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查审
    如果自己不去,那么**就确定了自己叛变了。

    所以这个见面必须去,等获得了**的头面人物的行踪,将他抓住了,那自己就有功了,就能获得重视,官升几级。那时候就有保护自己的警卫人员,就不怕共党了。

    虽然决定了去见共党,但是李士群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决定带人去保护自己,如果闹翻了,就可以救自己。

    可是带谁呢?李安?王明星?两个人带谁去。

    突然,李士群想到,如果昨天共党是跟踪李安和王明星才知道自己要对红军高干下手的话,那么他们二人就暴露了。

    他们两人不能用了,用了就将自己也暴露了。

    最后,李士群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人──洪波。

    洪波这段时间负伤休息,再则他刚来,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

    于是,洪波被叫到了李士群的办公室。

    “今天晚上跟我去执行一个任务。”李士群说。

    洪波站着说:“是!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不用!就是替我把风,我要见线人。”李士群说。

    洪波明白,一般的人,自己的线人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吃了晚饭后,李安与王明星回家去了,李士群开着车子离开了杂志社,洪波开着车子跟在他的身后。

    两车前后距离一百多米,行驶了十分钟,来到了一个戏院。

    这个戏院在南京不是很火,但是人流量还是很多的。

    主要是有两个女孩受到了一些男人的追捧,进来的人看她们的多。

    李士群将车子停了下来,向后做了一个暗动作。

    洪波看到了后,马上回了一个暗动作,表示明白了。

    李士群装作检查车子,而洪波则是将车子靠边停好。

    停好了车后,洪波便先进去了戏院,找到一个又隐蔽又能看到全场的位置,站在那,掏出烟盒来。

    看到洪波掏烟盒,汇报说里面没有危险,李士群才进来戏院。

    李士群进来后,便向着二楼的包厢走去。

    在一个包厢口,一个人正站在那同女孩子说话。

    看到了李士群后,那人便热情的打招呼:“李老板来看戏?”

    李士群笑着说:“严老板,你来早啊,占了好位置。”

    严老板笑着说:“我心诚,所以才能先到先得。你心不诚,所以没位置了吧。怎么样,我请你喝茶。”

    “好啊!”李士诚拱拱手,进入了包厢。

    严老板随后也进入了包厢中,而洪波则是看到了李士群进去。

    两人坐下后,李士群掏出烟给严老板敬烟。

    严老板摆摆手,没有接烟,李士群感到不安。过去见面,严老板总是主动找他要烟抽。

    果然,严老板开口说话了:“我代表组织问你一个问题。”

    李士群忙回答:“请问吧,我一定向组织说实话。”

    “昨天发生在南门拗的事,与你有没有关系?”严老板问。

    李士群楞住了:“你是说昨天南门拗发生爆炸的那件事?”

    “对!有人看到了你带人去包围了爆炸的那间屋。”严老板严肃地看着李士群说。

    “冤枉啊!我昨天在办公室,接到了党务调查处的副处长电话,让我带人去南门拗抓人。他们也没有说抓什么人,所以我就带人去了,差一点我也被炸死了。”李士群叫屈起来。

    “可我们的人发现,发现并跟踪我们的人到达南门拗的是你的汽车。你能说与你没关系?”严老板说。

    “我的汽车?哦,误会了,我在一个月前就换车子了。不信你们去看,现在车子就停在戏院的外面。黑色的福特。”李士群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放在茶几上。

    严老板拿过了车钥匙,走到了门外,交给了一个年轻人,对他说了几句话,那年轻人点着头离开了。

    严老板走了进来:“你哪有这多的钱买新车子?”

    “我们杂志社进来了一个富家子弟,买了一个月的新车撞车了。结果他不愿意开破车,便讨好我,将破车丢给我,他又去买了一台新车。你知道我与修车厂的关系,所以请他们帮忙大修了一次,又变成了新车了。”李士群解释道。

    “那你那旧车呢?”严老板问道。

    “旧车给王明星用了,他们嫌这车颜色土,正准备去大修厂重新上漆。”李土群的话没说完,门外有人敲门。

    严老板出去了,一会儿又回到了包厢内。

    “李士群同志,我代表组织问你:你有没有背叛组织,做出有害于革命的事情?”严老板问。

    李士群举起右手:“我发誓!我对组织是忠心耿耿的,我的崇高的理想就是:为无产阶级革命奋斗终身。”

    严老板听了李士群的发誓,脸色才缓和下来。

    “如果组织上发现你对组织有欺骗行为,你知道后果的。”严老板警告道。

    李士群连忙点头:“如果有那种事,就让我变猴子而死。”

    当李士群发誓后,屋内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严老板接受了李士群递来的烟,两人抽起烟来。

    “李士群同志,组织上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严老板抽完烟说道。

    “请组织下命令,我一定完成任务。”李士群站起身来。

    “市委让我给你下达一项任务:十天内,杀掉丁默邨。”

    李士群和丁默邨在加入国民党前,都是**员。

    然而,1932年,李士群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他贪生怕死,很快便投降,叛变革命。

    可是,两面三刀的李士群害怕被**红队除奸,就假模假样地向党组织表示“忠诚”,说他投降不是真的背叛革命,而是“深得虎穴,焉得虎子”。

    而丁默邨则是疯狂地对**人进行追杀,所以受到了陈立夫的信任,被任命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统计调查局的三处处长。

    让李士群去杀丁默邨,是**的一箭双雕之策。

    一则是测试李士群是否叛变,二则是除掉丁默邨这个叛徒。

    李士群虽然心里有想法,但是他还是答应了下来,保证在十天内杀掉丁默邨,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看到李士群没有什么异常,严老板便让李士群离开了。

    李士群离开后,洪波也走出了戏院,开车跟在李士群的后面。

    一路平安无事,回到了杂志社,上了李士群的办公室。

    “你在戏院发现了什么?”李士群问洪波。

    洪波递给李士群一支烟:“二楼一楼有五六个带有武器的人。”

    李士群一惊,自己幸亏应付得当,如果有一丝不对,那自己就走不出那戏院,做挺尸去了。

    李士群挥挥手,让洪波离开,他马上打出了一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