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偷情报
    洪波知道没事的话,南造云子不会拦住自己。

    他马上一动不动,两只手扶着本板,同时眼睛看向木板。

    南造云子来到了木板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剪子,伸向了木板下面的一个竹竿,那上面有一个铃铛。

    挨着了那铃铛后,南造云子一使力,那铃铛被剪断,掉进了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洪波打了一个手势,问南造云子是否还有,南造云子摆摆手。

    洪波这才放心地上了木码头,对南造云子打手势:那些明暗哨怎么处理?杀了他?

    南造云子打手势回答:“你一杀人,不就暴露了?”

    洪波回答手势说:“那我就避开潜过去,我先走了。”

    说完后,洪波便弯着腰,过了木码头,向前潜去。

    上了岸后,洪波注意了四周,发现明哨正坐在哨亭内用头弹琴,一点一点地很有节奏。在明哨的左边一百米处,有一个暗哨,但是那暗哨在抽着烟,眼睛看向了军营。

    另外的一个暗哨在哨亭右边三百米处,他的视线则是看向了地上,不用说,也是在被睡神召唤。

    洪波向后打了一个手势,便向着明哨与左边的那个暗哨的中间穿去,很快便越过了哨亭,到达了哨位后面。

    跟在洪波身后的南造云子,也顺着洪波的足踪,穿过了哨位。

    但是在到达离洪波十几米的地方,她伏下不动。

    原来是那个将眼光投向军营的暗哨,收回眼光,看向了哨亭。

    刚好这时南造云子已经越过了哨亭,所以那暗哨什么都没看到。

    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那暗哨将目光投向了河面。

    这时候,南造云子借机窜了十几步,前行了五十米。

    而洪波则是后退着,一边注意着那暗哨,一边退了三十多米。

    这时候,洪波离那军长的住房只有一百米左右。

    在军长的屋前有一个明哨,再没有其他的岗位。

    那个明哨还是很负责的,站在那里没有睡觉。

    南造云子打了一个手势:我们去他家的后面。

    洪波点头,向着房屋的后面潜去,观察起房屋起来。

    这个房屋,是个二层小楼,对于洪波与南造云子来说,这房子没困难,几下子就上去了。

    洪波选定了一个从楼上下来的排水管,准备从这个水管上去,进入二楼的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的窗户是半掩的。

    这时,南造云子又拉住了洪波,洪波不知什么回事。

    南造云子从腰上取下一个防水包,打开后,拿出了一个东西。

    这东西正是洪波前面用过的接收器。

    南造云子将接收器轻轻地打开,一阵闪频后,在接收器的上面出现了一个红点,红点正是军长身上的信号源。

    但是,奇怪的是,军长身上的信号源不在这个房屋内。

    那红点的闪烁,在这幢房子边上的一个平房的下面。

    也就是说,红点放到了地下室去了,不在楼上。

    “什么东西?能离开人?”洪波打手势问。

    南造云子回手势:“一个富商送给他的极品玉首饰。”

    洪波明白了,南造云子将那信号源放到了首饰盒子内。

    可是,那个地下室的入口很有问题,因为入口就在那哨位的后面。

    除非你杀了那个哨兵,否则你不能越过他进入口。

    洪波打出了手势:“怎么办?杀不杀?”

    南造云子想了想,摇摇头:“不能杀!你尽量靠近入口处,在他回头走出哨位时,马上进入地下室。”

    说话后,南造云子捡起了一个石头,向着右边丢去。

    石头撞在地上,发出了响声,引起了哨兵的注意。

    哨兵马上向着右边走去,这当口,洪波已经钻入了地下室。

    他还没有站稳,发现南造云子已经进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有一道门,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洪波马上上去,掏出工具,打开了锁,也打开了门。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那哨兵回来了。

    可能他感到右边的响声有点奇怪,所以他回来查看地下室。

    而这时候,洪波还没有进入,外面没有什么掩饰物,只要那哨兵进来,就能够看到洪波。

    洪波只有进地下层了!他闪了进去,又快又轻地关上门,并且从里面伸出手,将铁锁锁了起来。

    铁锁的声音被洪波的两只手减少到很轻。

    这时,洪波已经看到了哨兵的脚,那双黄胶鞋。

    洪波立即闪到了一边,贴在门的左边墙上。

    哨兵已经来到了门处,拿起了锁看了看,看到锁还在,便放了心。

    然后,哨兵拿出手电筒,向里面照了照,一切都是正常的。

    哨兵这才收了手电筒,点燃了一支香烟,抽着烟向哨亭走去。

    等到哨兵走后,洪波才从墙边离开,向里面走去。

    这个地下室里,藏有许多的好东西,好酒有上百瓶。

    而南造云子没有心去看这些东西,而是看着一个大保险箱。

    洪波走了过去,发现这是一个德国产的保险箱。

    因为地下很黑,手势看不清,洪波轻轻地说:“我来打开它!”

    南造云子说:“这里有一个报警器,必须先除掉才行。”

    洪波这才发现有一个报警装置,他便上前,用了五分钟,除掉了报警装置,等走时再装上去。

    摘除了报警装置后,南造云子便开始开箱。

    只用了十分钟,保险箱便打开了,南造云子拿出一个小手电筒,在保险箱内搜查起来。

    洪波看了看,保险箱内有着很多的美元黄鱼,没有大洋。

    可能这是驻军军长的藏宝箱,大洋够不上格。

    搜了一阵子,南造云子找不到她需要的东西。

    南造云子骂了一句,洪波听后忙问:“出什么事了?”

    南造云子拿出了一封信,抽出了信纸一看,里面是真的信。

    而且这信是给南造云子的,信上写道:“要钱就自已拿,要军事计划图,就别想了!”

    洪波也看到了那封信的内容,他差一点笑出声来。

    南造云子急忙说:“看来我们的行动已经泄密了。”

    说着南造云子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连保险箱都不关。

    洪波马上从南造云子的手上拿来小手电,在边上找了一个袋子,将里面的黄金和美元都装进了袋子里。

    然后,他锁好了保险箱,并接上了报警线。

    “走吧!”洪波将小手电筒递给南造云子。

    两人回到了门锁处,洪波打开了门,南造云子先出来。

    洪波随后出来,锁好了门,这才向南造云子打手势:“走吧。”

    南造云子打手势:“你将这些还原又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