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仇恨
    在医院呆了半个多月,李士群出了院,回到了杂志社上班。

    李子群现在只是一个侦查员,不是组长,按情况,他不能再手下有人,李安与王明星,还有洪波都要调走。

    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小组的人愿意要这三个人。

    “不要更好,我们就跟着组长,大不了不要薪水了。”洪波说道。

    王明星与李安是没办法,别人不要他们,他们找也没用。

    所以,大家便继续开起了杂志社,当起了真正的记者。

    想不到,李士群与叶吉卿弄的**小说,登在杂志上,还很畅销,三个月下来,杂志社扭亏为盈,还赚了几百法币。

    这个时候,国民政府已经开始发行法币了。

    但是,洪波还是对银元情有独钟,除了杂志社分给的几十法币外,他从不去兑换法币。

    三个月时间,李士群也是很少出门,呆在杂志社。

    不给薪水就不给,反正自己能养活自己。

    但是这一切,只能说是李士群的表面表现,他的内心恨死了徐恩曾和中统的那些人。

    叶吉卿为了救他,舍身喂虎的事,他都知道了。

    但是他没有怪叶吉卿,她是走投无路才这样的。他只将仇恨放到了徐恩曾的头上,让我遍体鳞伤,还搞我的老婆,不共戴天。

    时间到了三六年了,元旦刚过,中统传来了一个消息:李士群可以离开南京了。

    当初不要李士群离京,是想将叶吉卿留下来,随叫随到。

    现在,徐恩曾又换了一个新欢了,一个月都没有叫叶吉卿去一次。

    所以,叶吉卿便找到了徐恩曾,希望看在几十次的份上,帮她一把,放李士群离开南京。

    “因为你与我的关系,李士群在南京是抬不起头来。”

    看到叶吉卿哭哭啼啼地,徐恩曾想:将这个女人送走为好,免得到时她三天两头地来找自己。

    于是,徐恩曾便下达了一封委任,让李士群去湖南与广西交界的地方,筹建中统办事处。

    其实就是流放,给了李士群一百法币的活动经费。

    接到了命令后,李士群便想将那委任状撕掉。

    叶吉卿死死地抱住李士群:“老公,只要出了南京,我们就可以海阔凭鱼跃,天高凭鸟飞了。何必一棵树上吊死?”

    李士群一想:对啊!我何必在南京吊死呢?

    但是,这口气他是不愿意吞的,他要报复。

    一月十七日,李士群带着李安与王明星离开了南京。

    李士群曾经为要不要洪波去广西犹豫过。最后,他还是觉得,洪波不象李安和王明星,是自己的亲戚,可靠。

    不管洪波如何地对他好,李士群却没有真正的将洪波当作自己人。

    所以,为了保持队伍的纯洁,他让洪波留下来,接管杂志社。

    对洪波说,让洪波在南京,作为内应留在这。

    其实,李士群就是让洪波去广西,他也不会去。

    因为戴笠给他的使命是在南京,日本人也不会让他去广西。

    正在洪波犹豫着如何去向李士群说时,李士群却主动将自己留了下来,这正是洪波所希望的。

    不过,洪波留了心,在李士群的办公室里偷偷地安装了一个窃听器,想看看李士群最后在南京准备干什么?

    这天,洪波下了班,便开车离开了杂志社。

    邀李安王明星去喝酒,他们说组长有事,去不了。

    洪波开车到了一个偏角的屋内,进入屋中,拿起了一个耳机。

    开头五分钟什么声音都没有,五分钟一过,李士群的声音响起:“我找你们商量办一件事。”

    “办事情应该将波子留下来。”李安说。

    “你们是我的兄弟,他是外人。”李士群说。

    李安不服地说:“你关在里面,他到处花钱找人救你,还有给嫂子的你的医药费,他花了几千大洋。”

    王明星也说:“波子对你是真心的,你没看到,听说你不带他去广西,他那伤心的样子,真可怜。”

    李士群叹息道:“我现在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等将来我发达了,我保证一定将他接过去。”

    李安与王明星不再说话了,他们等待李士群的指示。

    李士群看了看办公室外面,轻声地说:“我准备不去广西那个地方上任。那不是人呆的地方。”

    王明星马上说:“组长,中统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的规矩。”

    李士群说:“我在中统内,它就是规矩,我离开了中统,它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什么规矩对我无用。”

    “对!我也不想在这里呆了,那我们去什么地方?”李安问。

    李士群说:“我们还是去广西,从广西经越南去香港。”

    “组长,去香港生活需要花很多的钱啊!”王明星说。

    “对!为了我们在香港能很好的生活,所以我们在走前,就干他一票,捞些钱财去香港生活。”李士群说道。

    李安一听,兴奋地说:“好啊!反正我们也不再回来了。”

    王明星问:“组长,你准备宰哪头肥羊?”

    “徐恩曾!他家的保险柜位置我知道,他这几年赚了不少的钱。我们给他全部拿走。”李士群说道。

    三个人很快统一了意见,决定今天晚里十二点动手。

    由于徐恩曾家的门外有警察,所以他们准备从徐恩曾屋的后面小山丘潜入,拿了东西也从后面的山丘出去。

    让李安将车子停在离山丘一千米的地方,由李安看车子。

    李士群与王明星进入徐恩曾的家中拿钱财。

    “组长,如果徐恩曾反抗怎么办?”王明星问道。

    李士群毫不犹豫地说:“杀了他!你与我在里面受的伤需讨债。”

    王明星点点头,他的心中也是对徐恩曾恨极了。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叶吉卿喊他们吃饭。

    又交待了几句,让大家将东西全部带上车,这里不再来了。

    说完了后,李士群带着两个人去吃饭了。

    在他们走后十分钟,洪波又偷偷地溜进了李士群的办公室。

    他取走了窃听器,因为这里明天肯定会被大搜查。

    但是编辑室内的洪波的东西,洪波没有拿,因为大家都知道,洪波留了下来,负责杂志社。

    忙完了后,洪波才放心地离开了办公室。

    当他开车离开后不久,李士群竟然开车回来了。

    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仔细地在办公室四周找了找,没有发现什么窃听装置,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李士群开车离开后,便感到心里慌,于是又返回来办公室,检查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