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又见跟踪
    戴笠将美元装进了自己的钱包,从他的钱包中拿出了三千大洋的本票,递给洪波:“用美元会引来怀疑。”

    洪波收起了钱包,不再说什么了,美元对洪波没什么用,但是对于戴笠来说,可就有用多了。

    “军委会已经下了调令,调武汉的那个副司令去四川剿灭红匪去。”戴笠这才说出了洪波的问题。

    “让他去剿共匪?那不是给他增功吗?”洪波不高兴地说。

    “你以为共匪是那么好对付的?徐向前马上就要到班佑、包座,让他去班佑阻击共匪,岂不是送死。”戴笠说道。

    洪波马上转移了话题:“李士群可能有点心冷,将我与李安都放了假,看来是得过且过了。”

    戴笠笑道:“你小看了他,那个李安没有回去,他化装成一个乞丐在南京街头上混,不知在干什么?”

    洪波苦笑道:“李士群不相信我,甩开我。我需不需要去上班?”

    “不用!我估计他是在前期,到了用人的时候,肯定会找你,因为他没有其他的人用。”戴笠说。

    “是!我就在家里等他,喝茶喝酒跳跳舞。”洪波笑道。

    从第二天开始,洪波便上午去茶楼,下午去酒楼,晚上去舞厅,日子过得特别的快活。

    第三天的下午,洪波正准备去酒楼时,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乞丐又不是乞丐的人,李安。

    在李安的身后,跟着两拨人,一拨是蓝衣社的,另外的一拨应该是戴笠的人,他们紧紧地跟着李安。

    洪波开着车子跟在他们的身后,来到了一处转弯处。

    远远地,洪波看到了转弯处有一台车子,那车子很熟悉。

    洪波一眼就认出来,那台车就是李士群的车,现在给李安与王明星用,说明车上的人就是王明星。

    看到李安向转弯处走着,洪波马上知道他的意图:突然上车,从另一条路上跑走,甩掉跟踪。

    洪波看向那些跟踪李安的人,冷笑一声,便将车子一转弯,从另外的一条路走了,这条路直插到李安将要去的路上。

    到了路口,洪波马上下车,已经化了装的他,李安应该认不出来。

    他来到了一辆黄包车的前面,眼睛看向路口。

    “先生,要用车吗?”黄包车夫抬头看着洪波。

    洪波装作犹豫的样子,这时候,李士群的配车已经快到路口了。

    洪波上了车:“走吧!心情不好,坐车吹吹风。”

    黄包车夫高兴地拉起了车,向前跑去。

    刚好这时,李士群配车已经直走过了路口。

    洪波马上喊道:“向右转,跑快点,双倍钱。”

    黄包车夫一高兴,撒起脚来跑,远远地跟在了那车子后面。

    过了十分钟,洪波看到了李安从那车上下来,然后那车子飞快地开走了,洪波让黄包车继续前行,超过了李安,在前面的转角处停下来。

    洪波给了黄包车夫三倍的车资!那黄包车夫谢谢着离开了。

    洪波下车后注意了一下,发现李安在一幢房子的四周转来转去。

    洪波便隐藏起来,然后来到另外的一个方向。

    爬到了一颗大树上,洪波从包中拿出了望远镜。

    他就骑在树上,看着那间被李安注意的屋。

    半个小时后,就在洪波有些失望时,他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一个人。

    洪波笑了,这时候,洪波又看到了一个四十岁年龄的人。

    这人出来后,同那个人交谈起来,洪波又一次看懂了他们的唇语。

    “老唐,首长的情况怎么样?”四十岁的男人问。

    “田书记,首长的手术很成功,只要过了七天,就能起床活动了。”老唐接过了田书记的烟。

    “幸苦你了!等首长病好了,我的心才能放松下来。”田书记说道,又回到了屋中去。

    由于他们是在背向,所以在前面的李安没有发现他们。

    不过,李安已经向着后面走来,他定时的绕屋观察。

    洪波有些着急起来,心里在念叨:老唐,快进去。

    不知是洪波的念叨有作用了,还是天意,在李安转到背向前,老唐真的进去了,并且关上了门。

    一分钟后,李安走了过来,看了看门,没发现什么,便又向前走去,最终又回到了前面。

    洪波知道,李安已经闻到了味道了,抓捕也就在眼前。

    说不定王明星的离去,就与抓捕有关。

    必须救他们!洪波马上掏出了本子,撕下一页纸,在纸上写下了几句话,然后包着一块大洋。

    看了看李安,正在前面一处角落抽烟,那两只眼象蛇眼一样盯着这间屋,暂时应该不会过来。

    洪波马上下了树,潜到了那门边,将包着大洋的信放在门外。

    然后,洪波轻轻地敲了敲门,接着又敲了一次门。

    “老唐,有人敲门。”屋内有人说话。

    “大家小心!我去开门。”另外的一个人说道。

    这时候,洪波已经退到了远处的树上,看着门。

    果然,是老唐出来了,他一开门,就发现了门外的信。

    将信拾起来,他看了看四周,这才闩门进了屋内。

    “什么事情,”田书记看着老唐手上的信问。

    “不知道!刚开门,发现在门外。”老唐将信交给田书记。

    田书记打开信,看了一眼,手上的银元掉了下去。

    这时,躺在床上的一个人问道:“出了什么事?”

    田书记将信给了床上的人看:“首长,是鸢,是鸢给我们发警报了。老唐已经被敌人盯上了,这里已经暴露了。”

    床上的人看完信后,老唐也看了信:“是他的笔迹。”

    “烧掉!不能给他留隐患。”床上的首长说。

    “我去通知人,准备转移,派一个人出去,先盯死前面的那个人。”田书记将信烧成灰烬又吹了吹,用脚将灰烬踩没。

    当李安再一次转了一圈回到了前面时,屋后面的门开了。

    一个人伸出头来四周看了看,然后跑出来,向门内招了招手,马上,两个人抬着一副担架,快速地出了门。

    老唐跟在他们的后面也出来了,而田书记在屋内安排了一下,最后离开了这间屋子。

    他们上了三辆黄包车,黄包车从后面的一条道离开了。

    洪波一见他们都撤了,便也从大树上下来,悄悄地离开了。

    在洪波与那黄包车走后十分钟,两辆军车冲了过来。

    李安一见军车,马上站了出来,向军车跑去。

    李士群问李安:“有什么异常没有?”

    李安立正道:“我一步都没离开!他们都在屋内。”

    “快!立即抓捕!尽量抓活的。”李士群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