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后路
    山本秀子送南造云子没回来,洪波接到了戴笠的报菜价。

    原来是特务处的人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戴笠。

    戴笠感到很满意,这个大少爷拼起命来也是够狠的。

    所以,戴笠命令洪波:保护自己,拿到情报。

    山本秀子在一个小时后回来了,回来后山本秀子紧紧地抱着洪波。

    洪波从山本秀子的呼吸中感到她很不安:“出什么事了?”

    山本犹豫了很久才说:“我不愿意象表姐那样生活,我不想当什么英雄,我只要陪着你慢慢变老就行。”

    “当然!你不陪我陪谁?”洪波捏住山本秀子的鼻子说。

    “不要捏我的鼻子,捏塌了不好看。”山本秀子说。

    洪波抱住山本秀子:“你刚才说,云子什么生活?”

    山本秀子伤心地说:“表姐为了一份情报,竟然去陪一个老头子睡觉,那老头子今年有五十七八岁了。”

    洪波心一动:“就是重要情报,云子也不应该去做,可以想其他的办法拿到手,何必受罪。”

    “我也是这样说表姐的,但是她说,不用这个办法进不了那人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可是有双岗的。”山本秀子说。

    洪波叹了一口气:“真不知她为什么要这样拼命。”

    “被逼的!没办法。老公,我现在后悔当初进入了这一行。”山本秀子的身子颤抖着。

    洪波紧紧地抱住山本秀子,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秀子,今后如果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你就逃出去,哪怕是杀人也要逃出去。我告诉你一个地址,你逃出去后,就化装去那个地方。”

    “什么地方?”山本秀子抬起头问道。

    “那里是我们家族的一个秘密地点,住着我们家的很多人。”洪波掏出了一个玉佩,给山本秀子挂在胸前:“到了那个地方,你拿出这个玉佩,说是文字辈的文波的妻子,家族的人就会收留你。”

    山本秀子感动了,紧紧地抱着洪波。

    洪波将山本秀子拉到了书房,从里面找出了一张地图,指着一个点:“从南京去那里要这样走,经过……转车……再到……到了这个县城后,你就可以租一匹马去家族,那里只能走马,不能走车。”

    山本秀子认真地记了几遍,又闭着眼睛默念了几遍,最后,又在一张白纸上划出了一张线路图。

    记下了线路图后,山本秀子说:“我到了那里后,就让你家族的人同你联系,让你知道我的下落。”

    洪波点头说:“每过五年,家族都要开一次会议,我们在外的人都会回去一次。”

    山本秀子因为洪波告诉了她一个后路,让她的心情开朗起来。

    这一夜,山本秀子睡的很安稳。

    休息了三天,洪波吊着绑带来到了杂志社。

    首先,他去了李士群的办公室:“总编,我来上班了。”

    李士群看了看洪波:“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是中枪的伤兵,别人立即对你产生了戒备。”

    洪波抓了抓头:“医生说,要过三天才会好起来。”

    李士群想了想说:“那你就三天后再来上班。也不多这三天。”

    洪波谢了一声,便去了编辑室,里面只有李安一个人在。

    “安哥!你不出任务?”洪波递上一支烟问道。

    “马上就去,反正有车子,到那很快。”李安说。

    “安哥配车了?恭喜!”洪波恭喜道。

    “什么配车?是组长的配车,他的车给了我们用。”李安说。

    洪波问:“你拿了组长的车,那他用什么?”

    李安羡慕地说:“用你那台车啊!你那车修好了,跟新的一样,组长喜欢得很,于是旧车就赐给我们了。”

    洪波说:“这样好!有事情,我们组就有三台车可出了。”

    李安看了看手表:“小波子,我得去跟人了。”

    洪波掏出一包烟,递给李安:“坐在车内盯人烦,拿着抽!怎么样?共党有什么动静没有?”

    李安接过了烟:“哪有动静?王明星那里也没有动静。难道共党在你那里动手后,被你的牛逼气吓着了,不敢来了?”

    洪波笑着说:“我哪有牛逼气,只有子弹穿眼透气。”

    两人哈哈大笑,一起离开了杂志社。一人上一台车,开车离开。

    洪波开车回家的途中,突然想起一个主意,于是,他便车头一转,向着慈善医院方向开去。

    到了医院的外面,他将车子停在了医院左边的一个亭角后面。

    这个地方比较偏,没有人经过,所以很安全。

    洪波点了一支烟,坐在驾驶座上抽着烟。

    突然,洪波发现了一个情况:那个被人绑架的医生出了医院。

    出院后,他向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可疑的人,便慢慢地向着一间杂货店走去。而洪波则是死死地盯着他。

    在杂货店的外面小櫈子上,坐着一个人。

    医生走到了那个人的身边:“借火用一下。”

    洪波在日本训练时,学习过唇语,所以能从医生的口唇张动上看出他在说什么。

    坐着的人将自己的半截烟递给医生:“先生这烟是初八买的吧?”

    医生摇摇头:“我的烟是初十二买的。你的烟是初三买的吧?”

    坐着的那人接过了医生递回的烟头说:“我烟是初五买的。”

    医生看了看四周,那坐着的人说道:“什么事?”

    坐着的那人说道:“一位首长负伤,子弹击中了肺部,子弹还没有取出来,需要你动手术治疗。”

    医生问:“手术器械齐全吗?消毒药水准备没?”

    “是在一家小诊所,东西都有。”坐着的人说道。

    “我两个小时后下班,在前面转弯处安排车子接我。”

    说完,医生便回到了医院大门内面去了。

    而那个坐着的人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也离开了杂货店外面。

    洪波等那人离开了三分钟,而且四周没有人走动、说明没人跟踪那人的情况下,便开车出来了,快速地行驶了一段路,看到了那个人在拉着一辆黄包车。

    因为那人的一身衣服最显眼,是一个黄包车的外套。

    洪波将车子向前直驶,超过了那个人,一直开到了前面一千处的一个小院内,这里是一家酒店。

    之所以超过那个人,因为这是一条直路,没有分岔路,黄包车肯定会经过这个小院。

    第二个方面则是:黄包车夫不会怀疑有人跟踪他。

    当黄包车超过了小院三百米,洪波又将车子开了出来。

    就这样一直吊着那黄包车,跟到了一个挂着“济民诊所”的前面,黄包车夫进去了诊所。

    洪波知道,这里就是那个红军高级干部藏身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