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川普特
    洪波数了一下,发现黄金有一百二十两。大洋有五千六百三十一块,美元只有两千。

    将这些钱财收起后,洪波来到了隔壁的杂物间。

    打开了那些包箱后,洪波发现了有不少的证件。

    其中的一份证件引起了洪波的注意,这是一份新加坡的证件。

    死掉的那人是新加坡的一个华人,翻开他包中其他的东西,洪波发现有两个日记本,是那新加坡人的日记。

    两本日记记下了那个新加坡的人的十年的经历。

    洪波边看边喜,决定下来。今后,自己就是这个新加坡人了。

    不过这些事得先放一放,那三个家伙要处理。

    在特工训练班中,洪波学会了血腥,也学会了狠。

    这三个人手上沾了几十个人的鲜血,死有余辜。

    洪波出了小院,四处寻找,终于看到了小院后面百米远有一个深坑。深不见底,不知这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

    洪波将那三个人提到了深坑边,先了结了他们的性命。

    然后,将死尸丢进了深坑中,丢下去半分钟,才听到有撞击声。说明这深坑有几百米以上。

    回到了小楼,洪波将那些死去的人的东西全部整理了一下。

    那些衣物等用不上的东西,全部用十几个箱子装好,提到了那深坑边,丢下坑去。

    剩下来的,是有用的、或者将来可能能用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放到了楼下杂物间,楼上不设杂物间了。

    又将那三个人的所有的用品全部丢去了深坑,洪波将楼上楼下一打扫,院子里也打扫干净了。

    那辆黄包车,说不定将来有用,洪波将它放进了院子的柴房内。

    忙完了这一些,洪波感到天亮了,太阳已经在跳东海。

    他将从孙二娘处拿来的钥匙,将屋子锁好,院子门也锁了。

    然后,洪波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向着院子外走去。

    到了外面,对照地图,他发现这里竟然是在南京市内。

    只是市内一个很偏的地方,小楼的周围五百米内,没有住房。

    洪波很满意这个地方,便走出了一千米,在一个路边,等到了一辆黄包车,二话不说就上了车。

    “先生去哪?”黄包车车夫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人。

    “找一个吃早餐的地方!”洪波将烟头弹出几米远。

    到了一个小店,车夫说:“这家的面很好吃。”

    洪波吃完了面后,又拦了一辆黄包车,去往卖汽车的地方。

    这是一家美国公司,说公司就两个人,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美国佬,另一个是美国佬的中国情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南京妹子。

    洪波一进入那带办公室的住屋,美国佬与女友就迎了上来。

    “先生,欢迎光临!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南京妹子说道。

    洪波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我想买一台车子。”

    美国佬一听,马上接话:“你的口音有我们西部的味道!我叫川普特。请问……”

    洪波笑着伸出手说:“你好!老川!我叫洪波。你可以叫我大洪,也可以叫我小波。”

    川普特握住洪波的手:“你好!哥们!我这老川,年久失修,经不起大洪水,还是叫你小波吧。”

    洪波笑道:“我也喜欢别人叫我小波。”

    二人一见如故,老川给小波酙上了咖啡,自己煮的。

    老川给洪波端上了咖啡,又递了一支雪茄,洪波说:“不习惯!”

    两人没有说车子,而是说起了美国,牛仔、新加坡。

    洪波在东京受训时,就有一条,熟记世界地理,所以他没去美国西部,也能与老川聊的很投机。

    实在是不想聊了,洪波看了看手表:“老川,我们的序幕已经拉开了,可以说车子了。”

    老川不好意思,因为洪波已经看穿了他套近乎的把戏。

    “你想要什么样的车型?”川普特问道。

    洪波想都不想的说:“suburbancarryall”

    川普特伸出大拇指:“有品味,我刚好有一台。去看看?”

    “当然!”洪波站起身,跟着川普特来到了车库。

    川普特指着一台车子说:“雪佛兰公司率先推出独立悬挂系统的汽车,该系统可极大地改进行驶和操纵性能,并可极大地降低轮胎磨损,这就是具备创新技术的suburbancarryall车型。”

    洪波上驾驶座坐了坐,启动了车子,感觉了一下。

    洪波对着车窗外的川普特问:“多少钱?”

    “一千美元!”川普特报价:“卖给别人是一千二百美元。”

    洪波歪歪嘴:“这种把戏不要在我面前说了。”

    洪波看着川普特几分钟,然后掏出了一叠美元,数出了一千美元:“附带免费供应我两百公升汽油,我分几次到你这来加油。”

    “没问题!每次来多送一杯咖啡!”川普特抢过了一千美元。

    给汽车加满油后,洪波便开着车子离开了川府。

    到了街上,洪波买了两套床上用品,还有日常用品、生活用品,堆了一大车子,开着车子送回了小楼。

    洪波现在给这小楼赐名为洪波府,一个很响亮的名字。

    回来后,利用买回来的东西,洪波给小楼布置好了报警系统,还有陷阱、火力点。

    晚上,洪波给自己做了一餐丰盛的晚餐。

    吃完了饭后,洪波便躺上床上,思考着明天的任务:接头。

    临睡前,洪波按惯例打开了收音机,想看看有什么事。

    “现在播报南京西区市场价格,现在播报南京西区市场价格。黄瓜一角三分四厘一斤,茄子二角一分三厘两斤……”

    洪波终于听到了久违的声音,他急忙将菜价写了下来。

    黄瓜一角三分四厘一斤,组成的密码数字是1341,茄子就是2132。

    洪波将菜价抄完后,便拿出了一本书过来,对照着上面的页行字数翻译出了字来。

    黄瓜的转码字是速,茄子是去,最后所有的转码结束,得到的一行字是:速去东山坳土地庙。

    洪波看了看手表,将手上的译文和转码全部烧成灰烬。

    然后,离开了家,开着车子去向了东山拗。

    进入东山拗后,洪波将车子熄了火,人坐在车上没有下车。

    五分钟后,他才下车,向着车后走去。

    车后,有一条小路,很陡,直达山上。

    这条路不到土地庙,但是洪波却向这条山路行去。

    他是在鉴定是否有跟踪,这条山路只有一个地方上,如果有跟踪的话,肯定会暴露出来的。

    于是,洪波象一只猎豹一样,飞快地冲上了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