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追击
    ..org,风鸢最新章节!

    “你从哪里拿来的这枪?”山本秀子收拾好厨房过来,发现了洪波放在茶几上的驳壳枪。

    洪波看了一眼枪说:“除了国民政府的特工,谁的特工用这么大的家伙?放身上都藏不住。”

    山本秀子拿起枪:“这枪不经看,但经用。对了夫君,你怎么配枪了?不是刚去杂志社当见习记者吗?”

    洪波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本证件,递给了山本秀子:“现在不是见习记者,是见习队员。”

    山本秀子看后笑了:“夫君,你爬的够快的。”

    “因为巧合,有任务,他们差人,所以便让我上了。”

    “什么任务?”山本秀子瞪大眼睛看着洪波。

    洪波知道必须回答了,所以便将情况说了,这个事情是隐瞒不住的,说不定明天,很多的人都知道。

    戴笠那也必须去汇报一下,不要让他对自己有看法。

    想到这,洪波便将枪和证件收了起来,对山本秀子说:“老婆,我们去喝茶,庆祝我第一步成功。”

    山本秀子高兴地说:“好啊好啊!我们去喝茶。”

    洪波开着车来到了回味茶楼,刚下车时,他看到了跟踪的那个人开着一台车停在边上。

    洪波走到了那车的边上,敲了敲车窗。

    车窗降了下来,露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人的脸。

    “干什么?你有病啊?”那人气凶凶地骂道。

    洪波一下子拉开了车门,将那人拉了出来摔在地上。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有人喊洪波住手。

    洪波掏出了驳壳枪,指着那几个人:“你想管闲事?”

    喊话的人后退了几步,但是嘴里没有服输:“你怎么非法持枪?”

    洪波掏出了证件晃了晃:“认识这个东西吗?”

    洪波的证件外面与正规证件一样,所以那些人一看,便知道了洪波的身份,于是,他们又退后了几步。

    洪波将枪对准那个跟踪的人:“我现在怀疑你是共党份子。”

    跟踪的那人哪里知道洪波这两天发生的情况,就算是他的主子,那个副课长也不知道,所以当他看到洪波的证件时,他吓傻了。

    自己这不是找阎王爷吵架──找死,竟然跟踪起国民党党部调查科的特务,他吓得忙将证件拿了出来。

    “自己将身上的东西全拿出来。”洪波命令道。

    那人忙将自己身上的所有东西拿了出来,其中有一把小刀。

    洪波将他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又看了看他的证件,然后,将那把小刀拿了过来:“下次要是发现你还跟着我,我就直接开枪了。”

    说完后,洪波便向茶楼走去,经过自己的车子时,山本秀子挽住了洪波的手臂,回头看了一下。

    那个人急忙收起了自己的东西,开着车子,跑了。

    “夫君,你真威武!”山本秀子将头靠在洪波的肩膀上。

    “那当然!我是谁?我是英明神武的洪波。”洪波牛逼轰轰道。

    不说洪波将密信放进了竹筒,却说那个跟踪的人回去后,马上将情况向中国课发电报作了汇报。

    这封电报错拿到了中国课课长的办公室。

    课长看了电报后,感到奇怪,便向南造云子去电询问情况。

    南造云子便将副课长因花间的事,而去设计陷害洪波的事说了。

    中国课课长一听,气得六窍生烟,这么一个好位置的人,现在竟然是八课影佐的人。

    中国课课长将副课长找来,骂他个狗血淋头。

    第二天,中国课副课长被调出了中国课,送到了第三师团,与花间一起当炮灰去了。

    对于这些事,洪波不知道,他只感到再没有人跟踪他了。

    可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山本秀子将洪波的任务汇报给了南造云子,南造云子汇报给了中国课课长。

    中国课课长马上安排了另一个小组的人,也在寻找**高级干部之事,他们也有打算。

    还有戴笠,收到了洪波的密信后,他笑歪了嘴。

    本来以为是一步闲棋,现在闲棋不闲了。

    抓共党,不是党务调查科一个人的事,特务科也责无旁贷。

    于是,戴笠安排了三路人马,死死地盯着洪波、李安和王明星。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情况:洪波在前面跟踪医生,戴笠与日本人在他的身后跟踪洪波。

    对于戴笠与日本人的跟踪,洪波很快就知道了。

    但他装作不知道,因为这也是他所希望的场面。

    三天中,洪波一直跟踪着慈善医院的那个黄医生。

    就是晚上都没有回去,弄得山本秀子也同他一起。

    因为有山本秀子在一起,走在外面,两个情人,那医生没怀疑。

    到了第四天,洪波发现黄医生出来不久,便被两个人劫持了。

    劫持他的人,将他塞进了一辆车内,车子向前开去。

    洪波马上挥手,让山本秀子将车子开过来。

    山本秀子将车子开到洪波身边时,洪波便飞快的上了车:“老婆,快跟上那台车!”

    山本秀子兴奋地开着车子向前飞驶,这时,在洪波的身后,两辆车子也加快了速度向前面的那辆车子扑去。

    “秀子,开快些,不能让他们超过我们。”洪波喊道。

    山本秀子马上将油门踩到底,车子飞了起来。

    后面的两辆车也将车子开得飞起来,三台车子直扑前面那台车。

    洪波一看,必须下狠手了,他马上掏出了驳壳枪,对着前面的车子开枪起来,枪声将南京震惊了。

    前面的车子看洪波开枪了,便一边开车向前跑,一边从车的左右两个方向向洪波的车子开枪。

    洪波躲过了射来的子弹,但是子弹打碎了汽车的挡风玻璃。

    “秀,没事吧?”洪波眼睛向着前面,口中问。

    “老公,我没中弹,玻璃也没有伤到我。”山本秀子说。

    洪波放下心,将枪从破碎的挡风玻璃处伸出,对准着前面的车子轮胎,连开了五枪。

    五枪过后,前面的车子行起了弯弯线,车子的轮胎被击中。

    于是,前往的车速降了下来,洪波的车子追上了前车。

    这时,一颗子弹向着山本秀子射来,山本秀子竟没有躲避。

    “小心!”洪波扑过去,将山本秀子挤向了车窗处。

    而那射来的子弹,击在了洪波的肩膀上,洪波疼痛地哼了一声。

    而洪波的车子没人驾驶,撞向了一边的山上。

    刚好山本秀子被挤,脚上也松开了,油门松了。

    结果,汽车撞到山上后,自动地熄火了。

    而这时,后面的一台车子向着那辆被洪波射破轮胎的车子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