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情书与情报
    洪波惊慌失措地喊道:“你们干什么?泡妞也犯法吗?”

    “泡妞不犯法!但是传递情报就犯法。”一个声音响起。

    洪波一看,是一位大佐:“你是说我在传递情报吗?”

    “不是你的话,我们凭什么抓你?”大佐说。

    洪波这时反而冷静下来:“我给谁传递情报?情报在哪?”

    大佐晃了晃手中那封信:“这就是情报,我们已经盯你很久了。”

    洪波看向了吉田,明白了事情是什么回事。

    明显的是有人在陷害他,而吉田充当了他们的枪。

    “你说我是递交了情报,那么怎么证明这不是诬陷呢?”洪波说。

    大佐冷笑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那就让你死心。”

    说着大佐来到了一个少将的面前:“将军,能否请你做一个鉴定人。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份情报的内容。”

    日本陆军少将点点头,接过了信,随口便念了起来:“小姐,喜欢你的人很多,不缺我一个,但我爱的人很少,只有你一个!玫瑰很美,比不上你的笑脸;大海很深,比不上我对你情深;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少将很生气:“这是这男孩写给山本小姐的情书!这是情报吗?”

    大佐的脸一下子白了:“后面肯定有情报。请将军继续读下去。”

    “那好吧!我继续读一读。”少将又开始读起信来。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中的四分之三!

    说爱你的时候我觉得地球都在移动!说想你时我觉得花都在为我们开放!

    看见天空那到美丽的彩虹了吗?那是因为老天都被我对你的爱深深的打动了!给你的惊喜,连老天都在帮我让我们在一起!

    你难道还要拒绝吗?你难道还要让我忍受这思念的折磨吗?你难道还要我一辈子不结婚吗?亲爱的!”

    少将读完了情书后,对洪波说:“什么时候帮我写一封情书,我要寄给我的老婆。”

    洪波只得点头,同时看了傻了的王海一眼,这个家伙肯定写不出来这些浪漫的东西,不知他花了多少钱请人捉笔的。

    “花间大佐,你不给我们一个解释吗?”少将问大佐。

    大佐的脸皮扯了扯:“我在执行任务,得保密。”

    “报告!”这时,吉田的声音响起。

    少将看着吉田:“看来你是知情者,那你来说。”

    “我们宪兵司令部,怀疑洪波的身份,所以大佐便想找借口将洪波抓去宪兵司令进行审问。于是,大佐便伪造了一份情报,让我请洪波将这份情报交给山本小姐……”

    花间大佐喊道:“吉田,住口!”

    但是,吉田没有看他,继续汇报:“大佐想借洪波的手,将山本会长也纳入有问题人之列,报复山本小姐不同意大佐的提亲。”

    场内的人,一下子震惊起来,让他们听到了如此新闻。

    “那封所谓的情报呢?”少将问道。

    吉田从口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少将。

    少将打开看后,点点头,对花间说:“你的情报在这!象你这样心胸狭窄之人,怎么能胜任现在的职位?我会向上级如实汇报的。”

    花间恶狠狠地看了吉田一眼,他恨吉田扣下信,不给洪波去送信。

    而后,他又恶狠狠地看了洪波一眼,都是这个支那人引起的。如果他能将“情报”送到山本秀子的手上,那么自已就不会丢这大的丑。

    其实他猜错了,吉田是将信交给了洪波。

    可是洪波在王海塞进一封信时,便有了一个主意:偷梁换柱。

    洪波将吉田给的信当作王海的情书,退还给了王海。

    而将王海的情书当作吉田的情报,交给了山本秀子。

    从而引发了这件事,让事情大白于天下。

    本来以为事情不会这样利索,只能用误会结尾。

    哪想到,吉田最后良心作祟,竟然将花间的阴谋说了出来。

    花间带着人走了,随他走的有与洪波喝酒的那个少佐。

    吉田却没有离去,他在等着向洪波解释,其实不用解释,洪波知道,他去买酒回来的时候,吉田已经发现了洪波回来了。

    但是他依然装作不知洪波已经靠近了自己,而且能够听到自己与少佐的谈话,故意去引着少佐说话,从而将花间的阴谋说了出来,让洪波有了防范心和对策。

    他知道洪波能听到他们的谈话,而洪波也知道吉田是故意告诉他的,两个人心照不宣,接下来是都喝醉了。

    当第二天的早上,太阳光照在了睡在床上的洪波身上时,洪波才醒过来,起身来到了餐厅。

    这时已是上午十点半了,但厨房还给洪波留着粥。

    洪波感到幸福满满的,有家的感觉真好。

    吃完早餐,洪波来到了客厅,客厅没人。

    他便坐在椅子上,拿起了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少爷!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管家过来说道。

    洪波点点头,跟着管家去了书房,进去后,管家离开。

    “昨晚是什么回事?”洪江放下手上的帐本问。

    洪波上前,从洪江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掏出自己的打火机,将烟点燃,然后,将昨晚的事讲了一遍。

    “真险!如果不是你退错了那封信,那现在的你就在牢中。”洪江听得有些心惊。

    “爸,为什么那花间要对付我家?”洪波问。

    “我们家与山本家合作做生意有几年的时间了。花间的叔父才从日本过来半年,想让我弃山本家与他家合作。我没答应,所以他才会处处想将我家置于死地。”洪江解释道。

    洪波这才知道,这仇不是一天两天结成的。

    “你准备今后怎么办?帮我做事行吗?”洪江问洪波。

    洪波摇头:“爸,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我们还是分开好,如果一方有事,另一方还有机会去帮对方。”

    “说的好!”这时,一个声音在书房外面响起。

    随后,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是一男一女。

    当洪波看到那男人时,不禁楞住了,这人就是在“大世界歌舞厅”咖啡馆里与自己接头的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