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受伤
    扑去的过程中,前面的车子没有一丝反应。

    以为前车的人在准备向他们射击,所以他们便小心地下车,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了前车的车边。

    原来车内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被劫持的医生。

    “刚才的车内的人呢?”特务处的人问道。

    那个医生见到获救了,高兴起来:“你们开枪打破了轮胎,车子不能行走了,他们就下车跑了。”

    “有几个人?”一个小头头在车上四处检查着。

    “他们有三个人。”医生一下车,便掏出烟来给几人敬烟。

    这时,李士群带着李安和王明星来了。

    他们先看了现场,察看了那三个人的逃跑方向。

    发现已经失去了那三人的踪迹,便回来问医生。

    “他们绑你的时候说了什么?”李士群问。

    “让我去救一个人?”医生吸了一口烟说。

    “救什么人?为什么不带医箱?”李士群继续问。

    “他们没说救什么人,只说医疗工具都有,人去就行。”

    “说没说救的人是什么病?”李士群又问。

    “说了!是枪伤!”医生有些害怕地看着李士群。

    这时,李安来到了洪波的车前,一看,洪波负伤了。

    李安马上喊王明星过来:“小波子在这,他负伤了。”

    李士群见没有什么再能问的,便同王明星一起过来了。

    “她是谁?”李士群看着昏了过去的山本秀子问。

    洪波已经醒了,李安在给他包扎,他回答道:“我老婆,我让她陪我出来,行事方便些。”

    李士群点点头,看向了边上的车子:“他们是什么人?”

    洪波摇摇头:“不知道!我追劫匪,他们也跟在我的车后追我。”

    李士群冷笑一声:“想捡便宜?想的倒好。”

    洪波看了看车子说:“刚买的车子,就要大修了。”

    李安笑着说:“与其大修,还不如去买一辆新车。”

    洪波点点头:“你说的对,新买一辆车,只比大修一台车贵六百美元,我不如去买一辆,免得将来看见想起今天的事。”

    “你真的不想要这台车?”李士群问。

    洪波肯定的说:“不要了!等一下总编将我送到川普特的家中,我再去买一辆车。”

    李士群马上说:“行!那这辆车就给我们杂志社了。大修一下,还是不错的一台车。你休息三天,估计有了这次事情,那些共党份子不会再来劫这个医生了。”

    于是,洪波喊醒了山本秀子,两人上了李士群的车。

    李安则是上了洪波的车子,用了一根拖绳,由李士群的车将被撞的车子拖着去了川普特的家中。

    川普特一看洪波,叫了起来,而后,看了看被撞的车子,啧啧道:“小波,你同谁撞车玩,将车撞成了这样?”

    洪波气愤地说:“老川,你的车好象豆腐做的,不经撞啊!”

    川普特连忙说:“经撞经撞!你不是没事吗?”

    洪波也懒得同他说什么,指着边上的车子说:“换一辆经撞的!多少钱,贵了我就去大修这台车了。”

    川普特一听洪波又要买车,笑咪了眼:“我们是老朋友了,给你优惠价,一千二百美元!”

    洪波翻了翻眼:“一千二百?你抢劫啊?六百美元。”

    川普特叫了起来:“这台车是加厚型的,经撞!一千一百。”

    “那台车你也是说经撞的,结果成这样子了。七百。”

    两人还来还去,最后一个叫九百一十美元,一个叫九百美元。

    看到两人还在斗,李士群对川普特说:“你这个美国大老板,十美元算什么,何必费那多的口水,也比十美元贵。”

    于是,九百美元成交,洪波当即从皮包中拿出九百美元递给川普特,开走了川普特仓库的最后一台车。

    挥手送走了洪波一行人三台车,川普特对女友说:“得赶快让总部调车子过来,不然下次他又撞车玩后,我就只能卖我自己的车了。”

    女友笑着说:“你那破车,开一里路修一个小时,十美元都卖不出去,因为修理费就要几十美元。”

    李士群带着李安王明星去大修厂,一进去就让人围了起来。

    修理的人骂道:“这好的新车,撞成了这样!”

    这个修理厂的老板是李士群的朋友,一听李士群捡了一台车,便嘱咐道:“下次那个败家的要是再撞车,就给我留心弄一辆。”

    听得王明星与李安在旁笑了起来,洪波败家的名声成立了。

    洪波开车去了医院,给山本秀子检查了一下。

    山本秀子只是碰撞激烈,震昏了过去,没有伤。

    而洪波因为子弹穿了过去,没有留弹头在体内,所以便上了药,包扎了起来,又买了一些药,带回去换药。

    还是山本秀子开车回家,在家门口竟然看到了南造云子。

    洪波对南造云子点了点头,便回去床上躺下了。

    南造云子与山本秀子坐在沙发上谈话。

    “怎么成了这样?听说你也受伤了?”南造云子关切地问。

    “我没受伤,如果不是洪波君救我,我肯定没命。”

    山本秀子将那射来的子弹被洪波的身体挡住的事说了。

    “算他有良心,不负你这样的爱他。”南造云子叹息道:“秀子,你是帝国的特工,帝国不会让你为一个男人而牺牲帝国的利益的。”

    山本秀子看着南造云子:“表姐,你还想念金荣哥哥吗?”

    南造云子说:“想又怎样?他现在能娶我吗?就算他不计较我睡了无数的男人,可是帝国不会让他独霸我一人的。所以,我的命运就是献身于天皇,献身于帝国事业。”

    “可我不愿意!”山本秀子说道:“除了洪波君,我不会让另外的男人爬上我的身上。”

    “如果他们强迫你这样做呢?”南造云子问。

    山本秀子斩钉截铁地说:“那我就去死!自杀!”

    南造云子轻抚山本秀子的头发:“表妹!你在我的手下,姐姐能保护你,可如果你不在姐姐的手下,就想办法逃去一处别人不知道的地方生活吧。不然的话,你会象姐姐这样惨。”

    说完,南造云子叹息着、低着头走出了大门。

    山本秀子楞住了,想不到表姐这样说,她知道这是表姐爱自已。

    山本秀子醒过来后,急忙跑出去,开车送南造云子回家。

    汽车声音走后,洪波从楼上的房中走了出来。

    他可以肯定,南造云子很爱她的表妹山本秀子,这样的话都说。

    她说的很对!如果山本秀子继续从事特务工作,那么山本秀子的将来,就是南造云子的现在。

    这一切都是洪波不愿意看到的,他知道山本秀子爱他。

    那么他就要将山本秀子保护起来,不能让别人伤害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