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脱险
    医生一惊,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女孩。

    “伯伯,你的钱掉地上了。”小女孩指着地上的钱。

    医生将钱捡起来,对小女孩说:“谢谢小朋友!”

    “不用谢!”小女孩高兴地跑了出去。

    医生关上了电话亭的门,用一只脚顶住门。

    身子靠在亭壁上,按照理发师给的电话号码,拨打起电话来。

    电话很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这里是济民诊所。”

    医生马上开口:“我想找一下李医生,我是他的病人。”

    对面的人很自然地说:“我就是李医生,你是哪位病人?”

    医生说:“大夫,我肚子痛,一天拉八次。”

    那边的人说:“那不是肚子痛,是你小便有问题。”

    暗号对上了后,医生说:“我说你听,不用回答。蓝衣社已经盯上了你们诊所,准备抓捕病人,因为叛徒就是黄包车夫。上级命令,你们马上撤出,快!这个电话肯定被监听了。”

    说完,医生放下了电话,离开了电话亭,走到了转角处,上了一辆黄巴车,离开了这片区域。

    而那边的李医生在医生放下了电话后,也喊来了一个护士:“快撤离,这里被敌人盯上了。”

    说完,两人一起去了诊所的仓库,进仓库后,李医生在仓库的门处挂了一颗手榴弹。

    两个人从仓库的一柜子处钻了进去,进入了地道。

    行走了三分钟,他们出来了,来到了离诊所十米远的一个院外。

    就在他们进入仓库后五分钟,一队蓝衣服的人冲进了诊所。

    “所有的人原地不许地,举起手来。”一个人喊道。

    诊所里的三个人不知所措,但是在枪口下,他们还是老实地将两只手举了起来,靠在了墙壁上。

    这时,那个黄包车夫也进来了,进来后便看向了三个人。

    “他们不是共党,只是诊所的工作人员。”黄包车夫说。

    蓝衣社的人马上对诊所进行了搜查,很快搜到了仓库。

    看到仓库的门是闩着的,一个蓝衣社的人上前,就是一脚,便劲踢了过去,一下子将门踢开了。

    但是,随着仓库门被踢开,门后的手榴弹的弦也拉开了。

    “轰!”一声巨响,踢门的那个人被炸死了。

    离门近的两个人也受了轻伤,吓得大家向诊所内跑去。

    他们以为是仓库内有人向外丢手榴弹,所以纷纷向着仓库开枪。

    而这个时候,李医生与护士听到了爆炸声和枪声。

    他们不敢在此停留,急匆匆地离开了。

    等过了五分钟,仓库内没有动静了,一个头目命人进仓库。

    很快,仓库内传来了喊声:“队长!共党跑了!”

    队长带着人跑了进去,发现了一个地洞口。

    “进去追!”队长命令两个特务进入了地道。

    过了十分钟,有一个人退了回来:“队长,洞口在诊所外。”

    队长感到不安,便从地道去了那边的出口,果然是离诊所十米远。

    安排人四处追踪,过了十五分钟,他们都回来了。

    一个相同的结果,没有发现诊所的两个人,他们逃脱了。

    蓝衣社这边扑空,洪波在一处楼上看得清楚。

    放下望远镜后,洪波放心地离开了这楼。

    而在洪波开心的时候,南京地下党的负责人正在听取医生的汇报。

    听完了医生的汇报后,南京负责人问:“那封信的落款是鸢?”

    医生肯定地说:“我没有看错,是写的鸢。”

    负责人奇怪道:“我们市委的同志,没有叫鸢的。”

    医生回答:“那人很机警,我没有发现他。”

    负责人说:“从他报警的情况看,一,他知道你是地下党。二,他知道诊所已经被包围了,他不能给诊所报警,所以他只能给你报警,通过你向组织报警。”

    医生也认同这个分析:“从这两点看,他应该在蓝衣社内。”

    负责人点头:“只有蓝衣社的人才知道敌人的行动计划。而且他不去诊所报警,也是怕监视的蓝衣社的人发现他。”

    医生敬佩地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同志!”

    “可是,他不是我们市委掌握的内线。如果是我们的人,那么对我们的工作有极大的帮助。”负责人惋惜道。

    医生分析道:“可能是中央掌握的内线。”

    负责人马上起草了一份电报,向中央汇报了这个情况。

    一个小时后,中央回电,中央在南京的人员中,没有代号是鸢的内线,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了。

    洪波不知道这个情况,他带着菜盒子,回到了家中。

    山本秀子高兴地跑了出来,抱住了洪波。

    洪波感到山本秀子有些不一样,便问道:“老婆,怎么样了?”

    山本秀子仰着头看着洪波:“夫君,我今天去了医院。”

    洪波看着山本秀子:“哪里不舒服了?”

    山本秀子呡着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洪波一看,以为她病了,便伸手摸了下她肚子:“肚子痛?”

    山本秀子轻轻地在洪波的耳边说:“夫君,你太厉害了,一枪就中了,打针直中血管。”

    洪波还没有明白过来:“我打枪本来就厉害,打针……”

    洪波停住了话,他明白过来了:“老婆,你有了?”

    山本秀子幸福的说:“哪个没有来,所以我去了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告诉我,我有了孩子了。”

    洪波欣喜若狂地抱起了山本秀子,抱着山本秀子转了一圈,又便劲地亲了山本秀子一口。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们喝酒庆祝。”洪波将秀子抱到了餐桌边上坐下,他拿出了菜盒子的菜。

    两个人碰杯,欢笑不停,吃完了饭后,洪波当洗碗工。

    忙完后,洪波陪着山本秀子躺在床上。

    “老婆,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你父亲?”洪波问道。

    山本秀子摇头:“他满脑子都是为天皇尽忠,如果让他知道我怀孕乙,他肯定会带我去医院,打掉孩子。”

    洪波赞同山本秀子的看法:“那也不能告诉我父亲,他一高兴,说不定会将事情告诉你父亲。”

    “还有表姐也不能让她知道,特工是不允许生孩子的。”山本秀子又提出了一个意见。

    “那就我两个人知道,再等两个月,我就送你回我祖屋,在那里,你生下孩子,家人会当你是宝贝。”

    “为什么啊?”山本秀子不解地问道。

    “我们祖屋里都是我的爷爷奶奶辈,而且我们洪家,我是一代独传,你说你是不是宝贝?”洪波说道。

    山本秀子点头:“那我们的孩子就是洪家的接班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