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见面
    ,风鸢最新章节!

    一到山上,他便伏了下来,看向了通向山下的路。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在过去了八分钟后,洪波才确定没有人跟踪,放下心来。

    但是他依然没有下山,而是从山上向着右边走去。

    凭着稀疏的月光,洪波从山上终于下到了右边的山脚下。

    看了看四周,再一次确认没有人跟踪,洪波这才向着土地庙走去。

    到了土地庙,洪波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绕庙转了一圈。

    之后,才进入庙中,不过进庙时,洪波的手上拿出了一支手枪。

    进庙后,洪波马上贴着了门左边的一个墙角,咳了一声。

    当洪波咳了一声后,庙内神像的后面响起了阴森森地声音:“求财还是求官?求子帮不上忙。”

    洪波马上回答:“求财找财神,求官找玉帝,我求女人钱。”

    暗号对上后,神像后面出来了一个人。

    洪波也向着对方走去,二人碰到了一起。

    “二表叔!”洪波向戴笠行了一个礼。

    戴笠笑道:“一年多不见,个子长高了,性格倒是稳重了。不错,你在日本的事说出来听听。”

    洪波便向戴笠汇报了日本这一年多的生活,还有自己现在已经加入了日本特务机关的事。

    “那你这次来南京,是奉影佐祯昭的命令潜伏南京的?”

    洪波递给戴笠一支烟:“应该是他的安排!一切要到明天接头后才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

    戴笠接过香烟:“那你就去接头,有情报就告诉我。地址就是城南的回味茶楼,在那个茶楼的厕所,有一根被砍了一刀的竹子。竹子从上向下数的第三节有一个洞,你写好的密信就从那洞中塞进去。情报投入后就会掉下去,下面有人收信。”

    “是!我记住了!”洪波替戴笠点上烟。

    戴笠深吸一口烟:“如果我有命令给你,每天的早中晚定时给你报菜价,紧急情况下,有电话打给你,问‘扬州的美女要不要’,接到了电话后,你马上去离这一里远的街上的咖啡馆,在那里见面。”

    洪波点上烟:“接头的人是谁?安全吗?”

    戴笠笑着说:“安全,一个大美女,咖啡馆的老板娘。”

    “那我现在的任务是什么?”洪波问道。

    “你的任务就是做好日本人的间谍,为他们做事。取得日本人的信任。其他的就没有任务了。”戴笠拍了拍洪波的肩。

    “是!我知道了!”洪波嘻皮笑脸说:“二表叔,我现在是你的伙计,你不给点经费给我花花。”

    戴笠骂了一句:“你家拔一根毛,够我们局用三年。你还缺钱?”

    “那不一样,从你这拿到的,是我的工资钱,用起来腰杆也硬。”洪波笑着说道。

    戴笠掏出一张大洋本票,递给洪波:“你以为我让你做事不给你开薪水?对了,你现在是国民革命军上尉军衘!”

    “才上尉?拿不出手的。”洪波看不起的样子。

    “升官还不容易,只要你有功劳,我就升你!”戴笠的话一说完,人便消失了,已经离开了土地庙。

    洪波在戴笠走后十分钟才从庙内出来,可是他一出来,他就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已。

    有人在盯上了自已!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

    洪波一边想着!一边向着前面走去,思考着对策。

    洪波没有回头,但是他的耳朵却听到那人在同步跟踪自己。

    洪波快,那人快,洪波慢,那人慢,看来是想查清自已的身份。

    洪波一咬牙,飞快地向前跑去,跑到了一个上坡处,他便向地下一扒,滚到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后面。

    一会儿,洪波听到了有跑步声跟了上来。

    很快,一个人冲上了坡来,上坡后他停下了脚步。

    可四周一扫眼,没有发现人影后,他便向着石头走来。

    当他离石头只有三步远时,他掏出了手枪:“出来吧!我已经听到了你的呼吸。”

    然而,洪波依然没有动,在日本的时候,洪波就有一个特长:潜伏时可以控制到自己的呼吸别人听不到。

    所以对方说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肯定是假话。

    见到石头那边依然没有动静,这人也怀疑,石头那边肯定没有人。

    但是他还是向着石头摸了过去,手中的枪随时准备发射。

    又走了三步,来到了石头的后面,果然没人。

    那人松了口气,准备回身去路上,可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洪波已经从石头的后面转了出来,来到了石头的前面。

    在那人回身的当下,洪波的掌刃已经劈在他的脖子后边。

    突然受到了重击,那人哼了一声,便倒了下去。

    当那人倒下后,洪波将他拖到了大石头的后面。

    搜了那人的身,将所有的东西搜了出来,并用对方的裤带,将他绑了起来,丢在地上。

    检查搜来的东西,洪波竟然发现那人有一本证件。

    蓝衣社的人,不知是因戴笠而来还是跟着自己而来?

    不过看情况应该是跟戴笠而来的,因为洪波在之前的上山一关中,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洪波暗自心惊,这件事要告诉戴笠,如果他不再注意尾巴,说不定将来会害死自己的。

    洪波一掌拍醒了那人:“谁让你跟踪我的?”

    那人醒来时,发现自已已经被绑了,便说:“我不是跟踪你。”

    洪波冷笑道:“不是跟踪我?怎么会被绑在这里?”

    “我是跟踪戴笠的,想不到他却来到了这里同你见面。说明你肯定是他的一个重要的暗线。”

    洪波已经不想同他多说了,因为他听到了远处有汽车的声音。

    看到那人的样子,洪波猜到他的打算:汽车来后便高声喊叫。

    洪波既然已经看出了他的想法,怎会让他得逞?

    在那人焦急地看向坡下时,洪波一拳击在那人的太阳穴上。

    然后,提着那人离开了大石头,向着一个悬崖走去。

    来到了悬崖后,洪波将那人身上的东西连钱都放回他的口袋内。

    并且解开了那人的裤带,重新帮他系上。

    忙完了这一些,洪波看了看悬崖的下面,对晕死的那人说:“你从晕死中死去,没有痛苦的。对不起了!我不得不杀你。”

    说完,洪波狠了狠心,两手一扔,那个人便象一块大石头似的急坠,向着悬崖下面飞去。

    几秒钟后,崖底下面传来了一声撞击声音,但是没有喊叫声。洪波抓着一棵大树向崖底下看去。

    他看到了一个人爬在地上,四周都是红的。

    洪波便在悬崖顶上做了一个现场,一个那人失足掉下悬崖的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