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去芜湖
    第二天,洪波没有去杂志社,在家陪山本秀子。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洪波接起了电话,原来是李安打来的,说是李士群找洪波。

    洪波便同山本秀子打了声招呼,去了杂志社。

    进了李士群的办公室,洪波发现王明星与李安都在。

    李士群看了看洪波的吊带:“什么时候能好?”

    洪波回答:“医生说了,还要两天,我天天在家换药。”

    李士群让洪波将那天车祸前的事再讲了一遍。

    洪波便将发现有人绑架那医生,自已发现了便上去跟踪的经过讲了一遍:“撞车已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李安接过话:“什么绑架?那是他们发现了你的跟踪,便唱了一曲戏给我们看。”

    洪波不明所以然的问:“明明是那医生被带上了车啊?”

    李士群解释道:“那劫匪与医生是一伙的。昨天,蓝衣社的人抓了共党的一个联络员,那联络员招供了,说出了在一个诊所内要给共党的高级干部动手术,手术的医生就是你跟踪的那个医生。”

    洪波一听,便兴奋地问:“那抓到了共党的高干了?”

    王明星接过话:“那些蓝衣社的人都是草包,包围死死的,却让诊所的人从暗道中逃了,还一死二伤两个蓝衣社的人。”

    “医生呢?他还在医院吗?”洪波问道。

    李士群点着一支烟:“医生也跑了,本来他们计划是三点钟动手术,结果共党的人在两点多都跑了。”

    “跑了?”洪波失望道:“那共党高干伤这重,他也跑了?”

    “共党高干没有来,原本计划他是二点四十分到。”李安说。

    洪波也点上支烟:“共党提前得到了消息?”

    李士群肯定道:“根据这个情况,很可能消息是从蓝衣社内部泄漏出去,说明内部有共党奸细。”

    洪波张大着嘴:“共党在蓝衣社里有人?”

    “嗯!这情报如此准确,在收网前半个多小时,共党全跑了。不是内鬼作崇还有谁这样熟悉情况?”李士群说。

    洪波点点头,自责道:“要是我没有受伤,继续盯死那医生,说不定我们有机会。”

    “就是你跟着医生,我们也抢不过蓝衣社的人,他们出动了四五十的人。这帮人只会抢别人的功劳,结果事情办砸了。”李安说。

    “蓝衣社的人怎么知道那个医生?”洪波问。

    王明星吐了一口痰:“他们派人跟踪了我和李安,难道不会派人跟踪你?跟踪我的人现在还没撤。”

    李安点头:“组长,这样不是个办法,我们抢不过他们啊。”

    李士群的右手已经握成了拳头,他是从共党那边叛逃过来的人,南京的上上下下都对他是另眼看待,没有人相信他,只是让他卖命。

    有好几次的行动,就象现在这样,被蓝衣社与党务调查处的人抢走了,弄得有人告状,说他只花钱不办事。

    知道他的处境不好,所以也没有人愿意跟着他。

    只有王明星与李安跟着他,李安是李士群的堂弟,王明堂是李士群老婆的表弟。

    洪波也表示赞同:“总编,我们得想办法才行。”

    李士群冷笑道:“就让他们先得意,我们先不动,我不动了看你怎么去跟踪我?”

    于是,王明星请了假,回家去探亲,洪波因公负伤,在医院开了一个证明,李士群批了一个月的假。

    等于李士群的小组停止了运作,但是洪波知道,李士群这是掩人耳目,其实他的暗手已经铺开了。

    可能还是对洪波不相信,所以洪波的病休是真正的病休。

    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洪波专门服侍山本秀子。

    两个人的日子过得非常的幸福,让洪波有了带着山本秀子离开这喧嚣的世界,找一个静地过日子的想法。

    然而他想静,但是别人却不让他们静下来。

    这一天,南造云子来到了他们的家中。

    原来,南造云子有一个行动,需要山本秀子与另外的一个日特扮夫妻,前往安徽的一个地方,配合南造云子去拿下一个国民党的军长手里的长江中下游段及安徽的军事布置图。

    “不行!”洪波极力反对南造云子的安排。

    让山本秀子同别的日特住一起,随时都有危险。

    “我不去!”山本秀子也是态度坚决。

    “不是不行,这是中国课课长下的命令。没有你们的掩护,我一个人执行不了这个任务。”南造云子态度也很坚决。

    “我不与别的男人住一起。”山本秀子说道:“洪波君正休息,要不让洪波君同我一起去,我们本就是夫妻,不用扮。”

    南造云子看向了洪波:“你觉得怎么样?”

    洪波看了看山本秀子:“我去,就帮你们一次。”

    洪波没有注意到,南造云子走的时候,脸上那得意的笑容。

    第二天,南造云子乘船去往芜湖,洪波与山本秀子也乘船去往了芜湖,三个人住进了芜湖酒店。

    芜湖酒店,是芜湖最好的社交场合,每天都有社会名流来到此地。

    在一楼,有一个五百米的舞厅,那里才是最热闹的地方。

    在芜湖前,南造云子化装了一下,化装得妖娆,性感,而且能让过去认识她的人认不出她来。

    山本秀子在脸上化装了一块大癍,让她从美女变成了丑女,其实也是用来衬托南造云子的美丽。

    洪波也将自己变丑了,配起山本秀子这个丑女才合配。

    但是,洪波扮成了一个有钱的富家公子,有钱不怕丑。

    到芜湖只一天,来了一个美女的消息传遍了芜湖。

    第二晚上,很多的达官贵人,来到了舞厅,只求一舞。

    第三天晚上,芜湖驻军在芜湖酒店包场,为驻军军长庆生。

    在第三天的上午,南造云子和洪波都收到了请柬。

    为此,洪波出去花了钱,让人做了一个大花篮,摆到了酒店的大门口,虽说花篮很多,没有人知道是洪波送的,但是,礼节不可少。

    到了晚上,洪波带着山本美子去了舞厅。

    而南造云子却还没有下来,还在房内摆谱。

    下到了舞厅的洪波,与山本秀子在门口被人拦住了。

    检查了两人的请柬后,又对洪波的身上随意关注了一下。检查的人指了指一个登记台,原来是让洪波去交贺礼钱。

    洪波来到了登记台边,从身上掏出了十个大洋,放到了桌上。

    那个登记的人抬头看了看洪波,又看了看山本秀子,问:“只有十个大洋?你不是富家子弟吗?”

    洪波陪着笑脸:“出来后,花销大了点,只剩这多,正等家里的人送钱来呢,后面一定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