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秘密计划
    戴笠在这张照片的后面打上了一个问号,收了起来。

    “其他的人你不认识,那我就去找黄国荣去。”戴笠说。

    “二表叔,你要是去找大表叔,就不应该先问我,大表叔的人肯定都知道这些人的情况。”洪波说道。

    “我找你是另外有事。”戴笠收起了所有的照片。

    “什么事?你交待我就去做。”洪波说道。

    戴笠让洪波头歪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二表叔,我做花花公子行,干其他的不行。”洪波使劲摇头。

    “不做的话,你废了蓝衣社的股长和队长,国家要惩罚你的。”戴笠威胁道。

    “切!没有什么事用钱解决不了的。我爸去找蒋伯伯,就没事了。”洪波一点都不担心。

    “这也是你父亲与委座的意见。”戴笠封死了洪波的退路。

    洪波一副哭像:“二表叔,你不要害我啊。”

    “回去问你爸去。”戴笠接下来就专门吃菜喝酒,不说其他了。

    到了洪波回家后,才知道父亲也卖了自己,他气愤地回到了房中,闩上了门,谁叫都不开门。

    过了三个小时,洪波又听到了敲门声,便喊道:“我不开门,我就是不吃饭。”

    “师哥,是我。”门外传来了楚丽丽的声音。

    洪波一听,忙打开门,将楚丽丽请进来:“师妹,我不是让你回去好好地照顾师娘吗?”

    “师哥,伯父将我和我娘接过来了。”楚丽丽说道。

    “为什么啊?他也不知道师傅的事。”洪波问。

    “伯父说,你与我有了那个事,就让我给你做妾。”楚丽丽红着脸低下了头。

    洪波一听,完了,父亲一直都逼自己成亲,自己不愿意。

    而自己将楚丽丽带回了房中,深更半夜在一间屋里,父亲肯定认为自己上了人家,所以就将她接了过来。

    本来洪波很不愿意的,但一想到楚天,洪波的心就软了。

    “那就好了,今后就是一家人了。”洪波违良心说道。

    楚丽丽本来担心洪波看不上自已,现在洪波答应了,便使劲地拉洪波出房,说是要好好地庆祝一下。

    结果是,洪波的抗议便中止了,不得不服从戴笠的安排。

    五天后,国民政府来了一队人,闯进了洪家。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洪江问带队的一个上校。

    “你儿子致残了国民政府的办事人员,情节严劣。按照国民政府的法令,必须接受惩罚,所以我们是来带人的。”上校说。

    “我打电话给老蒋。”洪江拿起电话,要了南京的长途。

    “对不起!蒋委员长不接你的电话。”电话接线生说道。

    洪江气得将电话甩了:“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得执行。”上校一挥手,就有十几个士兵,冲进了洪波的房中,将躲在衣柜内的洪波抓了出来。

    看着洪波被抓走,洪江气愤地将茶杯甩在地上。

    然后,他拨通了黄国荣的电话……

    从洪家出来后,上校让人将洪波押上车,向着检查站驶去。

    离检查站只有两里路,车队被人拦住了。

    拦路的全是身穿黑衣的青帮人,他们冲上来,用枪将车上的人全被押了下来。

    “我们是国民政府的人,你们想造反不成。”上校喊道。

    老八走上去,一拳将那上校的嘴打歪了:“在我们青帮面前,还敢人五人六,这一拳,让你知道该怎么做人。”

    随着老八的手一挥,上去两个青帮帮众,三下五除二,那上校不再哼哼了,反而求起饶来。

    “人我带走了,你马上滚出上海,不然的话,再见你,就将你丢到黄浦江去。”老八挽着洪波道。

    洪波气不过,跑上来踢了上校几脚:“叫你牛逼,敢带人上我家去抓我,叫你猖狂,敢绑小爷我。”

    踢了几脚,消了气,洪波才止脚,上了老八的车。

    老八开车回到了洪家,洪江将洪波拉进了屋内。

    洪江对洪波说:“中国你暂时不能呆了,我现在让人送你离开。丽丽现在是我洪家的人了,她的事你放心,你们俩有话赶快说。”

    洪江走后,楚丽丽抱住了洪波:“师哥,你可是答应过的,将来一定要娶我的。对吧?”

    洪波点头:“当然,我一定会娶你的。”

    “我一定等你回来。我要坐大红花轿,做你的新娘。”楚丽丽狠狠地亲了洪波一口,然后跑了出去。

    洪江过来,交给洪波一个腰袋,里面的是一万大洋,还有两万日元。还有洪波的身份证明。

    离开家前,洪波再一次抱了楚丽丽,偷偷将一封信和五千大洋的本票放到了楚丽丽的身上。

    然后,洪波便同着老八和父亲离开了洪家。

    两个小时后,一艘洪家的货轮装满了货,离开了上海港。

    经过半个月的航程,洪波来到了日本东京。

    父亲的日本好友的一封信,让他成为了日本东京大学的学生。

    到了东京大学不久,由于洪波的性格比较外向,舍得花钱,所以他认识了很多的日本朋友。特别要好的是吉田一夫。

    这一天,洪波来到学校大门内,便看到了吉田向自己跑来。

    然而吉田不知,在他的身后,一辆小车,紧跟着他。

    “对着吉田撞过去!”一个十**岁的少年指挥着司机。

    “少爷,会撞死人的!”司机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

    “我家保你一个下民,就一句话的事,保证你没事。如果你不撞,那你就卷铺盖滚蛋。”少年威胁道。

    “我撞!”司机一咬牙,加大油门,开车向着吉田撞去。

    此时的吉田根本不知道有人想撞他,他兴奋地向洪波跑去:“洪波君,我请你去酒屋!”

    这时,小车的油门声轰了起来,吉田急忙回头查看,正看到了那迎面撞来的车子。

    吉田的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竟站着没有动。

    就在小车即将撞上吉田的时候,洪波一掌将吉田推出了十几米远。

    借着推吉田的弹力,洪波的身子向着后面退去。

    洪波虽说退了几米远,但是那小车还是碰到了他,因为车头撞上了门卫室的墙,所有仅仅是挂了洪波一下,洪波没有受伤。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的一辆小车停在了离校门三十米远的地方。

    “这个学生的功夫不错!动作敏捷,反应力很强!是个好苗子。”一个身穿陆军军服的中佐说道。

    他旁边的一位便服的人说:“影佐君,这是一位中国留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