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李士群逃跑
    检查完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又去了编辑室内看。

    编辑室内,李安与王明星的东西都拿走了。只剩下洪波的东西在。

    李士群对着洪波的办公桌说:“如果我能安全去香港,将来我一定给你一个好前程。”

    离开杂志社前,望着这个自己一手一脚办起来的杂志社,李士群心里说道:“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最后一次锁上门,李士群头也不回地开车离开了。

    洪波晚上没有喝酒,只是吃了饭菜,便开车离开了。

    到了晚上十点四十分钟,洪波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然后,他就伏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等待着看好戏。

    十一点钟,开来了一辆车子,车上有三个人。

    这三人正是李士群与李安、王明星,他们开始行动了。

    走之前,李士群对叶吉卿说了实话,今晚上去徐恩曾家。

    叶吉卿点点头,她知道,李士群现在对自己,比过去都好。但是男人的自尊,让他与徐恩曾不共戴天。

    想到徐恩曾将李士群与自己放到了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叶吉卿支持李士群对徐恩曾下手。

    两人说好了逃跑的路线──去广西,从那边走。

    “你的思路是对的!只要徐家出了事,他们很快会查到你,而且判断你会潜逃。既然是潜逃,你我肯定不会去广西。而我们偏偏走广西,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叶吉卿说道。

    李士群让叶吉卿先开车去火车站,然后将车子丢在火车站一个偏僻的地方,给人感觉李士群是坐火车去上海的样子。

    然后,叶吉卿坐黄包车转三次车去码头。

    在码头,李士群让王明星化装,租了一艘快艇,三天时间。用的是中统的名义,就停在江边一个偏僻地,叶吉卿就在那里等他们。

    而李士群让李安偷了一辆车,他们开着偷的车来到了徐恩曾的家后面小山丘边上。

    停下了车后,他们便分工了,李士群带着王明星去了徐恩曾的家,而李安则在山丘的高处望风。

    李士群拿出了叶吉卿画的徐府地形图,仔细地一对照,便从左边的围墙上翻了过去。

    等到王明星也翻过来了后,他们仔细地听了听。

    “屋内只有一个保姆,二楼没人!”王明星轻轻地说。

    李士群也听到了,他知道,徐恩曾又去外面猎艳去了。

    “算他命大,逃过一死。以后再报仇!”李士群说道。

    两人轻手轻脚地进入了一楼,又轻轻地上了楼梯,进入了二楼。

    有了叶吉卿的地图,两人很快找到了保险柜。

    李士群用了十分钟,打开了保险柜,不禁惊呆了。

    保险柜内到处都是钱:大小黄鱼、大洋本票、美元,港币都有五千元,另外还有一叠叠的法币。

    李士群将五千的港币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又拿了一万的法币,分成两半,递给王明星一半:“其余的钱,安全了再分。”

    王明星点点头,接过了大约五千的法币。

    然后,他们将保险柜内的所有的钱财,装了两个大袋子。

    拿光了钱后,李士群阻止了要去搜查的王明星:“保险柜很少开,所以他发现不了,其他的地方拿走东西,会暴露的。”

    王明星马上停了下来,两人一人拿一袋东西,太沉了。

    翻过去围墙时,两人累得够呛的,但是精神头很强。

    终于爬到了小山丘上,李安看到了他们,忙过来接他们。

    就在这时候,山丘的边上,有一个四川的声音喊道:“站住!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随后,有着杂乱的脚步声传过来。

    李士群一听忙说:“快跑,要是抓住了,你嫂子都救不了我们。”

    李安伸手去拿袋子,被李士群拉住了:“那袋子很沉,背着它肯定被抓,丢了它,快跑。”

    李安一听,便跟在李士群的后面跑向停车处。

    这时候,喊声与脚步声已经近了,李士群马上开动了车。

    李安跳进了车内,车门都没有关,车子便跑走了。

    等到他们走后,草丛中露出了洪波的身影,原来四川话、脚步声,都是洪波一个人弄出来的。

    见到李士群他们跑了,洪波便跑去了袋子处,跑了两趟,才将两个袋子背到了车上。

    幸好这两个袋子已经背上了山丘顶,不然的话,累死洪波。

    将两个袋子放进了后车厢后,洪波开着车子向家里跑去。

    却说李士群开着车子来到了码头,叶吉卿迎了上来:“怎么?没有打开保险柜?”

    李士群跳到了快艇上,喊道:“暴露了!快走!”

    叶吉卿一听,马上跳到了快艇上,王明星与李安也上了艇。

    李士群开着快艇向着上游驶去,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李安驾驶,他回到叶吉卿身边,将情况说了一遍。

    叶吉卿一听,哈哈大笑:“幸亏你们事先装了一万法币和五千港币,不然的话,就是贼走空路了。”

    在路上,加了两次汽油,终于在天亮后,他们将快艇开到了芜湖。

    到了芜湖后,天亮了就不能开快艇,怕容易被人发现。

    他们四人化了装,在芜湖买了去岳阳的船票。

    就这样,经岳阳、长沙、衡阳、永州,他们赶到了南宁。

    在南宁,他们坐上了去河内的火车,然后在海防坐船去往香港。

    再说徐恩曾在五天后,收到了一笔孝敬,他马上去保险柜存钱。

    当他将保险柜打开后,一下子傻了,保险柜空空如也。

    放在那里面的黄金美元等,都不翼而飞了。

    徐恩曾仔细地想了想,知道保险柜藏在这里的,只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叶吉卿。

    那次是自己喝多了,告诉叶吉卿,自己有一块漂亮的玉佩,是过去皇帝用过的,当时还来这里取出玉佩给叶吉卿看。

    虽说叶吉卿没有进来过,但是她看到了自己进这地下室。

    想到这里,徐恩曾马上打电话,询问李士群的去向。

    半个小时后,有报告,李士群的汽车在火车站放了五天。

    “去上海了?”徐恩曾马上命人检查上海的进出飞机、船舶、车辆,结果查到,李士群根本没来上海。

    恰恰这时,有一个人到中统来闹事,这人是当地的土霸。

    大家一听,感到有问题,于是,那人被带到了徐恩曾的面前。

    徐恩曾一听,才知道,李士群租了土霸家的快艇,说好了三天,现在五天了都没有送来。

    于是,徐恩曾又想:李士群这四个人会去什么地方?

    广西被徐恩曾第一个否认,去广西那是等自己抓他们?

    然而,三天后,一个消息传来,让徐恩曾摔破了心爱的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