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凶悍的秀子
    “肯定是来接我们的人与土匪碰上了。”五奶奶说。

    山本秀子马上从箱子中拿出了两支驳壳枪,对五爷爷说:“五爷爷,快向枪响的地方驶去,我们去救他们。”

    五爷爷一看枪,便有了胆气,将快艇驶了过去。

    很快到了地方,原来是一帮人占据了岸边的一个码头,对着离码头百米远的人射击。

    两边的人都是那汉阳造的旧枪,可他们却打得很认真。

    双方都有伤,可能是子弹少,为了省子弹,所以半天才响一枪。

    “守码头的是土匪,可能他们知道我们有东西回来,所以抢占了码头,准备抢我们的货。”五爷爷说道。

    山本秀子明白了敌友,站在快艇上,双手举起了枪,向着那土匪开枪起来,六枪就打死了六个土匪。

    土匪打蒙了,天上掉下个仙女,仙女却杀人。

    这不是仙女,这是杀人魔王,是来取人性命的。

    土匪的枪是打一枪拉一下的手动步枪,哪里有驳壳枪快。

    当山本秀子两支枪打完后,码头上已经躺了二十七八个土匪。

    只见山本秀子枪一转,两手一交错,便很快地换好了弹夹。

    那些土匪与洪家的人都看呆了,我的妈呀!这手绝了。

    在他们楞着时,土匪的队伍中又死了五六个。

    剩下的土匪头子跪在地上,将枪举在了头上。

    洪家的人一看,便冲了上去,开始收缴土匪的枪,收拾结束,也就十来支破掉牙的汉阳造。

    五爷爷将快艇停到了码头边上,来到了土匪头子的身边:“老爬子,为什么要来占码头?”

    土匪头子犹豫了一下,但一看山本秀子手上的枪,便说:“五哥,如果我说了,能否放我一条活路?我保证今后不再在蕲春出现。”

    五爷爷思索了一下说:“可以!但你要说实话。”

    “我保证说实话!是你们洪家寨的王海子给我传的信,说是你有一批货送回来,还有一个美人。”

    土匪头子心里骂死了王海子,这哪里是美人,这是美狼。

    对于这个事,五爷爷一直有怀疑,现在终于落实了。

    “五爷爷,王海子是谁?”山本秀子问道。

    “你太爷爷收养的一个孤儿,一直在洪家寨长大。起了孬心,想夺我们洪家的根基。”五爷爷叹息道。

    由于他们说话声音很轻,所以没有人听到。

    五爷爷对土匪头子说:“将你的人都带走吧,老爬子,斗了几十年,你也该放下了。”

    说着五爷爷让人将收缴的十条枪还给了老爬子。

    本来以为会过不去的老爬子,看到了五爷爷的举动,以为是山本秀子放了他,不然的话,洪家可是与他有仇。

    老爬子爬在地上,对着山本秀子磕了三人响头,然后带着人离开。

    这时,洪家的队伍中,有人问:“五当家的,这位大侠是谁啊?”

    五爷爷笑着说:“这是波孙儿的媳妇。”

    众人一听,高兴地喊了起来:“参见少奶奶!”

    而走了十几米的老爬子也听到了这些话,他记住了,对他有着不杀之恩的人,是洪家的唯一少奶奶。

    五爷爷让人留下一队长看守码头,留下了那八支破枪。

    但是,就这八支破枪,也是威慑四方的火力。

    五奶奶安排了人将快艇上的箱子搬了下来,转上了马背上。

    然后,一行三十多人,带着五个伤员,开始了回程之旅。

    在山路上行走了三个小时,大家终于到了洪家寨。

    由于洪波告诉了五爷爷五奶奶,山本秀子有喜的事后,所以整个山路,山本秀子是坐着竹椅子由人抬回山寨的。

    到了山寨,寨门口集了很多的人,他们是得到了报信人的通知,知道有孙媳回家,所以都来迎接。

    其中有两位头发花白但精神很旺的老人看着从竹椅上下来的山本秀子,怎么新媳妇架子这大?

    五爷爷忙解释:“是我让孙媳坐抬椅的,主要是她有喜了。”

    这消息,马上浇热了场内的气氛,洪波的奶奶马上跑过去,拉着山本秀子的手说:“好好!洪家的下一代就应该在洪家寨出生。”

    众人回到了议事厅,五爷爷将老爬子的事说了。

    众人急忙喊人去找王海子,寨前的哨丁回讯道,在报信的人回来后,王海子带着一家人离开了洪家寨。

    大家又搜查了王海子的家,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

    洪波的爷爷叹息道:“让他自生自灭吧!”

    去掉了烦心事,众人看向了几个大箱子:“装的什么?”

    五爷爷上前打开一个箱子,露出了里面的二十支没拆封的驳壳枪。

    在坐的都是洪家的老一辈,从小都是受过训练的。所以他们对枪有着特别的爱好。

    每个人都上前,拿过了一支驳壳枪,将枪抽出来欣赏着。

    “好枪!”洪波的爷爷赞叹道:“波孙儿拿回来的?”

    老人是看向山本秀子问的,山本秀子马上将编的话又说了一遍。

    一听这枪有二百支,而且都是新枪,大家直呼洪家有兴了。

    再说洪波乘快艇到了池州,上岸不到一个小时,他购有票的那艘客轮就到了,但是洪波还是买了一张去九江的票上了船。

    由于他将自己化了一下装,再则四点钟的时候,船上的人都睡了,没有人看到他又上船。

    当客轮离开后,洪波将自己在池州买的船票撕碎,丢进了江水中。然后,他便回到了卧票的仓外,站着抽烟。

    过了一个多小时,天渐渐地亮了,在洪波看向太阳时,那个占了洪波仓位的人走了出来。

    他拿着一个包对洪波说:“谢谢你!我回坐仓去了。”

    洪波笑着点头,与那人告别,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仓位。

    又过了三个小时,客轮到达了安庆,洪波的这个仓的人都下完了。

    原来他们是一起的,他们一走,仓里就剩洪波一个人。

    洪波也睡不着,便靠在床上抽着烟,看着仓门外的江岸码头。

    这时,客仓里冲进来了三个人,其中的一个人竟然是南造云子。

    “你怎么来了!”洪波大吃一惊,问道。

    那两个人一看洪波在床上躺着,便离开了这仓。

    “我们也是坐这船去武汉的。”南造云子看到那两人出去后,还在仓门外站着,便按照他们商量好的办法说。

    原来在油轮爆之后,中国课的课长很快得到了消息,于是便命令南造云子带人去察看。

    因为另外的一个组的人,都随着油轮一起去了地狱,所以在南京的日特,就是南造云子的这个小组。

    南造云子等到了从上海过来的两个中国课的人,一起去往油轮爆炸的地方,发现油轮已经沉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