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见习队员
    三个人打四个人,最后三个人赢了。

    洪波等三人高兴地离开了酒馆,一出酒馆,洪波便与二人分开,坐了一辆黄包车回家了。

    回到了家,山本秀子一看,忙问洪波怎么啦?

    因为洪波虽说没有李安两人的伤多伤重,但是两个人对打时,他的头晕晕地,脸上便挨了几下。

    山本秀子忙找红药水给洪波擦,口里直渍渍的。

    洪波不让秀子再弄,便抱住她坐在腿上。

    “一个人在家烦不烦?”洪波问山本秀子。

    “怎么会呢?这是我们的家啊!”山本秀子靠在洪波的肩上说。

    “注意不怀好意的人。”洪波用手摸着山本秀子的腿。

    山本秀子很快便来了兴趣,轻轻地在洪波的耳边说:“夫君,我想让你打针……”

    说完,咬了洪波的耳垂一下,马上将洪波也撩起火。

    结果是洪波又抱她上了楼,大战了一回合。

    第二天,山本秀子开车送洪波去了杂志社。

    一到杂志社,李安与王明星竟然比洪波先到。

    洪波看了看手表:“我没有迟到啊!你们怎么来了这么早?”

    李安回答:“是总编通知我们先到的,说是有任务。”

    洪波知道他们有事情做,便不再询问了。

    过了十分钟,李士群来了,喊了李安二人上去办公室。

    “你们怎么啦!又同人打架了?”李士群一看二人脸上就问。

    王明星忙将昨天的事讲了,并将洪波夸了一下。

    李士群点点头:“今天有事情交给你们去办。”

    李安与王明星马上立正,说道:“请组长下命令!”

    “据情报,**的一位高级干部,在江西战斗中负伤,被送到了南京来治疗,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找到他。”李士群说道。

    一听有任务,王明星便高兴起来,有任务就有补贴了。

    李安忙问:“哪一个小组来帮助我们?”

    李士群看了他一眼:“一碗饭,你吃不下?还要给别人分?”

    李安说:“我是担心我们的人手不够。毕竟南京的医院那么多。”

    王明星也点头,现在就他们两个人,也就四只手啊。

    李士群想了想,问:“新来的那个小子能打?”

    李安笑着说:“能打!不差我多少,而且没花架,实打实。”

    李士群也笑了:“我那朋友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既然将他介绍给我,肯定是想让我带带他。也好!就让他一起行动,看他的表现,如果表现不错,那我们小组就多了一个人。”

    李安与王明星直叫好,由王明星去喊来了洪波。

    “想不想同我干一番事业?”李士群问洪波。

    洪波想都不想,直接点头说:“想!表叔说了!你本事大着。”

    李士群得意地说:“想就要能吃苦听话,能做到吗?”

    洪波挺直胸膛:“能吃苦!一定听话!”

    “好!你现在跟着李安去办事,跟着他学。”李士群命令道。

    说完让洪波先回编辑室,他给王明星与李安分醒任务。

    洪波在编辑室坐了十几分钟,李安回来了。

    招招手,李安将洪波叫到了一边,递给洪波一支手枪,驳壳枪。

    “会使这枪吗?”李安看着洪波问。

    洪波点头:“教我功夫的教头也教我打过枪,我们家有好几支枪。我没事就同他们练枪。”

    李安昨天喝酒就听洪波说过,他家是有钱人。所以对于洪波会功夫会打枪是一点惊讶都没有。

    “这枪归你用了,还有这个证件。”李安丢了一个证件过来。

    洪波接过证件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洪波的名字,照片都没一个,在职务一拦内,写的是见习队员。

    洪波收起了证件和枪,听李安布置任务。

    “**的这个高级干部,是肺部中枪引起的吸引困难,经常发生晕死,这次来南京,是找南京的一个有名的大夫治疗。”

    洪波问:“我们一查医院不就知道了?”

    李安说道:“共党有那么傻吗?直接住院不就是直接等我们抓。”

    洪波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有什么办法才能找到他?”

    “他来南京的目的是什么?”李安问道。

    “治伤啊!生命危险了。”洪波不经思考便回答了。

    李安接过洪波递的烟:“对!他要治伤,必须要医生治。”

    “所以我们就盯死医生就行,只要跟着医生,我们就能找到他。”洪波高兴地说道。

    “就是这个道理。我们现在怀疑他们会去找三个医生,所以,你我王明星,每人跟踪一个医生。”李安说道。

    说完,李安拿出了两张纸条,每张纸条上写有一个医生的名字。在名字的下面,写有这医生所属的医院和家庭住址。

    就在洪波与李安正准备分派跟踪人员时,这时,王明星进来了。

    王明星来到了洪波的身边,看着桌子上的纸条:“你们还没有分派啊!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李安翻了翻白眼:“无事献殷勤,又是想换位置?”

    王明星讨好地说:“你知道,仁爱医院离我家近,慈善医院离我家远,所以我想换到离家近的地方。”

    李安摆摆手:“我家离慈善医院更远。你不用说了。”

    王明星知道李安那里不行,便看向了洪波:“小波子……”

    洪波伸出手:“给我吧!我去慈善医院。”

    王明星高兴地拍了一下洪波的肩:“还是小波子好。”

    拿到了任务,下班后,洪波回去了家中。

    山本秀子做好了饭,等着洪波下班回来。

    洪波一回来,山本秀子便拉着洪波坐到了餐桌上。

    桌上都是洪波爱吃的饭菜,高兴的洪波亲了她几口。

    吃完了饭后,洪波坐在沙发上想心事。

    现在已经是1935年1月了,从报纸上,洪波知道:红军在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便开始了长征。

    这个时候,红军已经突破了乌江,到达了遵义。

    在江西井冈山的五次反围剿中,红军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有很多的干部同志身负重伤,这次来南京治疗的高级干部肯定是没办法的情况下才来南京治疗的。

    可是,他的行踪泄露了,说明肯定有叛徒,不然的话,李士群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可自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这是让洪波着急的地方。

    他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有,给谁通风?给谁报信?

    洪波的上线楚天已经死了,他成了断线的风鸢,飞不起来了。

    可明知道有同志有首长在自己的面前处于危险,可自己就是没办法去救他,就是最让洪波痛苦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