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反劫
    ,為您提供精彩閱讀经过码头时,山本秀子还在码头上,看着大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当洪波经过的时候,山本秀子看到了洪波,她差一点笑了出来。

    洪波做了一个手势,便从她的身边走过了。

    在洪波走后约一刻钟,停在江中的大船开船了,离开了港口。山本秀子装着不舍,离开了码头。

    秀子离开后,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去了南造云子的住处。

    而洪波离开后,坐黄包车来到了南造云子说的地方。

    果然有一辆车,洪波打开了后备箱,看到了一个军用包。

    打开一看,里面有三颗定时炸弹,炸药,还有一支手枪。

    洪波将军用包拿出来,关上后备箱,来到了驾驶座。

    坐好后,洪波将自己袋子里的大小黄鱼都放开了军用包中。

    然后,洪波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六点了。

    他便开车去了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吃了一餐饭。

    吃完饭,已给晚上七点半了,洪波将车子检查了一下。

    确保车子没有问题,这才打开了接收器。

    这时候,接收器上,一个红光正向自己的方向驶来。

    洪波马上启动车子,在前面开车走,那有红光的车子跟在后面。

    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到了枫林渡,洪波将车子停在了渡口停车的地方,熄了火,看着外面。

    十分钟后,一辆车子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了四个人。

    三男一女,三男是跟踪过洪波的人,那女的不认识。

    可能就是南造云子所说的她派的人,不过不是她的贴心人,因为这人也是要死的。

    四个人下车后,由一个人背着昏迷的山本秀子向一条船上走去。

    那条船竟然是一条油轮,上面装面了汽油。在上船的梯板处有一个人在守护着,防止外人进入。

    洪波立即下了江,将一只手举着军用包,划向了那条船。

    到了靠向江中的船舷边,洪波看了看,发现没人。

    于是,洪波便上了船,向着有红光的地方走去。

    在洪波上船后十分钟,这油轮便开动了,向着江上游驶去。

    这时,在船上的一个舱里,山本秀子已经醒来。

    送她上来的四个人,将她丢在这里后,便去向头儿汇报。

    山本秀子在他们走后,立即掏出了衣袖处的刀片,割断了绑她的绳索,于是,她自由了。

    恢复自由的第一时间,她便从裆处掏出了一个手雷。

    然后,便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重要人物出来。

    就在她第待的这段时间,洪波在船上开始了扫荡行动。

    南造云子说了:“为了大家的安全,这一船人都得死。”

    洪波也不会心慈手软,既然与日本特务有联系的,特别是油轮,肯定也是日本人,或者是为日本特务机关办事的人。他们都该死。

    洪波从下到上,杀了十五个人后,来到了驾驶仓。

    对于手持无声手枪的洪波来说,躲在暗处杀人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命令船长将油轮开向了江边的一个偏僻岸边,油轮停船了。

    洪波依然杀了驾驶仓的人,便离开了驾驶仓。

    在奔向红光的仓位的路上,他碰到了那三个男人的阻拦。

    那三人也只是将洪波当作船上的人,不让洪波去有红光的仓。

    洪波毫不客气地用枪杀了没有准备和提防的他三人。

    来到了目标仓,洪波被那个女人挡住了。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那女人掏出手枪问道。

    洪波回答:“油船出了点事,船长让我来汇报一下,看怎么办?”

    那女人见洪波一点惊慌的表情都没有,便确信洪波是船长派来的。

    让洪波站在这不动,那女人向仓里走去。

    随着一声轻轻地响声,洪波开枪了,那女人倒了下去。

    一枪毙命,连喊话的时间都没有。

    却说山本秀子在仓里等了一会儿,便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那男人一进来,便得意的对山本秀子说:“知道我吗?曾经是中国课副课长,因为你的男人,我离开了中国课。”

    山本秀子看都不看他:“一个败类而已,得意什么。”

    副课长哈哈大笑说:“可现在你落在了我的手上。”

    山本秀子惊慌地问:“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上你啊!听说南造家族有两朵花,长得漂亮,床上功夫又好,南造云子我是上不了,山本秀子我肯定得尝尝。”

    “回去尝你姐姐去!”山本秀子骂了一句,手从后面拿出了一颗手雷:“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副课长喊道:“南造婊子,设计害我!我要去大本营告她。”

    山本秀子说道:“就你能害人,在上方面前出主意,将我与夫君拆开,让我去陪那个老头子。你就该死。”

    副课长不敢掏枪,他怕一掏枪,山本秀子不顾一切,引爆了手雷,他肯定得死,因为这船上都是汽油。

    “你敢引爆吗?一爆,你也活不成了。”副课长说道。

    “我为什么要引爆?”山本秀子出乎他意料地收起了手雷。因为这时,她看到了仓口闪进来一个人。

    副课长一喜,立即去掏枪,但是他马上感到了掏枪的那只手掉在了地上,血淋淋的。

    他忍痛回头一看,发现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后。

    “你……是……谁?”副课长坚持将话说完。

    “洪波!你一直想害的人。”洪波又是一刀。

    副课长的另一只手掉了下去,现在他没有手了。

    副课长骂了一句,但是,洪波的第三刀出现了,砍在了他的腿上。

    副课长倒在地上:“求求你!快些杀了我吧。”

    洪波问道:“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对付我?”

    “因为你,花间失去了大好的前程。我们家在上海的生意也受到了山本家族的打压,破产了。”副课长说。

    “还有呢?”洪波才不会相信这个说法。

    “就是这个原因。”副课长咬着牙说道。

    洪波手一挥,副课长的另一只腿了砍了,现在他成了人棍。

    “你是个魔鬼!求你一刀杀了我吧!”副课长喊道。

    “如果不回答,我就割你九九八十一刀。”洪波狞笑道。

    副课长怕了:“我说!中国课课长与影佐在争未来的梅机关的机关长一职,只有将影佐的徒弟的你定为破坏天皇圣战的人,那么影佐就得不到梅机关机关长一职。”

    洪波一刀结束了副课长的命,让他脱离了痛苦。

    “上面的事情,我们不知为好,否则引火烧身。”洪波对着不解的山本秀子解释为什么要杀人。

    山本秀子点头,叹息一声:“我再不想回日本了!”

    洪波上前,抱住了山本秀子:“你的家在我这。”

    山本秀子幸福地笑了,抱着洪波说:“我们两个就是家。”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新笔趣阁进入首页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