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特务实习
    洪波的实习点,被安排在了中国的东北哈尔滨。

    他的任务是,在哈尔滨与卧底苏联的一位特工接头,拿到一份情报,然后将情报送回东京。

    于是,在1934年8月30日的这一天,洪波乘船经营口,转沈阳,最后来到了哈尔滨。

    到达哈尔滨后,洪波住进了一家小旅馆,一家便宜旅馆。

    由于住在这小旅馆的人都是社会上的低层人士,所以受到的关注度也比较小,容易隐藏身份。

    然而,洪波不知道的是,他一到哈尔滨,便受到了两方面的注意。一方面是日本宪兵队,他们对于洪波不了解,但是,越不了解,就越要去了解,这样才心中有数。

    另一个方面的是,苏联的特工,他们对洪波的兴趣较浓,想通过洪波,找到那个埋在苏联红军中的钉子。

    当夜幕来临的时候,洪波按照约定,来到了第一个接头地点。

    中东铁路哈尔滨总工厂俱乐部,洪波来到了舞厅。

    在他的身后,进来了两队的人,他们都是为洪波而来。

    在洪波坐下后,他们也分团坐在了洪波的身后。

    这时,在一个角落,一双眼睛盯上了洪波,也看到了跟踪的人。

    “这个小家伙,怎么一来就被盯上了,怎么执行任务?”

    不知内情的洪波叫了一瓶酒,这酒的度数低,适合洪波。

    在洪波给自己酙酒时,一个白俄的女人来到了洪波的桌边。

    “想要妹妹吗?大波的。”那个女人对洪波说。

    她的声音不小,但坐在洪波后面的人听到了。

    两边的人一看,这是一个鸡头,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

    洪波笑了笑:“我只看不摸,波大波小一样。”

    女人笑了:“不摸就不摸,那就给你一个面子,请我喝一杯!”

    说着,那女人的手向着酒瓶抓去,洪波忙伸手去挡。

    就在这两手相碰的时候,一个小纸条塞进了洪波的手心。

    女人赢了,拿到了酒瓶,于是,她拿起了酒瓶,给自己到了一杯酒,一口气喝光后,又给自己到了一杯,这才放下酒瓶,端着自己的酒杯离开了洪波的桌子。

    洪波看向酒瓶,发现酒瓶内已经没酒了。

    “草!”洪波看着那白俄女人离开的方向,骂了一声。

    然后,将酒杯放到桌上,站起身,向着厕所走去。

    一进入厕所,洪波便开了纸条,纸条上面是用俄文写了一段字:马迭尔饭店舞厅“摸摸舞”,找一个穿花蝴蝶上衣的女孩。

    洪波马上将纸条撕成碎片,准备将纸屑丢进便池内。

    突然,一阵风起,洪波警觉地将手放到了身后,轻轻地松开手。

    那些纸屑从手中快速地滑落下去,落入了便池内,由于洪波算计准确,纸屑是全部落入便池,外面没有一片纸屑。

    而这时,一个人站到了洪波隔壁的蹲坑,眼晴扫了一眼。

    但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已经见不到那纸屑。

    洪波这时抬起头,看向那人:“想看巨无霸吗?”

    那人知道自己暴露了,骂了声:“小黄瓜有什么看的。”

    说完后便离开了厕所,出门时,便劲地摔了门。

    洪波也离开了,洗手出来后,洪波看向那些跳的正疯狂的男女,摇摇头,离开了“中东铁路哈尔滨总工厂俱乐部”。

    坐上出租车,洪波说道:“马迭尔饭店。”

    出租车一到“马迭尔饭店”,洪波便快速下车,进入饭店。

    但是,洪波走进舞厅时,外面来了几辆车,他们是跟着洪波而来。

    几辆车停车后,有十几个人下了车,问了门童几句,也进入了舞厅,一进来,他们便看到了洪波在一排女孩子中挑女伴。

    洪波走了一个来回,便指着一个穿红衣的女孩说:“你今天穿的喜庆,那我就选你了。”

    可洪波的话一说完,鸡头跑了过来说:“先生对不起!她的熟客来了,一定要她做伴。”

    说着鸡头将那红衣女孩拖走,让洪波莫名其妙。

    洪波没办法,只得又指向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说:“就你了。”

    然而,那鸡头又过来,将那女孩拖走,一点面子都不给洪波。

    就这样,洪波点了十三个女孩子,最后都被人抢走了。

    洪波一见,马上不悦:“没兴趣了!不点了。”

    说着洪波便回到了坐位,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而这时,那十三个女孩子,都被带到了饭店的一间房子内,日本人正对她们进行审问。

    审了一个小时,终于审明白了,这些女孩的确是跳“摸摸舞”的,她们都有人证。

    这时候,跟踪的人不死心,他们才不相信洪波是专为跳与摸而来。

    可是,这时候,洪波已经不点人了,坐在那喝酒抽烟。

    这时,鸡头走了过来:“先生,要不要点一个伴。”

    “我点了十三个,十三个都被你拉走了,我还点什么?”洪波没有理那鸡头。

    “对不起啊!不是我要这样,而是有人命我这样。”鸡头说。

    洪波瞪大眼睛:“皇军什么时候开始扫黄了?”

    鸡头忙说:“不是扫黄,是带她们去问话。”

    洪波不相信,指着一个穿花蝴蝶上衣的女孩子说:“那她为什么不用去问话,她不是你们的人吗?”

    “她是我们的人,但是你没有点到她,所以她没有被问话。”

    洪波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是有人在盯着自已,想通过自己,找到与自己接头的苏联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