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回南京
    江面上到处都是汽油,弄的许多来往的船都要离那飘油的地方远点,免得引起危险。

    南造云子让人去水下打捞,重金请的人下水后回来说,沉在江中的油轮只有一个架子了。那里面什么都没有。

    一个中国课的人点头,先爆炸后燃烧,油轮有架子存在已经不错了,没有地方存在才是合乎道理的。

    当他们将这情况汇报给中国课的课长时,中国课的课长让他们即刻乘飞机去安庆,看洪波是否在客轮上。

    于是,三个人便急匆匆地跑进了洪波的仓中。

    那两人见洪波不知道油轮的事,便不再偷听了,他们离开了这仓。

    南造云子看向洪波,眼光在询问:事情怎么样了?

    洪波用手在床上写道:“秀子已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写完后,见南造云子不相信,洪波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上面没有字,却画着一只欲飞的海鸥。

    南造云子激动地将纸画夺了去,对洪波伸出了大拇指。

    将纸画收好,南造云子离开了洪波的客仓。

    又过了五个多小时,客轮已经到达了九江,洪波背着一个包下了船,他没有看到南造云子。

    到了九江后,洪波立即赶去了接头的地点,可是没有人。

    于是,洪波便通过九江的电报局,给影佐发了一封电报,用的是转码,只有影佐能看懂。

    当影佐收到了电报后,他楞住了,他没有给洪波下命令,让他去九江取什么情报啊?

    不过聪明的影佐猜到了不正常的气息,他便找到了电讯人员询问。

    电讯人员回答,是一组的中佐让他发的这封电报,幸好有规定,发的报必须存挡,所以电讯人员有存挡。

    影佐马上动用关系,调查了与此有关系的事情,最后得到了情况。

    用山本秀子来打击威胁洪波,通过洪波来打击自己,想将自己做梅机关机关长的希望破灭。

    影佐将那封中佐的电报收了起来,让电讯人员不要对任何人说。同时给洪波发了电报:接头人出事,取消接头,为了避免怀疑,在九江旅游三五天,再回南京。

    第二天,中佐开车来上班的路上,发生了意外,他将车子开进了河中,等将他捞起来时,他死去多时了。

    洪波接到了电报后,便租快艇到了蕲州,在蕲州租了一匹快马,赶回了洪家寨,与家人团聚。

    这两天,洪家开了一个会,决定组建一支护寨队。

    护寨队有一百二十人,每人一支驳壳枪,子弹控制在每人一个弹夹,练枪的时候集中打靶。

    这一百二十人,虽说没有洪家的血脉,但他们都是洪家人。

    这些人都是从小失去了亲人的孤儿,被洪家收养,改姓洪。

    所以,在他们的必中,洪家就是他们的家。

    洪波回来后,发现山本秀子已经住进了洪家的大屋。

    洪家的大屋,是那些老一辈的人住的,比如五个爷爷。

    现场的四乡八邻的,都知道洪家有一个“双枪少奶奶”。

    在洪家寨里,她的威名不差那几个爷爷。

    晚上,吃完饭回到家,山本秀子将手提箱交给了洪波。

    洪波打开一看,所有的黄金与大洋本票都在。

    “我给爷爷,爷爷不收,说是洪家寨不差钱。让这些钱留给我们家用。”山本秀子说。

    洪波点头:“祖传下来的财富只有家主才知道,但是应该很多。让你留下就留下呗!将来传给孩子。”

    山本秀子摸了一下肚子,幸福的说:“几个奶奶天天跑来交代我,这不能做,那不能做。”

    “他们是心痛你,我爷爷五兄弟,就我父亲一个下一代,而我父亲也就我一个儿子,所以你就成宝贝了。可惜你要一个人留在这了。”

    山本秀子嘻嘻笑了:“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消除寂寞的办法。”

    “什么办法?”洪波挽住着山本秀子问。

    “几个奶奶说,她们平时很忙,所以我跟着她们忙了一天,结果我也喜欢上了绣花。”山本秀子说。

    “那好!等孩子大一点,我们回上海,开一家绣坊。”洪波说。

    “好啊好啊!”山本秀子说:“山寨上有几千幅绣品,到时候拿出去,让世人看到洪家寨的极品刺绣。”

    洪波放下心,山本秀子能静下心来留在洪家寨,让他无后顾之忧。

    在家住了三天,洪波离开了洪家寨,骑马去了九江。

    将马放到了五爷爷的江边小屋,洪波便乘艇去了九江。

    从九江乘飞机,三个小时后到达了南京。

    回到了南京的家中,洪波感到了空寂,有点伤感。

    但是想到山本秀子已经脱离了日特机关的控制,他感到值得。

    在洪波回来后三个小时,他收到了戴笠的“菜价”。

    于是,在晚上天黑后,他又来到了那个坑边。

    戴笠坐在坑边的一个石头上,等着洪波的到来。

    洪波坐了下来,本想掏烟,一想到烟火容易暴露,便收回了手。

    “到底什么回事?”戴笠问道,他是问武汉的情况。

    洪波便将副课长等人如何绑架山本秀子,被自己发现后,如何追到了油轮上杀了那几个,拿到了手提箱的事说了。

    但是他没有说南造云子报信之事,因为南造云子与山本秀子是姐妹的事,他一直都没有告诉戴笠。

    另外,他没有说那五万大洋的事,万一戴笠要分一点,他可拿不出来,所以也瞒了下来,枪的事更不能说。

    “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戴笠听说日本人送了一船汽油,那可是值不少钱的,就没有想到还有送大洋和枪。

    “日本人对那个副司令拿出了武汉军事布置图的报酬,就是那船汽油,并希望合作,拿到咸宁的布防图。”洪波说道。

    戴笠骂了一声:“老子将他抓起来,让他喝辣椒水。”

    “你一抓他,日本人就知道油轮的事泄漏了。”洪波说。

    戴笠平复了心中的气:“妈的,暂时还不能动他。”

    洪波笑道:“你可能早已想到了对付他的好办法了。”

    “小兔崽子,对我这样了解。”戴笠笑着说:“听说你们去芜湖,捞了不少黄金美元。”

    “二表叔,那是什么场景?我只是放哨的开车的,进入地下室都没有我的份,直到回到南京,给了我一千美元。”洪波说。

    戴笠又相信了,在那种场合下,出于保密需要,进去开箱的肯定是自己人。洪波也只能放哨。

    “美金呢?”戴笠问道,并伸出了手。

    洪波不情愿地将钱包拿了出来,不料被戴笠抢去了。

    钱包中有一千美元,戴笠全被取走了,弄得洪波直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