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调动
    幸亏山本秀子走前的提示:如果有意外,你不要想着如何去保护情报,而要保护自己,将胶卷爆光吧。

    而自己从山本秀子的话中,感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如果不是山本在进机场检票口时的手势,自己也不会发现南造云子已经送去了情报,留给自己的是一个陷阱。

    如果自己不去爆光胶卷,那么胶卷肯定会落入警察的手中,带给自己的不知是什么危险。

    如果不是换了一个胶卷,而而自己还照了许多的来往机场的美女像,那么警察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相机就是这个胶卷。

    如果自己不是从两个机场工作人员的口中知道赵小兰要来,也不会让警察相信自己是为了赵小兰而来,不是去沈阳。

    那张机票,当然是被撕丢进尿池冲走了。

    总之,有了这些警示,才让自己高度警惕,终于躲过了陷阱。

    不过,自己能躲过危险,南造云子应该知道,不知她后手是什么?

    不管了,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让我当替死鬼,没门。

    就在洪波想着今天的事时,戴笠那边收到了洪波的信。

    看完信后,戴笠大吃一惊,如果洪波被抓,那么自己肯定会去救他出来,这样一来,洪波就危险了。

    看南造云子的手段,她不会就这样了事,肯定会想法再挖坑。

    洪波在她身边,越向后走越危险,不能这样干等着。

    于是,戴笠向洪波又一次报了菜价,作了指示。

    洪波收到了报菜价后,想了想,便启用了紧急联络方法。

    这是他在毕业时,影佐给他的一个联络方法,如果遇到了需要援助的紧急情况,洪波可以向他发报。

    洪波用了两个小时,将自己回中国来的情况向影佐作了汇报。

    特别是花间对自己的陷害,自己分配到了南京,还有南造云子对自己的坑,这一切,他都讲了出来。

    电报中,他求师傅救自己一把,将自己调出南京去。

    影佐收到了洪波的信后,对于洪波的两次逃脱危险的办法很欣赏。

    毕竟是我影佐教出来的人,才能过这两个坎。

    从这两次处理危险的手段中,影佐觉得洪波是一个能在谍海中生存的人,能够办成一些大事。

    所以,影佐找到了中国课的课长,提出将洪波调到自己课。

    对于一个来自中国的外围特工,中国课课长没有在意。

    当即就开出了调令,将洪波调去了参谋本部第二部第八课。

    这个通知,很快下达到了在上海的南造云子的手上。

    洪波在机场的表现,南造云子已经知道了。

    在佩服洪波的机智时,她又有点没达到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于是,她命令撤出了监视洪波的三个日特。

    但是,她还是将山本秀子放到了洪波的身边,希望山本秀子能够掌握到洪波的活动情况。

    洪波是在五个小时后才收到了影佐的通知。

    影佐告诉洪波,他现在已经调到了影佐的课里,除了告诉洪波这个喜讯外,影佐还给洪波下达了一个任务:争取打入国民党的机构里,谋一份差事,哪怕是一份闲职也行。但是要多与国民党的官员接触,等待将来需要时能用上。

    洪波想不透影佐的目的,但是现在已经逃脱了南造云子的魔掌,他就感到安全多了。

    洪波又一次去了回味茶楼,将自已的新情况汇报丢进了竹筒内。

    这一次,洪波却没有发现那三个跟踪的人。

    也许是南造云子接到了通知吧,撤掉了跟踪,洪波轻松多了。

    回到了家不久,天已经黑了,洪波便收到了报菜价。

    译出后,他烧了纸条,拿着一包烟,向着屋后的那个大洞走去。

    在大洞的边上,有一块大石头,洪波便坐了下来。

    “我在这边,别回头!”戴笠的声音传过来。

    “二表叔,有话说吧,南造云子撤了跟踪我的人。”洪波说道。

    “还有一个人继续在跟踪你,只是你发现不了。”戴笠说道。

    “三四个人我都不怕,还怕他一个人。”洪波说道。

    “好!有志气!你的信我看了,安排你一个职位小意思,但是要做到不让日本人怀疑就难一点。”戴笠说道。

    “影佐说了,不需要什么有权有势的。”洪波说。

    戴笠笑了:“凭你这样,还想有权有势?”

    “那给一个吃闲饭的工作也行,只要事少钱多。”

    戴笠说:“为了不让日本人怀疑,你可以让你的女朋友的父亲山本出面,他认识南京方面的人多!让那些关系介绍你进来。”

    洪波一样,这是个好办法,山本本来就是日本特务,他出面介绍工作,日本情报部门不会怀疑的。

    “你放心!只要有人将你介绍进来了,具体的工作我会安排好的。”戴笠看洪波不说话,便安慰道。

    “那行!我回去就给他发报!他的联系方式正好还能用。”洪波站起身来,向着住屋走去。

    等他回到住屋时,看到了远处有灯光过来。

    有汽车过来,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山本秀子回来了。

    当汽车过来后,洪波看到了车内果然是秀子。

    秀子将车子停下后,便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洪波的脖子,将小口按在了洪波的唇上。

    两人亲热后,便一同进了屋内,坐在沙发上。

    “父亲同我说了你的事,吓得我不轻。”山本秀子说道。

    “还不是南造云子想对付我!”洪波恨恨地说。

    山本秀子马上挽住了洪波的手:“夫君,请不要再生表姐的气。”

    洪波一楞:“秀,南造云子是你的表姐?”

    “对!她是我姑姑的女儿!”山本秀子向洪波介绍了她家情况。

    洪波看着山本秀子的求助的眼神,只好答应了:“我不计较了,希望她也不要再对付我。”

    山本秀子亲了洪波一口:“表姐说了,不是她要对付你,而是她接到了命令,上面的人让他对付你的。”

    “上面的人?我没有得罪上面的人?”洪波不解。

    山本慎重的说:“记得那个想陷害你被免职的花间吗。”

    洪波点点头:“听说他调去了第三师团了。他在对付我?”

    “他的一个表哥是参谋本部第二部第七课副课长,主管上海南京这片,是他给表姐下的命令,计划也是他制订的,表姐只是执行人。”山本秀子将真实情况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洪波明白了,南造云子派的三个人走了,那个副课长派的人还在,继续在盯自已。

    不过他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三个人都盯不死自己,你行吗?

    “表姐说了,既然我同你做了夫妻,就让我继续跟你在一起。”

    洪波点了点头:“我才舍不得你走。老婆,帮我一个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