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交换
    ,风鸢最新章节!

    第二天,洪波上班后,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看到洪波来了,李安跑了过来,拉着洪波来到了办公室。

    “出了什么事啊?”洪波发现李安有点奇怪。

    “组长被抓了!”李安看了看门外,轻声地说。

    洪波听后,大吃一惊:“组长被抓了?谁敢抓他?”

    “党务调查处的人抓的!”李安懊丧地坐在椅子上。

    “我们就是党务调查处的,谁下的命令?什么罪名?”洪波问。

    李安昨晚上就得到了消息,并且调查了一下,所以知道了七七八八的事,全部告诉了洪波。

    “这一下就麻烦了,”洪波抓着头皮说道。

    “是啊!我打电话找了组长的朋友,他们都躲了,躲不了的便说这件事他们帮不了。”李安伸手向洪波要烟。

    洪波丢给李安一包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烟,两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抽了半包烟,也没想出办法来。

    第三天,洪波刚进编辑室,便看到李士群的办公室门开着,他便去了那里,没进门时便喊道:“总编好!”

    然而,洪波一进门,便看到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坐在李士群的办公桌上,正与李安说话。

    看到洪波进来了,李安忙介绍:“这是组长的夫人。”

    对于李士群的老婆,洪婆曾听说过,这女人叫叶吉卿。

    叶吉卿,浙江遂昌人,生得眉清目秀,粉妆玉琢,成为父母的掌上明珠。由于是富家千金,又是独女,父母从不拂逆于她,因而形成强悍霸道性格。叶吉卿早年在上海复旦大学与上海法政学院读书,与李士群相识,由于叶吉卿家庭条件优越,李士群在上海的生活费用,可说是完全仰仗于叶吉卿的接济。

    二人结为夫妻,并一起加入了中国**。大革命失败后,李士群赴苏联留学,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的身份从事地下活动,同年李士群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叶吉卿托关系找到上海青帮头子季云卿,季云卿保释李士群出狱。

    1932年李士群被中统特务逮捕,他受不了严刑拷打便自首叛变。这才有了这杂志社。

    中统让他利用身份,协助中统抓捕**。

    “夫人好!”洪波马上对着叶吉卿行了一个礼。

    “你就随李安叫,叫我嫂子吧。”叶吉卿说道。

    洪波又叫了一声嫂子,三个人便研究起李士群的案子来。

    “丁默邨已经放出来了,我已经问了他,你们总编在里面是什么刑讯都经过了。所以我一定要将他救出来。”叶吉卿说。

    洪波马上将自己身上的一千大洋本票拿了出来:“嫂子,希望这点钱能帮助你。不够的话,我向家里要。”

    叶吉卿欣赏地说:“难得你有心,对李士群忠心不二。将来我夫妻如果有出头之日,一定会记住今天的你。”

    叶吉卿出来时,身上就带了两件古董,还有一千大洋。所以洪波的一千大洋,是能帮她的。

    下午,叶吉卿带着古董来到了徐恩曾的办公室。

    听说李士群的家人求见,徐恩曾摆摆手:“不见。”

    一直到了两个多小时后,徐恩曾从办公室出来。

    他发现有一个美女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那椅子是给等候自己接见的人坐的,说明这美女是找自己的。

    “徐处长好!”叶吉卿站起身,向徐恩曾行了一礼。

    “你找我?”徐恩曾问道,同时眼光在对方身上乱转。

    “我叫叶吉卿,也是中统的成员。”叶吉卿说道。

    徐恩曾一听,对方竟是自己的手下,便笑道:“你也是中统成员?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

    叶吉卿说道:“我与夫君李士群一起脱离共党,投奔党国的。”

    徐恩曾一听,便知道叶吉卿来是何事,转身带着叶吉卿进入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

    “处长,李士群是冤枉的,他与我多次遭到了共党的暗杀,他怎么会是共党一伙的?死在他手上的共党不是一个两个啊。”叶吉卿说。

    “可他的行为就是给共党提供线索的呀。”徐恩曾说。

    “李士群与丁默邨是一起从共党那逃出来的,所以他们俩的交情很深,而且丁默邨是长官,看到丁默邨,李士群当然应该前来问好,处长你说对不对?”叶吉卿说道。

    徐恩曾点点头,如果自己的下属看到自己不主动行礼,他也会将这个人打入冷宫的。

    “李士群不认识史区长,如果共党让他来报信号,那岂不是睁眼瞎,他能点出来吗?看共党的埋伏,他们应该很早得到信在此等待,而李士群根本与史区长没关系,也不知道他请客之事。”叶吉卿说道。

    徐恩曾点头,李士群从来没见过史区长的面,不认识,这是调查后肯定的,所以他不可能是指示目标的人。

    一想到李士群没有问题了,徐恩曾马上对叶吉卿留意了起来,发现这娘门有味道,顿时欲火就起来了。

    正好这时叶吉卿在哭着,徐恩曾便上去,递给一个手帕。

    叶吉卿接手帕时,小手碰到了徐恩曾的大手。

    徐恩曾象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随即挽住了叶吉卿的肩膀。

    而叶吉卿也是触电了,便靠在了徐恩曾的肩膀上。

    “你放心,我明天让人放了李士群出来。”徐恩曾的手放到了叶吉卿的大腿上,动了几下。

    叶吉卿呻吟了一声,头靠着徐恩曾更近了。

    徐恩曾起身去闩上了办公室的门,快速回到了沙发上。

    很快,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处座,轻点,李士群在南京,我在浙南老家,我都好久没有做过,受不了。”屋里传来叶吉卿的呻吟声……

    当天晚上,叶吉卿陪徐恩曾去了酒店。

    第二天一上班,徐恩曾写了一张条子给人事负责人。

    “着将李士群无罪开释,但不得擅离南京。派李士群为南京区侦查股侦查员。”

    批条写了后的一个小时,李士群从审讯室内出来了。

    叶吉卿跑上去,抱住了李士群,放声痛哭。

    随后,洪波开着车子,将李士群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洪波在医院里是跑上跳下,所有的入院费是洪波出的,手续都是洪波办的。

    叶吉卿将洪波在李士群被关的这几天情况告诉了李士群。

    “你用人还不错,能够有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有这些,你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叶吉卿说道。

    李士群恨道:“那些人明知道我不可能是共党,还死命的招呼我,所有的刑具都用了,这份情,我永远记住。”

    叶吉卿咬着牙说:“将来,将这些刑具还回到他们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