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相互算计
    ..org,风鸢最新章节!

    山本秀子连连点头:“夫君请说。”

    “我调到了八课,我老师让我想办法打进南京政府内。所以想请岳父帮忙,找一个南京的熟人推荐一下。”

    山本秀子连忙拿出了纸笔写了一份电报稿,写好后交给洪波看。

    洪波没有修改,同意了山本秀子的草稿。

    山本秀子拿着电报稿去了地下室,她去给山本发电报。

    洪波则是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不过目光是投向地下室。

    不知山本是否愿意出面帮忙?他应该知道秀子与自己的事。

    等待的洪波点燃了一支烟,他想到了秀子所说的话。

    南造云子可能是编了一个话来应付山本秀子。

    也可能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是有一个副课长在对付自己。

    但不管是副课长还是南造云子任何一个,今后自己就得小心。

    能打入进国民党政府机关办事有一点好处,他们就不敢对自己下杀手,因为自己在执行任务,任务黄了,他们就有责任。

    不知影佐是不是这样给自己找一个安全衣。

    “夫君!”山本秀子的声音在洪波的耳边响起。

    洪波看到秀子的手上拿着一张电报纸,便看向了秀子。

    “父亲说,让你明天到梅花路十五号去见一个叫李士群的人。”山本秀子将电报纸交给了洪波。

    电报纸上有一个地址,还有两句联络暗语。

    洪波记下后,便将这个电报稿烧掉了:“老婆,有一家茶楼的茶不错,我带你去喝茶。”

    “好啊!”山本秀子马上跑回房去换衣服。

    乘着山本秀子去换衣服的时候,洪波写了一封密信,放到了内衣口袋中,然后,来到院子检查汽车起来。

    将汽车检查了一遍后,没发现问题,洪波才放心。

    这时,山本秀子已经来到了洪波的身边,身上的香水味直扑洪波的鼻子,洪波便打开了副驾驶座位置,让山本秀子上车。

    车子开到了回味茶楼,洪波发现有一个人跟踪自己。

    这人应该就是山本秀子所说的那个副课长的人。

    洪波没有管他,而是与山本秀子要了一间小包间。

    两个人坐在包间内慢慢地品起茶来,茶的味道让山本秀子直叫好。

    喝多了几杯的山本秀子要去上厕所,洪波当护花使者送她进去女厕,而后,自己又进了男厕。

    一进男厕,洪波马上将密信投入了竹筒中。

    而后,他才来到了便池小便,这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人。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人,就是跟踪洪波的那个人。

    洪波马上装作已解好的样子,离开了男厕所。

    在洪波走后,那人看了看便池,发现洪波是小便,他又去厕所四周找了找,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离开了厕所。

    这时候,洪波与山本秀子已经洗好手回去了包间。

    半个小时后,戴笠收到了这封密信,他看了好几遍。

    “找李士群?”戴笠已经知道了山本的身份,那么山本让洪波去找李士群,就让戴笠不得不重视。

    戴笠马上调来了李士群的挡案,了解李士群的底细。

    李士群,1905年出生,浙江遂昌人。因其父早逝生活艰难,其母望子成龙仍送其读私塾识字。

    李士群只身来到上海后,靠聪颖和刻苦先后进入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读书。

    1927年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李士群赴苏学习,翌年返沪,从事**地下工作。

    李士群和妻子叶吉卿都是**员。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的身份从事地下活动。

    同年李士群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他托关系拜上海青帮大佬季云卿为师,季云卿保其出狱。

    1932年,李士群被中国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特务逮捕,他受不了严刑拷打便自首,随即被委任为中国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直属情报员、南京区侦查员,从事特务行动。

    李士群以上海《社会新闻》杂志编辑的公开身份,与同为**早期党员但均已叛变加入了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的丁默邨、唐惠民等人一起攻击**和进步人士,攻击在匿名状态下进行。

    “这是一个多变的生有反骨的人。”戴笠分析的结果是。

    如果将洪波放到了他的手下,对他的行踪有一些了解,从而让自己能拿到党务调查科的情报。

    戴笠的心中生起了一个念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既然山本能让洪波去找李士群,说明他们之间有关系,那就让洪波去找他,自已就不要出面了。

    于是,戴笠便安排了再次向洪波报菜价。

    喝茶吃饭回来,山本秀子便去睡美容觉了。

    洪波想到自己给戴笠的信,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戴笠应该收到信了,那么应该有回信了。

    于是他便来到了书房,打开了收音机,刚好收到了报菜价。

    写下了密码后,关掉了收音机,洪波便译出了密信。

    “李是共叛徒,现又同倭好!打入进去,掌握他的举动,不要暴露身份。”密信的内容洪波看了三遍。

    他掏出了打火机,将纸条烧了,然后开窗通风。

    点燃了一支香烟后,洪波便坐在书房的桌子边想起心事来。

    影佐让自己打入国民党政府内,插进一颗钉子!结果山本介绍自己的却是叛变共党、党务调查科的人的身边。

    戴笠也让自己打入党务调查科,成为他的内应。这说明,戴笠对于同僚的党务调查科有想法。

    那么山本介绍自己去投靠李士群,会不会也有什么想法?

    一下子,事情变得复杂起来,让洪波不得不考虑。

    可是这条路必须走下去,没有回头之路。

    这时候,洪波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楚天,如果他在多好。

    有什么事,楚天一定会考虑好,才让自己去做。

    可现在楚天已经不在人世了,自己再没机会听他唠叨了。

    就是师妹丽丽也不见了,不知她去了哪里。

    洪波从日本回来后,父亲告诉洪波,在他去日本的一个月后,楚丽丽走了,母女俩离开了洪家。

    楚丽丽留下了一封信,说是母亲想回老家去静静心,有亲戚来接,让洪江不用找了。

    信的最后是楚丽丽给洪波说的话,她告诉洪波,她答应的话,一定算数,让洪波也不要忘了。

    洪波知道,丽丽所说的算数是什么,就是她给洪波当小妾。

    一阵风吹过来,洪波打了个冷颤,他马上清醒了。

    站起身来,关上了窗户,洪波回到了房间,他也想睡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