

    就算他们知道张杰是叛徒,那他们只可能是躲得远远的,不可能来以身犯险,因为他们不是特科的人。

    综合这种情况后,戴笠完全肯定了,张杰是被上海的共党组织除掉的,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计划。

    现在是如何去从这些照片中找到杀张杰的人。

    只要找到了杀张杰的人,那么就可以找到了共党的一个线索。

    戴笠将那剩下的十三张照片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看,但是,都是他不认识的人,他也不知怎么去鉴别。

    戴笠找来了陈水园,将照片递过去:“你能知道上面与张杰接触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吗?”

    陈水园看了半天,里面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戴笠气不过,将他赶了出去,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洪波。

    “二表叔,没吃中饭吧,我孝敬你。”洪波一开口就说吃。

    戴笠一想,也到了吃饭的时候,边吃边谈最好。

    于是便答应了洪波的邀请,选了“大三元”酒家。

    大三元是淮扬菜,淮扬菜的风光文史中可追溯几百年之久。

    那荷叶包的盐水鸭,刀功见长的后湖干丝、兰花干、扬州狮子头、文思豆腐;功夫见真的老派素什锦、霉干菜扣肉、丁香排骨;金陵风味的八绝小吃、大三元的糕团、桂花藕、糖芋苗、鸭油酥等令人回味无穷。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大三元”。

    洪波将狮子头放到了戴笠的面前:“二表叔,打电话有什么事?”

    戴笠笑着说:“你小子就是聪明,比陈水园圆滑多了。”

    “那个家伙?做小孩的时候比现在聪明一点点,现在是越活越倒回去了。”洪波吃着醉虾道。

    戴笠拿出了一堆照片递给洪波,洪波接过来一看:“这不就是我照下的人吗?这里面有几个人我认识。”

    “好记性!你认识哪几个?”戴笠问道。

    洪波指着几张照片说道:“这个人是一个赌鬼,祖上也是大富之人,到了他父亲这一代,管不住他了,所以到了他父亲死后,他当家了,便七赌八赌,将家财输光了,成为了穷光蛋。”

    戴笠皱起眉头:“张杰怎么会与他交往?”

    洪波笑道:“不是张杰与他交往,肯定是他与张杰套近乎。”

    戴笠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狮子头:“为什么?”

    “那人没钱了,但还是好赌,所以赌扬便让他去拉客人来赌场赌钱,拉来一个人给一点钱,所以上海的很多人都被他拉过。”

    “这么说,你也被他拉过。”戴笠笑着问。

    洪波不好意思地抓着头说:“我被他拉过!”

    戴笠将这张照片用笔打了一个叉叉,丢到了一边。

    洪波指着另外的一张说:“这个人是暗娼皮条,他找张杰,肯定是向张杰推荐暗娼。”

    戴笠一听,拿起笔将这张照片也打上了叉叉。

    然后,戴笠拿出另外的一张:“这个人你认识?”

    “认识!他是高利贷的人,估计是张杰借了高利贷没还。”

    戴笠盯着洪波:“你怎么尽认识这些不干不净的人?”

    洪波敬了戴笠一杯酒:“二表叔,你知道大表叔喜欢我,所以那些三教九流的事都告诉我了,三教九流的人也点给我了。”

    戴笠点头,有青帮,洪波认识这些人再正常不过了。

    戴笠拿出了最后的一张照片:“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一个跟在日本人的屁股后面跑腿的人。”洪波说道。

    “日本人也认识张杰?”戴笠好奇起来。

    “应该是这样,这个假东洋鬼子,没有日本人的指示,他是不会去与张杰说话的,比张杰富的很多人他都不理会。”洪波说。

    “那么说,日本人是对张杰的共党身份感兴趣。”戴笠沉思。

    “除非张杰身上还有很重要的东西。肯定不是钱,那日本人有钱。”洪波点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