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接头
    第二天下午七点半,上海“大世界歌舞厅”。

    洪波七点钟不到,就来到了“大世界歌舞厅”。

    今天,他在“大世界歌舞厅”请吉田等人娱乐,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的一个事情要办。

    所以,他便提前来到了“大世界歌舞厅”。

    当洪波进入后,他直接来到了咖啡馆,扫视了四周。

    终于,他的眼睛落在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身上。

    应该说,洪波的眼睛落在了那男人桌子上的一个包上。

    因为那男人的包,与洪波手上的包是一模一样。

    洪波知道这就是今晚要与自己接头的人,他给自己带来了任务。

    再一次扫视了四周,洪波才放心地向那男人走去。

    当洪波走到了那人的面前时,那人先看了看洪波手上的包,然后才看了看洪波的人,对洪波做了个请的动作。

    “说好了六点半钟在这喝咖啡,你却迟到了。”那男人说。

    洪波将自己的皮放到了那男人的包边,两个包挨在了一起。

    “对不起!碰到了一个熟人,被他拉住耽误了十几分钟。”洪波解释道,并坐了下来。

    “一定又是哪一家的大家闺秀,还是小媳妇?”

    两人的谈话,声音不低,边上的人都听到了,众人一笑,这又是哪家的公子少爷出来害人了。

    那人在众人的笑声中,用手指在桌上轻轻地发出了莫尔斯密码:你的任务在包中,里面有信箱地址与紧急联系方法。

    洪波在桌上敲出:“遵命!我什么时候才能晋见影佐祯昭课长?”

    那人敲击道:“影佐大佐已经调任参谋本部第二部第八课课长,不再管理我们中国课的事,所以他没有意向要见你。”

    洪波敲着说:“可他是我的老师,学生不能见老师吗?”

    “我会将你的要求转告影佐祯昭大佐。”那人敲完后,站起身,用身子挡住了咖啡厅中人们的视线,伸手将洪波的包拿起,然后离开了。

    洪波看着那人离开了咖啡馆,伸手掏出香烟盒子。

    点上了一支香烟后,洪波看了看手表。

    还有十五分钟,吉田他们五人就会过来。

    必须在他们来之前,接受任务,并销毁掉一切资料。

    洪波一口将杯中的咖啡喝完,伸手拿过了那个人的皮包,站起身来也离开了咖啡馆。

    来到了前台,洪波对前台小姐说:“给我一间休息房。”

    前台小姐收过钱后,递过一把钥匙:“要小姐陪你一起休息吗?”

    洪波笑着说:“我现在头有点晕,先躺一躺,如果感到精神恢复了,我再来找你,请你去陪我休息。”

    那小姐两眼冒花,这么俊美的少爷请我?我走桃花运了!

    洪波快速地用钥匙打开了311号休息房,反手锁上了门。

    将手中的包放在茶几上,洪波打开了包。

    里面的是一个胶卷,一个放大镜,还有一千大洋票。

    洪波拿起放大镜,对着胶卷看了起来,一连看了三遍。

    直到记住了胶卷的内容,洪波才放下放大镜。

    掏出了烟,点燃烟,同时,洪波也点燃了胶卷。

    很快,胶卷在烧融,最后成了一团黑团,再也烧不了。

    洪波来到了窗口,推开了窗户,发现外面的是一条小河。

    他回过身,将那胶卷连带着烟灰缸,用一条毛巾包好,然后,来到了窗口,用劲一投,将烟灰缸丢向河去。

    到了河上时,毛巾散了,烟灰缸与沾在烟灰缸内的胶卷团,一起掉入了河中,随后毛巾也掉入了河中。

    洪波打开门,看了看过道,外面没人。

    他便在隔壁的一间房门外听了听,里面没人。

    洪波快速地打开了隔壁的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烟灰缸和一条毛巾,带上隔壁的房门,闪进了自己的房中。

    忙完了这一切后,洪波才安心地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

    看着烟雾向上飘去,洪波的思绪也浮动起来。

    训练班结束后,洪波正式被日本参谋本部第二部第七课录取,成为一名日本参谋本部第二部中国课的间谍。

    在受训的十几人中,影佐最喜欢洪波,专门亲自给洪波选定了一个代号──支那风筝。

    “呯呯呯!”一阵敲门声响起,洪波马上将烫手的烟头丢入烟灰缸中,起身来到门处,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是吉田等五人,他们在洪波开门后,跑进了房内四处搜查起来。

    洪波笑着问:“你们找什么?我可没有金屋藏娇。”

    吉田不相信:“没有女人,那你开房干什么?”

    洪波给五个人上烟:“你不是不知道我的习惯,我来早了,你们来晚了,要等你们半个多小时,我就图舒服开一间房休息一下。”

    吉田点头,洪波家有钱,从不委屈自己,这种事情,在日本东京时,就发生过不止一次。

    六个人在房内坐着休息,相互间说起了黄的段子。

    这些最对吉田口味的段子,吉田却没有欣赏,他有些神不守舍。

    “吉田君,你有点不对劲哦!”洪波笑着问:“是不是看中了哪个漂亮的女孩,不能到手而痛苦。”

    吉田摇头:“今天我们三个过来是另有任……”

    吉田还未说完,旁边的一个宪兵司令部的少佐碰了吉田一下。

    吉田马上住了口,但是,洪波已被猜出来了:吉田今晚过来,并非是专门来赴自己的宴,是另有任务的。

    又过了十分钟,与吉田一起来的那个宪兵队的人出了门,邀了三个人与他一起走。

    “我们也下去吧!”吉田站起身。

    洪波拉住了吉田:“吉田君,如果有为难的事,可以交给我。”

    吉田想了想说:“你能帮我去送一个信吗?”

    “没问题!给谁?”洪波一点犹豫都没有,回答道。

    “我们今天晚上要抓捕一个人,而这个人今晚会与山本株式会社的老板商谈一笔生意。我请你送的信就是给这个老板的女儿,她是我一直心仪的对象。”吉田说。

    “与日本商人做生意?那应该是皇军信任的人才是?”洪波说。

    “不是!他们在商谈一笔生意,一批紧控的消炎药。”吉田说。

    洪波瞪大眼晴:“那是非法的交易,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我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家破人亡。”吉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