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偷情报
    当瘦人头上来时,能从帐子中看到两个身子纠缠在一起。

    看了几分钟,那个瘦人头退了下去,以后便没有人露头了。

    南造云子让洪波继续运动,她在叫的同时,轻轻在洪波的耳边说:“今晚八点钟,去汤山温泉疗养馆找我,地点是……”

    洪波头上流着汗,点了点头,重复了那地址。

    南造紧紧地抱住了洪波,让洪波快点,很快便达到了。

    之后,南造没有松手,在洪波的耳边说:“难怪我妹妹那么喜欢你,你还是有本钱的。我第一次如此舒服。”

    “我对不起秀子。”洪波说道,一副内疚的表情。

    南造云子动了动:“便宜你了,我们家两朵花都给了你。”

    两人呆了三个小时,这才出了房,在餐厅吃了饭后,洪波软着腿离开了翠华路十号。

    在他离开后,南造云子发现,跟踪的三人都离开了。

    跟踪的人确定了,她就是一个暗娼,所以没有关注她。

    洪波回家后,楞了半个小时,最后想开了。在那种情况下,也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人怀疑。

    到了晚上七点,天黑了下来,洪波关了灯,一副白天累了,早早休息的样子。

    站在窗帘后边,他观察了四周,那三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在自己的屋外,而且这人正在屋左边的一个树边的草地上,吃着东西喝着酒。

    洪波高兴了,他正要从右边离开,所以右边的路是安全的。

    当他离开了自己的屋五百米,还是没有人跟踪自己。

    于是,他便到了离家一千米的一个热闹的地方,坐上了一辆黄包车

    ,在路上换了三辆黄包车,他才到了与南造云子约定的地方。

    在他到了后五分钟,南造云子来了,她递给洪波一把钥匙,还有一个微型相机。

    “303号房,是书房,书房内有一个保险柜。保险柜内有一个上海吴淞司令部给军委会的扩建炮台的军事设施报告。将它拍下来。”

    洪波接过了钥匙与相机:“有什么要注意的?”

    “303号房外面的转角处有一个哨兵。避开他。给你的时间只有半小时,我只能拉他这久。”南造云子说。

    洪波问清了目标的方位,便向着目标摸去。

    在到达目标外面的一个花坛后,洪波看了看手表,还差十五分钟。

    于是,他便隐藏好自己的身影,观察起四周来。

    这时候,洪波看到南造云子来了,打扮的花技招展的。

    她象是与人约好似的,在这栋房子的外面站着,没有进去。

    八点差五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洪波在南京,对南京的大人物,都有注意。

    所以那人一出来,洪波便认出了他是戴季陶。

    戴季陶,名传贤,字季陶,笔名天仇。

    原籍浙江湖州,生于四川广汉。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的元老和理论家。早年留学日本,参加过同盟会。

    辛亥革命后追随孙中山,参加了二次革命和护法战争。

    五四期间,思想激进,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最早的研究者之一。

    曾先后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考试院院长等职。有蒋介石的“国师”之称。

    戴季陶和孙中山、蒋介石都有着非常密切的、不同寻常的关系。

    一些重要的会议,戴季陶都会参加,而且他能阅读高度机密文件。

    原来南造云子盯上了戴季陶,他本身就是一个亲日份子。

    戴季陶一看到南造云子在外面等他,便笑着上前:“我们去喝点咖啡,半小时后我就要回来看文件。”

    南造云子媚笑道:“知道你忙,我是专门过来喊你去活动的,久坐对身体不好,需要活动三四十分钟才好。”

    说完,南造云子挽着戴季陶的手臂,向着前面走去。

    不过,在她离开时,她的手做了一个动作。

    洪波知道那动作的意思:立即采取行动!注意安全。

    在南造云子与戴季陶离开后两分钟,洪波潜进了这幢小楼。

    进楼后,他注意了转角处,发现一个人正背对着自己。

    原来那哨兵在点烟,背对着躲避了风,才能点着火柴。

    洪波乘着哨兵低头擦火,全副心情在护火不被风吹灭的时候,快速地冲到了303号房,用钥匙打开了门。

    在门打开的同时,洪波进入了303房间。

    就在洪波进入303房,闩好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

    原来是哨兵听到了一点响动,过来查看。

    洪波一动不动,一直等到了哨兵重新回到了转角那边,洪波才检查了房内的情况。

    将房内的摆设熟悉后,洪波便来到了保险柜前。

    他用了八分钟的时间,终于将保险柜打开。

    保险柜打开后,他先观察了保险柜的摆列情况,记在心中,好在之后还原那些文件的摆放位置。

    而后,洪波检查了暗记情况,最后确定:没有暗记。

    在倒数第二个位置,找到了那份“上海吴淞司令部给军委会的扩建炮台的军事设施报告”,并且一页一页地拍下来。

    这事不能马虎,否则日本人会怀疑自己的。

    拍完了文件,洪波还原了文件,锁好了保险柜。

    将屋内还原,并检查了一遍后,洪波来到了门后,听了听外面的情况,在确定门外没有人的情况下,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通过门缝,发现转角那边没人,哨兵应该在转角那边去了。

    洪波出了303房门,将门锁好后,弯着腰低着头,向着小楼的门外冲去,很快到达了花坛处。

    就在洪波回到花坛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洪波发现,戴季陶回来了!好快!才二十分钟,他就回来了。

    而这时,挽着戴季陶手臂的南造云子有点担心。

    她不知道这短的时间,洪波是否完成了任务。

    但是她没办法,如果洪波让戴季陶堵在303房内,那就让洪波自求多福了,她也救不了他。

    戴季陶不知南造云子的心情,在门口,对南造云子说:“你回去吧!我要忙了。”

    南造云子亲了他一口:“亲爱的,一定要早点休息!别熬夜太晚了。你先进,我看着你进去。”

    戴季陶幸福满满地挥挥手,向着小楼走去。

    在戴季陶进去后三分钟,南造云子听到小楼内没有什么喊声,便知道洪波己经出来了。

    她便向着左边走去,走了五百米,看到了一个男人向他走来。

    那男人就是洪波,他向着南造云子对面走去。

    就在两个人的身子交错的时候,洪波手上的东西,到了南造云子的手上,并被她收藏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