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收了
    原来秀子倒在床上时,双手勾住了洪波的脖子,带着洪波也倒了。

    洪波倒下去,压在了秀子的身上,秀子呻吟了一声。

    随后,秀子紧紧地抱着洪波,香唇也封住了洪波的口。

    洪波大脑一炸,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也主动亲吻起秀子来。

    亲了十几分钟后,洪波开始将手伸进了秀子的胸前。

    “洪波君,要了我吧!”秀子又呻吟了一声,这回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感。

    于是,洪波就变成了野蛮的人了,地上到处都是衣服……

    又过了十分钟,秀子一声尖喊,一切恢复了平静。

    洪波准备下床去收拾衣服,但是被秀子拉住了:“夫君,我想让你陪着我躺一躺。”

    洪波便躺在了秀子的身边,让秀子的头枕在自己的肩上。

    “你太猛了,也不体贴人。”秀子轻声地说。

    “我可以更猛一些,你喜欢吗?”洪波轻轻地说。

    秀子点点头:“夫君,你不觉得在那酒楼见到我奇怪吗?”

    洪波故意装糊涂:“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怎么在那酒楼?”

    秀子动了动头说:“我是云子小姐派来的。”

    “原来你就是来同我做假夫妻的那个人。”洪波笑了。

    秀子也笑了:“现在是假的都做不了了。”

    “真的是最好!我昨晚上在这床上就想着压在你身上。”

    秀子用手拍了拍洪波一下:“命里注定的我要被你打针的。”

    洪波又压在了秀子的身上:“刚才是生手,技术不行,针没打好,要不我们再练打针?”

    “好!只要你的针头不弯了就行。”秀子挽住了洪波的脖子。

    于是,屋内又响起了让人听了心痒痒的声音。

    第二天,这套房子就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山本秀子不让洪波出去吃饭,她做给洪波吃。

    两人开着车子去了市场,买了很多的粮油蔬菜,肉食水果。

    在外人的眼里,他们是一对小夫妻。没有人认出秀子是日本人,平时秀子的习惯也是中国人。

    在秀子来后的第五天的晚饭后,家中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我是秀丽。”秀子接的电话。

    电话里讲了几句话,便挂了机,秀子放下电话对洪波说:“夫君,我要去接货了。”

    洪波拿出钥匙:“我开车送你过去。”

    秀子贴过来,亲了洪波一口:“有规矩的,我一个人去。”

    洪波点点头,将车钥匙交给秀子:“路上小心。”

    望着秀子开车离开,洪波知道,她是去见南造云子。

    虽然洪波很想知道南造云子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但是他还是压住了自己的好奇,没有跟踪出去。

    也许南造云子的人就在屋外观察着自已,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因为自己毕竟是中国人。

    现在这个时候,好奇心会害死自己的。

    洪波估计的不错,秀子走后二十分钟,一个人从洪波的屋后悄悄地离开了,到了一千米远之处,开车去了一个电话亭。

    “他在家里没有出门。”这人对着电话筒说道。

    “继续临视他,有情况随后报告。”那边的一个女人说道。

    这女人就是南造云子,接完了电话,她回到了沙发边坐下。

    坐在沙发上还有一个女人,她就是山本秀子。

    “表姐,你不相信洪波君?”山本秀子吃着葡萄问。

    “他的底细我要了解清楚。”南造云子说道。

    “哦!可是他是影佐君的徒弟啊?”秀子辩护道。

    南造云子看了看秀子一眼:“昨晚上你们一个床上睡的?”

    秀子红着脸点点头:“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们原来就是在恋爱,这回见面后,就忍不住了……”

    南造云子笑了:“表妹,告诉姐,他猛不猛?”

    秀子点点头,幸福地说:“很猛!我都有些受不了。”

    南造手指头点在秀子的额头上:“你也没经历过其他的男人,怎么不知道他比别的男人还猛?”

    秀子上前,挽住了南造云子的胳膊:“谢谢表姐心疼我,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同哪一个中国的老将军上床睡觉。”

    南造拍了拍秀子的手:“我只有你一个妹妹,我不护着你护谁?”

    秀子高兴地说:“南京是我的吉祥地,有你在,还有洪波君。”

    南造云子马上板地了脸:“不要忘记了你的任务。”

    “是!组长阁下。”山本秀子马上恢复正常了。

    南造云子从沙发边的一个台子上拿出了一张纸,交给了山本秀子:“将这个交给洪波发出去。”

    山本秀子接过纸条:“为什么要他发?我也可以发出去的。”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命令。”南造云子说。

    山本秀子马上明白:“我知道了,表姐是在试探洪波君。不然的话,让他做专职发报员,岂不是浪费了。”

    “秀子,我告诉你,不能让爱情迷住了你的双眼。”

    山本秀子立正站好:“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我们家族一直都是在情报战线上为天皇效力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成为我们家族的骄傲。”南造云子送秀子出门。

    秀子在出门时,向南造云子的口袋中塞进了一张本票。

    “一千大洋?舅舅不是让你昨天给了我五百大洋吗?这是哪来的?”南造云子拿出了本票。

    秀子笑着说:“洪波君杀了那三个劫匪,收了两千多大洋,给了我一千,我没什么用,就给表姐了。表姐要接触那些人,没钱不行。”

    南造云子将本票收好:“算你心疼姐,我没白心疼你。”

    送走了秀子后,南造云子也离开了这套房子。

    这房子只是一个据点,平时她不在这里住。

    这里就要略讲一下南造云子的经历。

    南造云子在少年时代就已精通射击、骑马、歌舞等。

    13岁时,南造云子被送回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学习,学习汉语、英语、射击、爆破、化妆、投毒等特工技术。

    其间,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对其相当赏识,并专门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4年后,南造云子毕业,并被派往中国。

    1929年,南造云子被调往南京,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作掩护,打入国民党政府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招待员。

    南造云子能歌善舞,妖媚迷人,所以迷住了许多人。

    离开了备用的住处后,南造云子乘黄包车到了一个舞厅。

    在舞厅的门口,有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正等着南造云子。

    “阿雅。”那男人一见南造云子,便高兴地迎上来了。

    南造云子上前挽住了那男人的手:“张主任,我可没有迟到哦。”

    那个男人马上挽住南造云子的腰:“迟到也没关系,我愿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