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拆坑
    他从裤子的小袋中,拿出了一个胶卷,这个胶卷是洪波在原来的三个劫匪的物品中找到的。

    洪波将原来相机中的一个胶卷扯了出来,原来的胶卷立即爆光了。

    洪波将从裤子小袋拿出来的胶卷上在了相机内。

    于是相机内的胶卷换了,洪卷放了心,危险解除了一半,现在是如何去处理爆光的胶卷。

    机场的厕所是男女由一个大门进入,再分成两个小门。

    洪波在外面的洗手处洗了手,发现没人。

    便快跑了几步,冲进女厕所,将手中爆光的胶卷丢向了女厕的左边角落,刚好落在一个废纸篓中。

    之后,洪波快速退出来,外面依然没有人。

    于是,洪波便回到了去东北的飞机候机处候机。

    就在洪波去厕所的时候,机场外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有一个人在向机场的警务处打电话。

    “机场吗?我举报!现在有一个日本特务拿到了对中华民国不利的情报正在准备登机去东北沈阳,将情报交给日本关东军。”

    那个人正是跟踪洪波的三个人之一。他将周森的衣着外表说了一遍,并指出情报就在相机内。

    打完了电话后,他便快速地离开了公共电话亭,去往了一边的一个小摊,买了一笼小笼包子吃起来。

    五分钟后,他看到了跑向电话亭的警察。

    警察找了找,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进去了机场。

    而在此时,正坐在椅子上等待登机的洪波却被七八个警察围了起来:“不许动!举起手来!”

    警察如临大敌似地将枪口对准了洪波,命令洪波举起手来。

    洪波一副不解地样子:“你们是拍戏的,还是真正的警察?”

    一个警长说道:“谁同你唱戏了?我们是机场警察。”

    听说是警察,洪波问道:“我没有偷偷入境,你们凭什么抓我?”

    “入境?你是什么人?”警长发现短路了。

    洪波马上说:“你们不要开枪哦,我拿证件给你看。”

    在得到了警长的应允后,洪波从口袋内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警长让洪波将证件丢在地上,由一个警察上前将证件拿起。

    警长接过了证件一看,发现这是一份新加坡的护照。

    护照上的照片是洪波的,姓名也是叫洪波。

    警长一下了蒙了,抓日本特务怎么会抓到了新加坡人。

    于是,他便让人去请局长过来处理,自己的权利不够。

    机场警察局长过来后,提出两件事,第一,要看洪波的机票,第二,要检查洪波的行李。

    洪波回答道:“我不离开南京啊!哪来的机票?”

    “你不出境,那你来机坡干什么?”警察局长怀疑道。

    “我是听说一个小时后,有一趟新加坡的飞机飞来,有新加坡的第一美女赵小兰小姐来南京,所以我来拍几张照片,留着纪念。”洪波说。

    警察局长马上派人去询问机场的人,新加坡的赵小兰小姐是否一个小时后降临南京机场。

    五分钟后,询问的人回来说:“赵小姐是应孔二小姐之邀前来南京的,孔二小姐的车子已经开来了机场。”

    警察局长便说:“那请将你的照相机给我们检查一下。”

    洪波护住相机:“给你检查后,要是爆光了,我怎么偷拍赵小兰小姐?那可是我的梦中情人。”

    警察局长说:“我们在暗室检查,应该不会爆光的。就算万一爆光了我们赔你一个胶卷。”

    洪波这才将相机放在地上:“要是爆光了,你们得赔我一个。”

    警察局长让警长拿起了相机,带着两人去了警局内。

    而警长带着人继续在外面陪洪波,洪波坐着,他们站着。

    警察局长回到了警局,将相机交给了一个技师:“去暗室检查一下,最好将这里面的胶卷换掉,并将这里面的照片冲出来。”

    技师马上拿着相机去了暗室,过了一个小时出来了。

    看到技师手上的照片,警察局长迫不及待地抢过来一看。

    立即他气得将照片摔在了桌子上:“什么玩意?专门偷拍女人。”

    技师说:“这个家伙肯定是个花花公子,猎美的。”

    警察局长摆摆手,指了指照机:“里面有胶卷没?”

    “局座,何必给他赔胶卷?很贵的。”技师说道。

    “人家是新加坡的人,弄不好传出去,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技师一听是外国的人,马上跑回暗室去给装上一个新胶卷。

    警察局长来到了候机处,笑着对洪波说:“是有人给我们报警,说是有一个日本特务,照相机里带有绝密情报,而且他举报的人的外貌就是你,所以我们才误会了你。”

    洪波一听,气愤地说:“我希望将那个报假案的人抓住,说不定他才是价真货实的日本特务。”

    洪波这话说出来,警察局长表示马上调查。

    可在离这十几的地方,一群围观的人中,有一个人一听,吓了一跳,马上退出围观队伍,向着机场外面跑去。

    原来他就是那个给警察局打电话报案的人。

    在他离开了机场后一个多小时,洪波也走了。

    赵小兰小姐是被飞机下面的专车接走了,洪波等了个空。

    不过他将警察局帮助洗出来的照片全带走了,说是回去欣赏。

    在机场的外面,坐上了客车,洪波又回到了家中。

    站在家门口,洪波破口大骂,骂了一个小时。

    听得躲在屋后面的日本特务暗暗地笑:现在知道南造云子的厉害了吧,你骂她,小心她再给你挖一个坑。

    骂累了,洪波便锁上门,去向了外面。

    等了半天,没有黄包车,奇怪了,过去洪波出来,黄包车就到了。

    洪波一想,明白了,这些人可能知道自己发现了他们,所以躲了。

    洪波喊了几声黄包车,没人理他,只好自己步行了。

    走了五百多米,才拦下了一辆黄包车:“去茶楼。”

    这个黄包车夫不是日特,所以将洪波送到了回味茶楼。

    洪波偷偷回头看了看,那三个日特还跟在身后。

    洪波看了那车子一眼,向着茶楼走去。

    那台车子慢慢地驶向茶楼的前面,下来了三个人。

    就在他们停车之前,洪波已经进入了茶楼的厕所,将在家中写好的密信从刀口的洞中投了进去。

    然后,又洗着手出来,坐在了一群茶客中。

    在茶楼泡了两个小时,洪波又去了自己常去的那家酒馆,点了三个菜一瓶酒,慢慢地喝了起来。

    吃了一个多小时,洪波才晃悠悠地叫了一辆黄包车,将他送回家。

    闩上了大门后,洪波坐在沙发上想起今天发生的事,不禁有些胆颤心惊,自己差一点当成日本特务被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