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扑空
    李士群的话一说完,马上就有人去踹门,一脚就将门踹开。

    然而,就在门被踹开时,里面一声巨响,炸了。

    靠近屋子几个人都被炸伤了,而那个踹门的人则死了。

    李士群感到情况不对,便率先跑开屋内,果然如此。

    屋内没有一个人,只有被炸的东倒西歪的的物品和砖墙。

    “人呢?”一个带队的人恶狠狠地问李士群。

    李士群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发呆,又要被骂了。

    那帮支援的人走后,李士群坐在屋门口抽烟。

    “安子,你确定没有看到人离开?”李士群问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没有人离开过。”李安保证道。

    “那就是共党故意引你来这里,他的目的是想炸死你。结果你烧高香了,别人替你死了。”王明星说道。

    李士群点头,王明星的话可能**不离十。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线索了,那个让你发现的共党,肯定不会再出现了。忙活了一场,我请大家喝酒。”李士群说道。

    “组长,要不将洪波喊出来一起吧,他有钱。”李安说道。

    李士群同意了:“不用喊了,我们直接去他家里逮他。”

    三个人开着两辆车向着洪波的家中方向驶去。

    却说在爆炸时,田书记一帮人听到了,洪波也听到了。他第一时间想到,李士群会不会前去自己家中查探。

    于是,他坐黄包车来到了自己车子的附近,跑向车子。

    然后便开着车子向家里急奔,很快地到了家中。

    然后,便下车回到了屋内,找了剩下来的几个凉菜,一个人坐在餐桌边,吃着猪耳朵,喝着白酒。

    十几分钟后,洪波的院子开进来了两辆车。

    一个大嗓门在喊道:“洪波,出来接客。”

    洪波笑了,回答道:“这里没女伶,不接客。”

    洪波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安已经一阵风吹了进来。

    “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猪耳朵,我的最爱。”李安用手拿了一个猪耳朵丢进了口中。

    这时,李士群进来了,后面跟着王明星。

    “组长!”洪波马上迎了上去,将李士群迎上桌。

    给李士群三个酙上酒后,敬了他们一杯,洪波便跑向了电话机边。拿起了电话:“给我再上四个热菜,我来贵客了。”

    李士群知道洪波是给酒楼打电话,问道:“你老婆呢?”

    洪波回道:“回娘家去了,暂时不回来了。”

    “不来最好!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王明星在一边贼笑道。

    李安指着王明星:“你别带坏了洪波。”

    “他还要我带?他带我差不多。”王明星喝了一杯酒。

    等到热菜上来后,四个人又是一番斗酒,最后都差不多了。

    洪波喊停了喝酒,大家坐在沙发上,抽烟起来。

    没茶喝,因为都喝得不想动了,就躺在沙发上,舒服。

    两个小时后,李士群的酒醒了,头脑清醒多了。

    拍醒了李安与王明星,李士群对洪波说:“明天来上班!”

    洪波点头,送他们三个人离开,看着他们走远。

    第二天,洪波来到了杂志社,先去向李士群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回到了编辑办公室,当起了编辑。

    今天没什么事,三个人就在办公室里聊天。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昨天的事上去了,洪波让他们讲给自己听。

    听完了故事后,洪波说:“安哥可能被人跟踪了。”

    王明星说:“我们也是这样认为!可是他们怎么发现安子的呢?”

    洪波想了想,一拍大腿,叫了声:“我知道了!”

    李安一听,急忙说:“快告诉我,你想到什么了?”

    “我们组长原来是从哪里来的?”洪波问。

    “原来?是从共党那来的。”李安不经意的回答。

    “**会不会盯组长?”洪波又问道。

    “屁话!肯定会盯。”李安不知洪波说话的意思。

    王明星叫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李安不耐烦地说:“你们俩别在这打哑谜,快揭迷底。”

    王明星抢着说:“共党盯组长,便盯熟悉了组长的车,结果车子给我们用了,于是,共党便通过车子盯上了安子。发现你在盯他们,于是便想设局杀死你。”

    李安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那以后怎么办?”

    洪波说:“我出钱,你去将车子的外漆颜色改了。他们就看不出来了,不然的话,下次出任务,那车太引人注意了。”

    李安接过了洪波递给的钱,向着办公室外面走去。

    他们三个人都没注意,在他们谈话时,李士群在门左边一直听着他们的谈话,直到李安出门前,李士群才闪到边上的一间屋子。

    回到了办公室的李士群非常赞同洪波的分析。

    肯定是自己那车子带来了漏洞,共党的设计不一定是对付李安的,他们是想对付自己的。

    想到了这,李士群将自己的行为反省了一下,没有什么漏洞啊。

    是不是自己叛变后,党组织发现了他的叛变行为?

    如果是的话,那就麻烦了,红队的枪口随时对准了自己。

    就在李士群这里想七想八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

    李士群接过了电话:“这里是杂志社,请问有什么事?”

    电话的那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我想登一则广告。”

    李士群马上说:“什么广告都行,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的。”

    “我家的花狗丢了,我想登广告寻找。”电话那边说。

    李士群一惊,这是**的联络通知啊。怎么昨天出了事,今天就找上了自己?不会让自己去一个小巷,见人,其实是干掉自己吧?

    心里想是想,但是李士群的口中还是很快的回答:“没问题!只是花狗的价钱要贵些。”

    “价钱不是问题,关健是花狗不要被人做了狗肉火锅。”

    “花狗命大福大,肯定上不了桌的。你什么时候过来办手续?”李士群只得硬着头皮说。

    “下午三点吧,我家有点远,不好走。”对面说道。

    “好!我等你!带足钱。”李士群放下了电话。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李士群的心还在跳的厉害。

    下午三点,按规定加三,就是下午六点钟。六点钟见面。

    “我家有点远”,意思是最近的一个联络的地方。

    说实在话,李士群真的不愿意去见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是**的人,是他的上级。

    主要是,李士群会担心他知道了昨天的事。

    如果**知道了昨天是自己领人干的,那么他们就会动用红队,除掉自己这个叛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