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合谋
    打完了电话后,李士群出了办公室,发现洪波已经走了。

    而编辑室内也没有人了,他们都下班了。

    李士群开着车子,来到了一个酒楼,然后,从酒楼的后门离开了。

    一出门,他便拦了一辆黄包车,说出了一个地址。

    十分钟之后,黄包车来到了一个澡堂的外面,李士群付了车资后,便进入了澡堂。

    在一个大澡池内,只有一个人靠在池边看着李士群。

    李士群脱了衣服,下到了池中,来到了那人的身边。

    “什么事这么急?”那人拿出烟,让李士群抽烟。

    李士群用池边的干毛巾擦了擦手,抽出一支烟,点上烟。

    深吸一口烟后,李士群开口:“今晚,我的共党上线见我了。”

    “哦!那是好事啊!说明共党没有发现你变节。”

    “知道他见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吗?”李士群说。

    “不是情报就是除奸。”那人抽起了烟,随便说道。

    “对!你猜对了!他们给的任务是除奸,除奸的对象是大叛徒丁默邨。”李士群说道。

    那人一听,马上去掏池边的手枪,但是被李士群按住了手。

    “丁兄!如果我要杀你,我会提前告诉你吗?”

    那人正是丁默邨,一听李士群的话,收回了手。

    “谢谢李兄的提醒,今生,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丁默邨说。

    李士群又吸了一口烟:“现在要考虑如何去躲过红队的追杀。”

    对于**红队的厉害,他们俩都知道。

    “他们准备如何动手?”丁默邨给李士群敬了一支烟。

    “红队的不认识你,所以他们让我将你约出来,到了指定的地点,我向你的肩膀上拍一下,他们就会对你开枪。”

    “你说我们怎样才能躲过这次的追杀?”丁默邨请教道。

    李士群想了想:“找一个替死鬼!让他代你死。”

    “事后他们发现杀错了人,肯定会再来的。”丁默邨说。

    “红队的作风你应该知道,如果失手了,一年之内,他们是不会再动手的,也许永远不会动手。你看那几个逃脱了红队追杀的人,几年了,现在活得好好的。”李士群说道。

    丁默邨听了李士群的话,马上回过神来,他从池边的钱包中掏出了一张一千大洋的本票,递给李士群。

    李士群将本票推开:“丁兄,我只是与丁兄意气相投,所以才会这样做,不是为了钱。”

    丁默邨忙解释:“李兄的心意我知道,将来必报。这点钱是给李兄去请人打点之用,我们必须要做到不出意外,能一次成功。”

    李士群这才收下了钱:“那我就去安排了,但是丁兄,这个替死鬼你也想想,看谁做才合适。”

    两个人商量了一阵子,没有合适的人选。最后商量回去后再考虑,约好了联系的方法。所以就暂时放下,起身离开了浴池。

    李士群坐黄包车回到了那酒楼,从一间包间里走了出来。

    他离开时,门边有一个人在看着他,这人是跟踪的。

    他感到奇怪,自己去过了那包间外面看了,没有发现李士群啊。怎么现在李士群从那出来。

    不过他没有去那包间询问,他要继续跟踪李士群。

    其实他不知,那间包间里,有两个人还在惊恐着呢。

    原来李士群回到了酒楼后,发现有人跟踪自已,他便四周打量了一下,看到了有一个包间的窗户是开着的。

    包间内,有两个人正在忙情地抱着亲热着。

    他们偷情偷的忘乎所以,没有发现李士群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当李士群开门时,咳嗽了一声,吓得两人一起回头看向李士群。

    “我不是捉奸的,你们继续!”李士群回头一笑,然后开门离开,走时还将门带上了。

    “他是怎么进来的?你没闩门?”那女的问男的。

    男的跑去门边看了看:“奇怪,我明明闩了门,他怎么进来的?”

    女的对男的说:“你去门外,我闩上门,你想办法进来吧。”

    男的走了出去,女的闩上了门,然后过了十分钟,男的叫道:“闩上门后,外面是进不来的。”

    李士群开车离开了,他看到了后面有一辆黄包车紧跟着。

    想跟就跟吧!李士群心里说着,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李士群正常上班,一连上了十天班,李士群接到了通知:红队已经到了南京,必须马上动手。

    于是,李士群答应了下来,再不答应,红队就要将目标对准自己。

    李士群来到了编辑室的隔壁一个房间,闩上了门。

    然后从一个破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电话,接上了线。

    这是李士群的一个备用电话,因为他的办公室和编辑室两处的电话肯定被监听了,不能用。

    李士群拨通了丁默邨的电话:“请找一下丁处长。”

    电话那头传来了丁默邨的声音:“我是丁默邨,哪一位找?”

    “丁处长,我是你老家的小四啊!”李士群说。

    “小四啊!有什么事吗?”丁默邨知道是李士群。

    “我二姨夫这两天都在追问我,说你欠他钱的事。”

    丁默邨骂了一句:“不就是五十个大洋吗,用的着这样吗。”

    “我也这样认为,可是我已经对付不了了。”李士群说出难处。

    丁默邨笑着说:“你放心,我已经有办法了。”

    “真的啊?那就好了。”李士群也放松了,终于可以行动了。

    “谢谢你啊小四,今天没空,过两天我请你吃饭。”丁默邨说道。

    李士群放下了电话,拿出了一支烟抽着。

    “今晚没空”,就是说今晚行动,“请你吃饭”就是去两人常去的那家酒楼,那里有东西。

    李士群马上离开杂志社,开车去了城北的一个酒楼。

    进去后,他点了两个菜,二两酒吃了起来。

    而那个跟踪进来的人看到李士群在吃喝,而他自己没点菜,惹得酒店的人直问他“要点什么”,不好在酒楼内呆着,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李士群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个纸条。

    将纸条放进口袋,拿起酒杯时,正好那个跟踪的人回头看李士群。

    李士群没有理会他,继续吃饭,那人这才走到了外面的黄包车上坐下,但是那眼睛不离李士群。

    吃了二十多分钟,李士群结帐离开了酒楼。

    他在前面慢慢地开着车,黄包车慢慢地在后面跟着,两车的距离相隔有二十几米。

    李士群一只手掌方向盘,另一只手拿出了那个纸条。

    “今晚在雨花大酒店,党务调查处上海区区长史济美请客,我是他的邀请之人。到时,我在酒店外等他。他来后,你就急忙跑过来见我,而后你就伸出手,想与我握手,但是我会躲开,你刚好脚下碰到了石头,身子歪了,就用手去碰史济美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