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窃情报
    ,风鸢最新章节!

    两人进入了舞厅,张主任叫了酒,一边喝酒一边跳舞。

    “昨天晚上为什么失约?我可等了一晚上。”南造云子嘟起嘴问。

    张主任用手将南造云子的腰紧了紧:“我昨天在上海,知道失了约,所以我一回南京,没有回办公室就来见你了。”

    南造云子斜睨了一下张主任那挂在身边的皮包,相信了对方的话。

    于是,她便将胸脯贴着张主任:“知道你真心对我好。”

    “知道不行,要有表示。”张主任轻声地说。

    “什么个表示法?”南造云子在张主任的耳边笑了一声。

    这笑声让张主任神魂颠倒:“去我家里!我老婆不在家。”

    南造才不去那个容易引人注意的地方:“隔壁的人会看到。”

    “那去酒店开房?”张主任心痒痒地。

    南造云子摇摇头:“大酒店里谁不认识你?”

    “那就去一个小旅馆。”张主任再也想不出好主意。

    南造云子装作害羞地点头:“要干净的。我知道一家旅馆干净。”

    张主任马上拉着南造云子向外走:“不跳了!”

    南造云子被张主任拉出了舞厅,上了张主任的车,由南造云子指路,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小旅馆外面。

    张主任牵着南造云子的手,来到了柜台:“我要一间最好的房间。必须干净的。”

    小旅馆的老板忙说:“军爷,我们旅馆最干净的。”

    “干不干净由我们说了算,带路。”张主任说道。

    老板带着二人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大房内,打开窗户,阳光照进了房内,映衬着房内的清洁。

    “嗯!这房不错,我要了。”张主任掏钱交给了老板。

    老板退出房后,张主任便迫不及待地将门闩上。然后拉着南造云子,向着床边走去。

    南造云子挣扎了几下:“张主任,我们先坐着说说话好吗?”

    张主任不由分说,两手抱住南造云子的头,吻了上去。

    南造云子挣扎着不让对方亲,却不料被推到了床上,仰着倒向了床去,倒下时,不忘将张主任也拉倒了。

    张主任马上压在南造云子的身上,手伸了进去。

    “啊!不要这样……”南造云子呻吟起来。

    这呻吟声就象战鼓一样,让张主任兴奋起来。

    他撕下了南造云子的衣服,又撕南造的胸布,不料南造两只手紧紧地护着胸布,不让他撕。

    可是千算万算,算少一项,张主任的手快速地滑向了下面……

    南造云子急忙用手去护下面,但这时,张主任已经将她的胸布拿开,亲了起来……

    南造投降了:“哥哥!我答应你!”

    张主任高兴地将南造云子抱上了床,随后自已也上了床。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张主任感到自己今天很强,比过去都强。

    两次过后,张主任终于精疲力竭,满足地睡了过去。

    确认了张主任昏睡过去了,南造云子才轻轻地下床。

    她来到了沙发上,拿起了张主任的皮包,看了看。

    皮包上有锁,但是这些难不住南造云子,只三分钟,她便打开了锁。又检查了包内的摆样,这才将东西拿了出来。

    终于,在一叠文件中,她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上海军事布防图”,一张地图还有几张计划书。

    南造云子马上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个微型相机。

    将这几张计划书与地图全部拍下来后,她想了想,又将其余的东西也拍了下来。

    拍完后,她将相机装在从包中拿出来的一个铁盒子内。

    铁盒子中有很多的棉花,她将棉花扎在了相机的四周。

    然后,来到了窗户边,看着窗外的一草丛。

    南造云子将铁盒子使劲一摔,正好丢在了草丛中。

    铁盒子掉进了草丛中,外面看不见草丛中有铁盒子。

    做完了这一切,南造云子将一切东西全部还原。

    然后上床,躺在床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张主任醒来,看了看躺在他身边的南造云子。

    他确信两人一直在床上,因为他的手正压在南造云子的胸脯上。

    张主任收回手,下了床,去往房内的厕所。

    回来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包,便马上走过去。

    拿起包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事,他还是将包打开,检查里面。

    包里面与原来一模一样,证明没有人碰过。

    将自己的包锁好后,放到了床头柜上。张主任看到了南造云子的包,他便心里一动,走了过去。

    将南造云子的包拿起来,发现这是一个简单的包。

    没有锁,一打开就看到了里面装的东西。

    都是一些女人用的用品,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东西。

    张主任放了心,将南造云子的包放回原处。

    这才回到了床上,点上了一支烟,他的动作弄醒了南造云子。

    “我怎么睡着了?”南造云子睁开眼睛。

    张主任笑着说:“你将我榨干了,不累才怪。”

    南造云子爬上了张主任的胸口:“还不是你太猛了,弄得人家受不了,几次叫饶你都不停,我不累才怪。”

    张主任一听,火又上来了,翻身又扑了上去……

    第二天的早上,张主任起床了,他要上班去了。

    “我睡会!太累了!”南造云子在床上不愿起来。

    张主任点点头,放了五个大洋:“你起床后去买点好吃的。”

    南造云子光身跑了起来,抱着张主任亲了亲:“我等你再约我!”

    张主任点头离开了小旅馆,南造云子听到了汽车远去的声音。

    之后,她起床洗漱一番,提着包离开了小旅馆。

    转到了小旅馆的后面,观察四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她装作摔了一跤,扑在草丛上。

    在扑向草丛的同时,她拿出了那个铁盒子,装入包中。

    随后,南造云子快速地离开了那个小旅馆,回去了备用住处。

    到了备用房间,南造云子进入了暗室,开始冲洗胶卷。

    等到胶卷冲洗出来后,南造云子用放大镜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全部拍下来了,这才得意地笑了。

    这个张主任是她钓了几次的鱼,该人在军事委员会任职,负责各地的顶目报批的审核。

    在上一次跳舞中,他向南造云子透露他将去上海出差几天,回来后,希望南造云子答应他的要求。

    南造云子当时说:“如果你一回南京,第一个见的是我,那么我就考虑一下是否答应你。”

    所以,张主任在离开上海时就给南造云子打电话,约好一回南京就见她,并且他如愿了!而南造云子也如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