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坑
    洪波笑着说:“你真是一个多情男人!我帮你!”

    吉田听了洪波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不舍的神色。但他隐藏的很快,在洪波看他时,恢复了正常。

    吉田从身上拿出了一封信:“等一下出去后,我告诉你目标,你就想法接触到她,将这封信交给她。”

    洪波拍了拍吉田的肩膀说:“知道了!我办事你放心!”

    两人下到了楼下舞厅,舞厅中站满了人,但都不是洪波认识的人。

    前头下来的那四个人正在一起对着对面的人指指点点。

    “又发现了什么目标?”洪波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发现了一个美女!”宪兵司令部的那个少佐说。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洪波看到了一个女孩,一个很清秀的女孩。

    她就象一朵山顶的梅花,只能让人们欣赏。

    此时,女孩的身边坐着另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这个女孩则是象一朵玫瑰。她的全身,都散发着**。

    “穿红衣服的女孩叫做山本秀子,我喜欢她!”吉田这时说道。

    洪波笑道:“你让我递的情书就是给她的?”

    吉田说:“洪波君,如果你不想麻烦的话,就将信退回给我。”

    洪波摇摇头:“包在我身上!对了,她身边的那个穿白衣的女孩也是日本人吗?”

    “不是!她叫李娜,是山本秀子的好朋友!”

    “我怎么感到她象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似的?”洪波说。

    吉田递给洪波一支烟:“她的父亲是上海市副市长,她父亲与天皇认识,就是驻沪军司令长官见到她父亲,也是客客气气的。所以她有很多的追求者,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让她看的上眼。”

    洪波看了那女孩一眼,便没有再说什么。

    “我去拿酒!”洪波说了声,便离开了。

    洪波刚一走,与吉田一起的那个少佐过来了:“吉田君,山本大佐问你的事办的怎样?”

    吉田有些不忍道:“为什么要对付洪波?”

    “不是对付他,而是对他进行调查,他失踪的那一年,去了哪里,皇军必须了解清楚。”少佐说。

    “他不是乘坐从日本回上海的船吗?说明他这一年在日本。”吉田为洪波辩护道。

    “只要有能力,进入上海前一个小时,我们都能上那条船。所以从日本归来的船不能证明什么。”少佐的声音提高了:“吉田君,你是军人,服从命令吧。”

    吉田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我服从命令。”

    “吉田君,酒来了!”离他们的不远处,传来了洪波的声音。

    吉田忙过去,接过洪波手上的东西:“你买了这多东西?”

    “有点饿了!下酒正好!”洪波拿起一粒花生米,丢入了口中。

    吉田喊了一声,大家一起围过来喝起酒来。

    “吉田少佐?你们也来了?”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洪波抬头一看,一个头发梳得油光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在他的身后,有三个也是富家公子打扮的年轻人。

    吉田喝了一口酒:“怎么?又出来追美了?”

    那年轻人点头,叹息道:“落花有意随河水,河水无情抛落花。”

    “扑哧!”洪波忍禁不住,笑出声来。

    “你是谁?竟敢笑我?”年轻人哪受了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的嘲笑。

    吉田忙说:“这是我的朋友洪涛君,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计较了,来,喝酒!”

    “不喝!回答我,为什么要笑。”年轻人不罢休。

    洪波喝了一口酒说:“这首诗的原句不是这样的。原句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翩翩花落落流水,潺潺流水水弄花。”

    那年轻人一听,睁大了眼睛:“原来你也是一个多情公子,喜欢流水,那我就不与你计较了,不过我们得拼酒三杯。”

    洪波一看这家伙,是个有趣之人,便与其连喝了三杯。

    三杯酒后,两人便熟悉起来,那年轻人姓王名海,父亲是上海市的市长,本人从美国留学回来,开了一个公司,自己做生意。

    “哥们!我苦啊!追了三个月,人家笑都没有向我笑一下。”王海叫苦连天地说。

    “笑都不笑?那你做人太失败了!”洪波说道。

    这时,王海带来的人中一个小胖子说:“三个月来,我没有看到李娜对哪一个男人笑过。”

    “那是那些男人无用!”洪波接过了王海递来的烟。

    小胖子一听,便知道洪波是个吹牛的:“听你这口气,让她笑是很容易的事。那你上去露一手,让她笑一笑。”

    洪波翻了翻白眼:“我神经了?去逗不认识的人笑。”

    王海拍了洪波一下:“显露一下你的本事呗!如果你让她笑了,今晚的开销归我了。”

    吉田几个人也极力劝说洪波去试,因为周森有送信任务。

    洪波被逼无奈:“好,我去!但今晚本来就是我请客,所以不用你付帐了,有心的话,明天请我们。”

    王海连连点头,掏出一个信封,偷偷地塞到洪波的口袋:“这是我写的一封信,你交给山本小姐,请她交给李小姐。”

    洪波马上从口袋中掏出信封,塞进王海的口袋:“今天是先去熟悉,如果熟悉了,以后送一封信不就是小菜一碟。”

    王海一听,是这么一回事,于是推着洪波来到李娜的前面五米处。

    洪波整了整衣服,来到了李娜的面前:“小姐,问你一个事。”

    李娜一看,又是一个衣光鲜亮的公子哥,皱起眉头:“我不认识你,也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洪波神秘地压低声音:“小姐,你小姨单身吗,要是你小姨单身的话给我爸介紹一下,我爸也单身。”

    李娜一楞,随后笑了:“我小姨不单身,但我外婆单身。”

    洪波摇摇头:“稍微大了点……那你单身吗?”

    这时,旁边的山本小姐捂住嘴笑道:“她单身啊!她跟你爸爸好像不合适,因为她不喜欢太成熟的男人。不过,她跟你倒是挺合适的。”

    洪波马上说:“是吗,那太好了,我也单身。”

    李娜笑着推着山本小姐:“秀子,他跟你才合适。”

    两人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这千年遇一回的情景,让众人都傻了。

    洪波掏出口袋中的信:“山本小姐,这是吉田君给你的。”

    山本秀子看了看对面的吉田,吉田点了点头。

    山本秀子回了一个笑容,便准备将信收进小皮包。

    但是这时,意外发生了,突然冲过来了几个人,抢过了山本秀子的信,另外的三个人扑向了洪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